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新生代的财富创造与慈善践行(第67天)



我今天所言的新生代,指的是年轻一代,也指飞速变化的新时代。



一、我的“十年十国”


*我的缘起

*盲人摸象

*什么是真实

*行走七年


二、我的发现


  1. 理念投资(Conscious Investing)


Jenny是2017年我在硅谷百日时候相识的朋友,她专注于高端客户的财富管理,并拥有美国慈善公益管理师的资格,她向我介绍了美国社会责任投资和影响力投资的情况,以及高端客户对于这一领域投资的浓厚兴趣。



科琳·麦克劳克林(Corinne McLaughlin)(1947-2018),是一位美国作家和教育家,她曾担任远见领导力中心的执行董事。


她与丈夫David合著的著有


《实用愿景:精神成长和社会变革的新世界指南》;

《精神政治:从内到外改变世界》;

《黎明的建设者:变化世界中的社区生活方式》。



她在《Conscious Investing –The new Wave in Money and Values》(理念投资-金钱和价值观的新浪潮)一文中写道:


“真正的财富存在于社群链接之中。如果可以将我们的财富、智力和创造力等综合资产进行平衡和整合,再结合我们的经验、专业和知识技能就可以创造一个协调的生态体系,从而产生巨大的投资收益。”


“我们的工作就是把金钱同时看作是精神财富,而非仅仅是物质财富,而这一观点正是我喜欢在我的工作之中教授的东西。我们重新定义了富有并不仅仅是金钱,还包括博爱和健康的元素。”


受此影响,我提出了小众模式方法论,即新资本的定义:金钱资本、时间资本、知识资本、信誉资本,而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同时拥有这四种资本,未来世界是一个社群链接的世界,而非个人英雄主义的时代。



2017年的硅谷百日之后,我与小众工作室的Yoyo,还有Jenny一起,试图以影响力投资的理念,以我十年十国行走的足迹,在小众社群中予以实践,希望在未来可以建成一个全球性的小众社区链接。



科琳在文章中还提到了SRI——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ing(社会责任投资)。


她说:“Conscious Investing是建立在社会责任投资的基础之上。而SRI在美国已经成为一个3.7万亿美元的行业,与整个基金领域的增长相比高了40%。刚开始的时候,许多人都怀疑这一投资模式的价值,直到他们看到了社会责任投资公司的财务表现,便转而加入到了这一投资领域,形成热潮。 SRI包括四个策略:企业遴选,股东倡导,社区投资和有社会责任的风险投资。”


根据全球可持续投资联盟(Global Sustainable Investment Alliance,GSIA)最新公布的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间美国的社会责任投资规模达到了17万亿美元,较之科琳所言的2012年3.7万亿美元的数字,又提升了4倍多。


此外,全球五大市场可持续投资总额已经达到了35.​​3万亿美元,在过去的两年里增长了15%(2018-2020),较之过去四年(2016-2020)增长了55%,占世界五大市场所有资产的三分之一以上。



这项两年一次的行业调查研究了美国、欧洲、澳大利亚、日本和加拿大的资产,加拿大和美国在过去两年中的增长最为强劲,增幅分别为48%和42%,日本则增长了32%。



欧洲的增速之所以被反超,主要原因是欧洲在对可持续资产管理的监管更加严格,对一些条目进行了调整。


对于发达国家来讲,可持续资产投资已发展多年,目前处于完善阶段。但对于中国来讲,可持续投资仍然处于起步阶段。


据了解,目前在3000多家A股上市公司中,仅有不到1000家出具社会责任报告,且受制于企业本身的专业能力和成本问题,报告的质量也有待提升。


(二)“好”投资和“坏”投资


就投资而言,“资本家”是一个令很多人生厌的词汇,主要原因就是马克思先生将其描绘成剥削工人阶级的吸血鬼。事实上,离开了“资本家”的市场便无从谈起自由市场,而消灭了自由市场的计划经济带给中国人的贫穷,我们稍长一点的人都应该记忆犹新。


马斯克给予资本一个新解释“没有权力撑腰,资本哪敢肆意妄为?”


