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搬家了(第36天)



如果在路上,就总是会遇到温暖和幸运,有的人说难道就没有不高兴、不顺心的事儿吗?


当然会有,可是当你总是惦记着温暖和幸运,那些反义词就会像鬼故事里的那缕青烟,嗖的一下就飞走了,不见了踪影。


反正我会这样想,不过,以前也不是这样,为了某件事会难受好几天,甚至好几年。


决定“十年十国”第七站来日本,也是一个临近眼前的决定,至于原因嘛……


首要的原因是因为11.9-11.10的新加坡第七届商业与慈善论坛,主办方邀请我去做一个闭门论坛的主旨演讲,还要主持一个话题聚焦在年轻二代【财富与使命】的圆桌论坛,我觉得主办方有品牌、有实力、也有心,于是就答应了,日本距离新加坡虽然不近,但总比原来计划的巴西或者秘鲁要近不少。




第二个原因,就是我突然觉得日本已经或者正在从所谓的失落三十年中再次崛起,有望再次问鼎亚洲老大的位置,无论我们高兴还是不高兴,似乎这事儿又要发生。


于是,就来了东京,要看看,要听听,再想想。



有人对日本痛恨的牙痒痒,可以理解,可我刚说了句“日本与中国有些像”,有的人立马爆上了粗口,却禁不住让我笑了起来,因为脑海中浮现出一种动物。


那天偶尔刷到一个大连籍的美女主播静姐一边在东京街头走,一边在直播卖货,当然也是一边介绍着路上的见闻,一边不厌其烦地回答直播间里客人的问题,有货的问题,也有关于日本风土人情的问题。


听着一直都挺祥和,忽然间有一个大哥爆上了粗口,直奔下三路,静姐脸色稍微变了变,但随后的回答让我好生钦佩,她不紧不慢地说:“大哥你是用鞋刷子刷的牙吧,我卖的就是日本生产的除口臭牙刷,效果特别好,你赶紧买两支,快别用鞋刷子刷牙了,太臭啦!”


这静姐的人缘看来不错,直播间里不少人为她说话,她接着说“如果说骂人是爱国的话,真是糟蹋了‘爱国’俩字,中国人如果净是这种以骂人标榜为‘爱国’的人,简直是大中国的悲哀,怎么能让别的国家看得起呢?”


还有的人说日本就是大中国的学生,啥也不是,我说中国人最值得称道的优点就是兼容并蓄,难道我们在这一点上还不如曾经是学生的日本人吗?况且,向学生学习不丢人,中外历史上这样的美谈多了去了。


话题扯得有点远,不过,也是一种搬家的情绪,搬家虽有些麻烦,可大多数的搬家都是令人高兴的事儿。


来到东京,自然要预定100天的住宿,可即便有三个月之久,也会被视为短租客,而一般的居民住宅并不对短租客开放,因此不得已还是要通过Airbnb等平台租赁房子,一圈看下来,东京的租赁价格并不实惠,与以色列的耶路撒冷有一拼。


我在江东区龟户的小房子仅有20平米,房东打了折扣之后还要每月13700人民币,一些日本当地的朋友纷纷说贵了,可Airbnb上面的价格普遍如此,后来我又询了这些朋友推荐的房源,说句实在话,性价比也就那么回事吧。


前面的散记中我没少晒龟户小房子的照片,我挺喜欢的,虽小却功能完备,还挺智能,比如晒衣服,淋浴房里有干燥功能,洗过的衣物放进去,很快就会烘的柔软和温暖,对我这样的笨人还是很有亲和力。


小房子的装饰风格是日式和风,窗外又是竹叶拂面,不远处的天空树晴空塔虽然看久了会熟视无睹,可美形成了习惯,不恰恰是最美的美吗?




樱花苑坐落在居民区里,每天进来出去的,感受的也是日本邻里巷子的气氛,虽然不懂日语,但久了就会熟悉,见了面不自觉地哈下腰,笑一笑,说一句“こんにちは。(konnichiwa)”,感觉也不错。



小戴是我在温哥华学习游艇牌照时候的同船朋友,后来又都是1029咖啡的股东,他一向为人谦和,兼有闽南人的豪爽,颇得一干朋友们的欢喜,当从轮值主席胜斌兄那里知道我的第七站是东京时,紧赶慢赶在我离开温哥华时将钥匙送到了我的手里,欢迎我住在他在东京上野置下的小房子里,不收钱。


小戴一再说房子小,恐我不习惯,其实小房子恰恰是我一路走来的偏爱,因为,“十年十国”的行走不是豪华游,而是以百姓的心态过一种准苦旅的百日百姓生活。



房子小最大的好处是不会在房子里社交,不需要太劳神收拾屋子,最重要的是除了上床睡觉,余下的时间都会坐在书桌前,因为没有空间让你溜达,也没有足够大的空间让你有非分之想。



于是,来到东京一个月后,我搬家了!


从龟户的小房子到上野的小房子,有直达的公交车【上23路】,很方便。




昨儿我收拾东西将大行李箱塞满,先送过去了一趟,顺便把新家再打扫一下。


今儿,将龟户的小房子认真地做了清洁,该洗的也都给人家洗了,离开的时候把钥匙丢进房东放在在门口的铁盒子里,然后去Airbnb平台上给人家写了一大段的好评,说了声下次再见。



然后,拎着小行李箱,还有两袋子不舍得扔的瓶瓶罐罐、烧鸡罐头啥的,正式迁到新居去了。



上野是日本东京最好的区域之一,上野公园和上野车站距离新居仅仅一站路。新居所在的楼房与台东区役所(政府)大楼是邻居,上野警察署的警车动不动就要在周边转悠转悠,不远处医院的急救车不时的会发出呜哇呜哇的喇叭声,晚上就没声息。



上野的中央通商业街就在附近,繁华的让人眼花缭乱,我去转了两回,每次都迷了路。



白天,人潮汹涌,像是中国的小商品市场,到了晚上,灯火璀璨,人头攒动,我喜欢的大排档在这里几乎是每家餐馆的标配,来自中国的各种好吃风味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踪影。




当然,到了夜晚就是大大小小居酒屋的天下,我也看到了喝醉酒的男人躺在地上,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想起来很久很久以前,我好像也有过这样神奇的一幕,就像蒙太奇一样。




好吧,不管怎样,乔迁新居了,可喜可贺,依然是最爱的酱油面一碗,自娱自乐,谢谢小戴!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0.10,第36天)




22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