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新年来了,天就美了(第83天)




常常会写错年份,因为这年过的太快了。

今儿是2021年的最后一天,明儿就要写成2022了,还真有点不大适应。

如果要问2021年印象最深刻的事儿是什么,一定是眼下正肆虐的奥密克戎变种病毒。

据法新社的统计,本月22至28日的7天中,全球平均每天新增感染病例至少93.5万例,为2019年底疫情开始以来的最高纪录,达到655万例。

与以“万”为单位的其他国家相比,西安的确诊病例数虽仅仅是超百上千,但在实施“清零”政策的中国,却已经是如临大敌,西安近乎封城。


古都西安是我百日行走计划中除成都外第一个想去的城市,后来又想列在最后一个,看来要失之交臂了。

祝福西安!

所以说奥密克戎印象深刻,因为它正在发生。人的记忆常常像鱼一样,仅仅有七秒,中国人尤为甚,我在第一天的散记《安全第一》中就说过。

2021年的最后一天,其实有更多的好事儿盘点。

中国的好事儿,几乎霸占了所有的主流、非主流媒体,成为一种时尚,一种宣示,我就不在这里多叨叨了。

我只絮叨絮叨身边的好人或者好事儿,那些还没有出现在散记文字中的人或者事儿,让我记住他们或者它们。

看着温哥华那边的漫天大雪,童话儿世界一样,从平安夜那天开始,竟然洋洋洒洒了七天。



说是2022会是瑞雪兆丰年,我是信的。

名叫“上帝”那老爷子,一般不大打诳语。

天津的地界儿,是我老姨家的地面儿。

我母亲姊妹五个,她排行二。大姨贡献最大,却走的最早,家安顿在天津,其他的老姨们也就随着都落户到了天津,枝繁叶茂,也是大家口。

难得的行走路上懒散,连着睡了两晚的好觉,有回家的感觉。

大姨家的妹妹与我亲近,一晃竟然半生。我妹妹走的早,她就是亲妹妹。

妹妹去上班了。

躺在热烘烘的房子里,看着热气腾腾的国内新闻,欣赏着温哥华的雪景,想着今天就是2021最后一天,也是我百日行走行将尾声的时间,还有那么多的好人、好事儿没有记录,心里总觉得缺点什么……

抱着电脑,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吧。

北京329小众部落是我和83年的北大高材生吴鹏等几位小众朋友,按照小众模式撺掇出来的,那一年是2016年。有50位股东家人,80和70后为主,不温不火的一起了五年。

那一天,雪后的一个下午,我与小众部落的大家来到望京的方恒国际附近,相聚在8KM咖啡的二楼会客厅,阳光明媚。


因为疫情,我与大家已经三年未见了,不说别的,每人先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老徐和美石两口子,一对相亲相爱的80后,是8KM的老板,也是小众部落的发起者之一。我们算是见证了8KM从创意、架构到落成的全过程,小众部落也终以股东身份与8KM变成一家人。


8KM的生意好的很,难得的疫情之后尚可保持逆势增长、月收破百万的京城咖啡馆,让我们很自豪。我拍了不少客满的照片,让自己高兴。

启文长胖了,这家伙是78年的,也是小众部落的发起者之一,有些江湖气,也有些本事,嘴里常用“大哥”这个词。还总是将我与“导师”这个头衔挂钩,开始时候我不大习惯,后来他总说,也就随他去了。

因为,我觉得我就是我,至多算个老师,与那些挺大的头衔没啥关系。他们常常也是我的老师。

启文现在是茅台酒厂的代理之一,在北京刚建了一个不小的展厅,给我们展示茅台酒的文化以及调制技法,还真开了不少眼界。特别是他关于茅台酒含有上千种菌群从而防治百病的阐释,让我突然有了茅塞顿开的感觉。

去查了查股票,按照“一瓶一股”方法配置的茅台股票,果然又涨了。

宫总来自央企中建集团,正担任着某资产公司的一把手,却一直非常低调,他坦言喜欢与小众部落的大家在一起,因为快乐。大家亲热的喊他“老宫”,他则自嘲的回应“女生喊老宫(老公)才听着顺耳”。

Carlo是温哥华1029的股东。我从2014年认识他开始,他就一直在忙活,也喜欢与我叨叨。他有不少好大的想法,让我都有些跟不上趟。不过,我总是说“我见到的Carlo,一直在奔跑的路上。”


请他也来到了小众部落聚会的现场,他向大家介绍了他代理的最新荷兰高科技产品,一种可以让病毒附着不上的新材料。用Carlo的话说,广泛应用了他代理的新产品之后,比如涂料,包括新冠在内的病毒将无处可附。

