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大学新校长背后的"未来"逻辑(2)12/14/2017(第90日)

尤瓦尔.赫拉利说:21世纪的新科技可能会彻底扭转人文主义革命。我们必须意识到,推动这个趋势的主要力量来自生物学的洞察,而非计算机科学。生命科学认为,生物就是各种算法。一旦生物学家判断生物也是算法,就等于拆除了有机和无机之间的那堵墙,让计算机革命从单纯的机械事务转变为生物的灾难,也将权威从个人转到了算法网络。(《未来简史》第312页)

如果这样看来,作为引领着美国、影响着世界的斯坦福大学的新校长任命便显得非常不同寻常。我想,一个小小的尤瓦尔.赫拉利肯定不会左右了他们,但是一定是掌握着人类命运的那些科学界或者政府的至高权力者拥有了与尤瓦尔.赫拉利一样的看法。只是他们不会像尤瓦尔一样为了卖点书赚点钱而已,因此他们的思想和行动便隐藏在这些个看似平常的大学校长遴选之中。 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中心数据研究所的Tina教授交流了两次关于数据的意义,期间我问了一个比较弱的问题,就是TB这个单位,我说:"1000TB(1000GB=1TB)的数据是不是够大?",她说:"对于一般的数据公司而言,应该可以。但是就数据的单位而言,现在已经有了PB,就是1000TB仅仅是1PB,而斯坦福大学的数据就是以PB为单位进行存储和分析处理,并且单纯的讨论这样的TB并无实际意义,因为数据太多了。"如此,我们自然的便讨论到关于数据的背后的逻辑。就传统而言,这样巨量的数据其实对于人类来说意义并不大,因为就人类的脑力而言这基本上都属于无用的垃圾,但是如果交给远胜于人类大脑的计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