探秘哈特公社 | 2019.12.17. 第98天 【加拿大的哈特公社(二)】


加拿大农场主朱晓鸣女士是很早接触哈特公社的人,研究和体会颇多,

并且正在探讨与哈特公社合作的项目实践。 2016年10月4日一大早,我们一行10人,就在朱大姐推荐的当地朋友安排下,实地探访了位于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市近郊的哈特公社集体农庄“Fairview Colony”,目的就是到这样一个“共产主义的典范”社群中间一探究竟。

“Fairview Colony”农庄是1944年创建的公社,是奥地利人的后裔,已经有了1956年、1976年和2002年三次拆分,我们来的这家是最早的第一家,或者说就是1944年创建的历史最悠久的这家。

从卡尔加里向南本来就是50多公里的路程,但是由于路不是很熟悉,我们周转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找到我们计划中要去的农庄。但是,也是意外收获,我们辗转竟然去了另外一个公社进行了一番交谈,先领略了哈特公社的基本一致的风土人情和建设形态,也领略了其实哈特人并非外界传说的那么封闭和不近人情。

“Fairview Colony”安排了72岁的伊丽莎白大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引导我们依次参观了洗衣房、修理车间、大型车库、奶牛场、屠宰场,然后去了伊莉萨白家,最后是公社的公共食堂,公社热情的安排了一餐非常美味并且全部来自农庄人员亲手制作的简单而精致的午餐。当然,我们是需要付费的,每人25加元,但是我们还是觉得非常值得。


我们就餐之后,迎来了农庄成员们的就餐,非常整齐。男子穿黑色衣服、衬衫、背带裤、戴黑色帽子,女人们都头戴方巾,身穿盖过脚踝的黑色长裙,穿着上给人古老、刻板的感觉,但是每个人的笑容都很真诚,甚至很多女孩子的笑容都非常灿烂,给人以很友好的感觉,我们向伊丽莎白请求合影,她迟疑下但还是安排了,食堂的女孩子们与我们一起留下了好多非常精彩也是灿烂的瞬间。

十月的卡尔加里天气已经很冷,但是走在这个不大的集体农庄—哈特公社的村落里,人很少,但是竟然并不感觉这里像外界传说的那么与世隔绝。伊丽莎白一路上很有耐心的回答我们的各类问题,包括公社的运行模式和组织机构、选举方法、恋爱和婚姻、宗教信仰、教育医疗、惩戒制度、公社沿革等,也非常坦诚的告诉我们他们的真实生活和感受,那就是简单、快乐而有信仰的生活,她有五个儿子,其中三个已经去了其他公社,她很自豪。她还带领我们去了她的家里,挑选购买她储藏的公社手工艺品和手工服装,花色很鲜艳,比较土,但是感觉很亲切,似乎一下子回到了中国上世纪80年代前的村庄集市。

当然,后来知道,这也是农庄实行的一项奖励制度,一共有20名导游,工作是轮流的,谁担任当天的导游,谁就可以将参访者带到自己家里,选购这些小商品,而这些收入算作导游家里的私人收入了,这算是哈特公社的一道难得的“市场经济”靓丽风景了。伊丽莎白解释说:这些个私人收入,就是用来去外面超市买一些咖啡或者小食品、小饰品类的东西,来满足个人的情趣需求。

“Fairview Colony”公社是个比较小的集体农庄,13个家庭,合计56人,实行的是标准的哈特公社管理模式,即类似公司化的董事会管理模式。农庄有一个5人决策委员会,主要由农庄经理、业务经理以及一个财务秘书组成,另外有两名选举出来的洗礼后的成年人担任监事,这些角色都是由男性担任。他们每天早上开会,来决策农庄的大小事宜,而决策人和采购人实行的是分开设置的制度,以保证公平和公正。决策委员会的人员全部选举产生,但实行的是终身制,除非有人去世或者离开去了其他农庄。

“Fairview Colony”集体农庄的设计,个人没有股权和利润分配,一切财产和收入均归农庄集体所有。农庄负责所有成员从出生到死的全部一切,免费提供住房、食物、服装、教育以及医疗等,这个农庄没有医生,就医需要到外面的公共医院,但是费用由农庄负责。农庄拥有6000英亩的土地(合计3.6万亩),拥有大型农用机械和重型卡车20余台,还拥有日常供农庄调配使用的各类卡车和商务车辆近10台。农庄有80头奶牛,每天早上5点钟在现代化的挤奶车间进行操作,可以同时进行8头牛的挤奶操作,很是壮观。但是,据伊丽莎白介绍,这个农庄的所有牛奶一概不对外销售,全部用于农庄内部使用。但是,面粉和面粉加工类食品会批发给各大超市销售。

在室内未成年奶牛的饲养场中,我们特别注意了一个小花猫的存在,非常可爱而且表情很萌,经过询问得知,这是农庄特意安排给小奶牛们的一个礼物,除了可以震慑老鼠,最重要的是为这些小奶牛们找了一个可以玩耍的异类小伙伴。这一有趣的现象使我们陷于了沉思,那就是不同种类动物之间的和谐和包容,其实来的是如此简单,只需要人类有简单的爱心和天然的童真就可以了,简单其实是治愈很多心结的一剂良药。


公社的成员如果犯了规矩,就需要被惩罚到一个叫Sunday School的地方跪一整天,如果很严重,则需要被惩罚到教堂跪着忏悔了。因为信仰,这种惩罚被公社的人认为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惩罚。也曾经出现公社的年轻人离庄出走,农庄一般采取宽容的态度,去留自便,但是离开了就需要断掉所有的公社供应,到目前为止,走的人都回来了。究其原因,应该是他们从小的教育和生存环境已经使他们无法适应外界日新月异的环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