拿着Carlo送给大家的新材料口罩,我觉得这个够好。因为病毒不会附着,因此可以用手随便的拿捏,不用担心二次染毒。


苏教练是我当年的健身教练,后来就成了哥们。他曾经是全国散打的亚军,功夫相当了得,为人却敦厚的很,总是笑嘻嘻的。他的媳妇儿还是我与另外一位好友一起介绍的,后来生了双胞胎。他在北京的健身俱乐部圈子,不仅有实力,而且口碑好。对我这位老友,更是常常念好,喜欢跟我撸串儿,大碗的喝酒。

邱主席、小景执委、徐萌、小梅、金安、张捷、海燕等大家欢聚一堂,无论事业顺或者难,但又都在路上,还是当年快活、温暖、努力的模样。


一路走来,常常会担忧很多东西,也会忧国忧民,却总是会从一群又一群百姓的身上,看到一群又一群坚韧不拔、百折不挠的身影,永不言败,永不妥协的“小草”样子。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中国精神,那就是“小草精神”。

秋涛在延边的新能源汽车厂,因为疫情,就去不了了。北京相见,酒喝的不少,话说的不多,都在酒里。

慧英跟我说,她藏有不少的老年份古井贡酒,要寄些给我。我说,还是盼相聚的时候一起喝,才带劲。

慧英的事业做的大,在中国矿石进出口领域,有巾帼不让须眉的能力和水平。为人也仗义,还跑马拉松,陈玮也是她介绍给我认识的。

那一年,去温哥华的威斯勒滑雪,她摔折了手腕,剧痛之下大骂我和陈玮是“骗子”,“明知道她不会滑雪,还不认真看护她!”

凯斌的爽气还与当年一样,只是温柔了不少。当年,他下场与蒙古汉子摔跤的英姿,可是迷倒了一班的女生,也让我们这些男生仰望至今。

勤习是中财大外语系的教授,却在金融领域深耕。她是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的秘书长,首任会长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夏斌,现任会长是北大国发院的姚洋院长。

当然,她更是小众329部落的股东。

我认识的勤习教授是一个不会停脚的人,总是想把每一件事情做到最好,我是信的。

她正在忙活的龙马学院,虽遭遇疫情,却弄得有板有眼,名气不小,我也知道了龙马学院创始人“万钢”的名字,一群接力上来的70后。

勤习教授感念于我在温哥华对她以及她的伙伴们的接待和安排,一定要请一顿。

温姐是清华出版社的资深编辑,我的小众系列图书就是她慧眼邀约的,从来是不声不响,温文尔雅,鼓励我,支持我,让我有了坚持写作的信心和恒心。

熊艳是麦克财富的秘书长,美丽、端庄,她坚持每天发群的《孙子兵法》以及《论语》的学习心得,我常常会浏览,也钦佩于这种坚持。

记得为了一句对《孙子兵法》的诟病,我们还通了一个长电话。我坦言了我的观点,她也若有所思。

中国的“兵者诡道”,已经融进了中国人的血液里,成为厚黑学的来源,成为培养“精致利己主义者”的教科书。可悲的是,我们还将其列为国学之经书,研读、敬拜不已。

记得有一次,与一位从事保险行业的CEO晚餐,他迟到了。致歉之后,他兴奋的说“来晚了,是因为正在参加一个用鬼谷子智慧管理企业的培训班,太受用了”。我冷冷的说“用鬼谷子的智慧办这样的班,就是让你更懂得如何尔虞我诈,如何让客户的钱到你的口袋里。”

场面一度很尴尬,我却觉得应该让他尴尬些。

路博是中央电视台【中国新闻】栏目的播音员,80后,我们的相识是在剑桥。当时,北大后E的崔巍院长带着学员们来了,她是学员之一。我与崔巍院长是朋友,因此小聚小酌,也就熟悉起来。

路博给我们介绍了央视三台合一之后的快速发展以及主旋律定位,让我受益匪浅,更多了解了十九届六中全会后的中央精神,心里有了底,也验证了我的看法。

艾总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20位创始理事之一,却一直低调的很。我们相识多年,因为理念相近,因此一直相敬如宾。

此番参加小聚会,多年不见,竟然一反常态,真喝高了。他说了好多话,我只记住一句话“耐心等候—2022!” 意味深长!


其实,好多事儿,无需多言,只听谁言。

85后和90后的小伙子、小姑娘们已经成为餐桌的主力,一饮而尽,尽显豪情,让我们看到了过去,也看到了未来。

桂霞总抢着把小聚的单子买了,小聚的地点在烟台驻京办事处,这里是我当年曾经常来的地方。

新年来了,天就美了……

这不是一句空谈,而是一句致敬2022的箴言。

【未完待续,明天续(二)】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2.31第83天)【絮叨2022(一)】


10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