马克思认为资本是剥削产生的根源,而马斯克则认为权力才是剥削产生的根源。



无论如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伟大实践,我们从英语词汇里舶来了两个新词“投资机构”和“投资人”,一下子就显得低调和有情怀多了。


无论如何,“投资”、“投资”、“投资”都是以赚钱为唯一目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没有好投资和坏投资一说,但是,如果一定要加一个定语的话,那么有情怀的理念投资人算是好投资,至少从动机上是好的。


理念投资、影响力投资、价值投资等,都属于一脉相承,其核心就是要有慈善和公益的元素,但无论如何,投资属于投资范畴,赚钱是衡量其是否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要的是 “熊掌和鱼可以兼得”,而不是募捐,募捐是另外一个范畴。



1,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2010年设立,目前管理资产519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公益慈善基金会,有1500名员工。



2023年6月15日,盖茨基金会宣布,将继续携手北京市政府和清华大学,共同支持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简称GHDDI)开发拯救生命的药物,用于治疗结核病和疟疾等严重影响世界上最贫困人口的传染性疾病,改善全球健康。



2,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与他的夫人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2015年创立的 “陈-扎克伯格倡议”(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公司,每年拿出相当于10亿美元股票价值的钱投入进去,从事社会影响力投资,基金会的目标是 “发展人类潜力,促进健康教育,科学研究和能源领域的平等”。



3,2001年正式宣布市场化运作的全球最大的养老基金-日本政府退休金投资基金(GPIF),管理着大概200万亿日元的资产,从2015年开始关注可持续投资领域,并于2017宣布拨出1万亿日元(89亿美元)用于社会责任投资,之后就一直坚定地推进影响力投资策略 ,成为了亚洲推动的领导者。



4,中国是从2014年开始关注影响力投资这一概念,标志性的大事件我以为有二:一是2015年成立的中国深圳国际公益学院。二是全球公益金融论坛暨2017社会影响力投资峰会在深圳召开。


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当时的董事会主席由招行原行长马蔚华担任,院长由民政部曾经的司长王振耀担任,比尔.盖茨和瑞.达利欧(Ray Dalio)是五人创始人之一,东方园林的何巧女以及老牛基金会何敦和慈善基金会等不少大腕都参与了,风风光光。


何巧女确实按照承诺在2015和2016年先后捐赠了2600万元,可是另外承诺的与比尔盖茨对等捐赠的豪言也就不好再追问了,因为东方园林后来遇到了滑铁卢,幸而北京市朝阳区政府出手,才让公司变成了国企,免于倒闭,现在的公益学院院长已经换人了,期待着他们在未来还可以继续有所作为。



(三)、新生代的四个好故事


1,张璐的Fusion fund



美国硅谷著名的风投基金Fusion Fund 的创始人张璐曾经说过一段话:


“我个人一直以来非常坚信做事的一个准则,那就是改变世界的同时变得富有,但最重要的是改变世界。只有通过技术深度地去改变世界、去推进它,世界向一个更好的方向发展,才可以真正实现技术创新的价值。但是与此同时,只有影响世界的技术才可以给我们带来巨大的财务回报,然后才通过这样一个正向的财务回报,通过现金去激励更多的资本方和优质的创业者去投入到下一波的科技创新浪潮中。”


2,巴米扬守护人



“巴米扬守护人”是一个国家公益项目,来自于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亚洲文化遗产保护基金(简称亚洲基金),要做的事儿就是一个培养巴米扬守护人的计划。


具体说来,就是聚焦巴米扬遗址的文物保护人员和当地的原住民,由中国和阿富汗的专业团队合作,通过“以工代赈”、“以学代赈”等办法,培养一批巴米扬的守护人,同时也通过教育、资助等努力,让当地的原住民可以在保护意识和能力上有所提升。


“巴米扬守护人”项目是从2022年开始的,团队负责人就是北大光华的徐杏老师,这是她业余时间的最大热情和投入。



他们的团队成员来自于阿富汗国家博物馆、喀布尔大学、巴米扬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等专家学者以及一批在海外高校留学的青年文物保护志愿者。


巴米扬大佛的故事,我们都知道,2010年被当时的塔利班政府给炸了,而巴米扬大佛的地位并不仅仅是佛教领域的崇高地位,他还是中国与亚洲文化、世界文化的根脉相连。


徐杏老师利用十一假期的时间,来日本东大图书馆查阅有关巴米扬遗址保护的资料,与我见了面,她送给我的这本【中国国家地理】(2023.04期)杂志上有一篇关于他们正在从事工作的长篇介绍,有一段这样说:


“为了探源犍陀罗,了解中国佛教美术的源流,我们曾多次前往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进行考古调查。在190年的犍陀罗考古历史上,除了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犍陀罗考古多是英、法、日等国在进行,而现在,中国考古工作者的到来让犍陀罗考古也逐渐有了中国声音。”


所谓健陀罗,来自于公元前6世纪存在的一个南亚国家的名字-犍陀罗国,梵文是गन्धार,拉丁文转音叫Gandhara。犍陀罗国的核心区域包括现在的巴基斯坦东北部和阿富汗东部,这里不仅是印度大陆文明发源地之一,而且由于地处欧亚大陆的连接点上,因此在世界文明发展史上也有着重要作用。



比如,古犍陀罗(Gandhara)的佛教造像艺术,就是典范,而巴米扬大佛就是其中的最经典。


今年3月份,北京故宫博物院举办了一场“譬若香山”犍陀罗艺术展,竟然人潮若织,让不少中国人知道了“犍陀罗”艺术,知道了这个介于中国汉唐盛世之间的宗教文明,知道了敦煌石窟中佛像的来源,知道了世界学者心中的圣地原来也有它。



徐杏老师还给我展示了她查阅到的资料,有一份日本JCIC-Heritage在2021年8月18日发布的《关于保护阿富汗文化遗产的紧急声明》,说明他们正在从事的事业也是日本正在进行的事业。


徐杏老师还给我展示了当年日本明仁天皇与皇后美智子在巴米扬大佛遗址上拍的照片,这一我并不熟悉的领域顿时变得鲜活起来,这就是世界大同的力量,是以共同文化传承作为普世符号的力量。


徐杏老师跟我说,文物保护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考古、挖掘和研究呈现,“最后的一公里”在于可以把这些文物保护下来、保存下来、保存完好,而这些需要很多人,最需要的就是当地人、原住民的保护,而阿富汗明显的不具备这一能力和环境,我们要做的就是补上,因为这不仅是世界的,也是我们中国文化传承的源泉,是敦煌艺术的来由,是中国一带一路的重要标志。


团队的志愿者中,参加者除了专家老师,也有一些富二代的学生们,他们有大学生,也有中学生,他们在一个富裕和无忧的环境中久了,会怀疑或者不明白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不知道究竟应该努力什么。但他们在参加巴米扬守护人的自愿者行动中,看到了生存与死亡、历史与当下、贫穷与奢侈等等的矛盾,反而得到了升华,并充满热情的投入进去。



巴米扬守护人项目从创始初期到现在,最支持的,就是哈佛、耶鲁、剑桥等顶尖学府的华人青年学者和学生。巴米扬目前的文保工作站由哈佛建筑学院硕士志愿者设计,馕课教材由精通达利语的哈佛博士同学参与编订。还有两位志愿者,经过项目的锻炼,分别在本科、硕士的学段中申请到哈佛。


她说,所谓财富的创造,一种是直接财富的创造,还有一种就是知识和履历的积累,对于年轻人而言,这样的知识和履历非一般人可以取得,而这些公益过程的付出,为中国文化传承、世界文化传承尽了力,也为自己添了彩。对于家长,下一代有价值的成长是他们最大的财富创造,更何况还是以慈善公益的奉献方式体现。


3,Syla公司的价值观



前些日子,去了一家在美国上市的日本公司,名字叫SYLA Technologies (以下简称SYLA公司) ,股票代码SYT。


SYLA公司2009年3月成立,2023年3月31日刚在纳斯达克敲了钟。



进入到SYLA公司的办公区,他们的企业理念、愿景、使命等标识随处可见,比如:


让全球房地产投资民主化,用科技和资产管理丰富百岁人生时代。


我们的使命是为世界各地的人们解决社会问题,并通过我们的平台实现社会贡献和社区创建。




我询问汤藤社长关于慈善和公益是如何在SYLA 公司的业务中予以体现,是捐款给其他公益慈善机构,还是在众筹项目中提取一定比例的收益用于公益慈善事业。


汤藤社长和他的同事们摇头,我追问那在企业愿景和使命中标榜出来的那些慈善公益口号又是如何体现出来的呢?


汤藤社长说,我们认为慈善公益并非只是捐款,而是体现在商业运营的实践当中,比如我们用众筹平台和科技的先进力量,将我们在房地产领域多年沉淀的专业和技能分享给更多的人,让他们可以用很少的投入来分享社会财富不断增加的成果,让他们在以百岁为寿命计数的年代,即使年老,也可以不断的收入由新科技、新项目带来的财富红利。


再比如,我们会关注那些原本金融机构难以融资的项目,像高龄者项目、残疾人项目、流浪猫狗养护项目和火箭发射场项目,由于我们的众筹设计,让更多人的爱心得以释放,从而帮助了这些项目的落实和实施,我们觉得这才是商业实践中最落地的慈善公益。


事实上,我们每天都在以行动实践着我们的理念、愿景和使命。


汤藤社长接着介绍说,人的寿命越来越接近100岁,但是富足的生活需要不断增值的资产运用才可以实现,而房地产是继债券、股票之后的一大资产类别,但由于市场效率的低下以及数字化的滞后,房地产投资的潜力并未得到充分的发挥。


正是为了打破这种现状,我们才利用互联网和AI、AR/VR等尖端技术,去解决房地产行业的数字化转型(DX)和资产管理效率不高的问题。



让我们来看一下SYLA公司的资产管理众筹平台Rimawari-kun(以下简称收益君)上与慈善公益相关的四个项目:

1.SYLA公司推出的中老年人高科技公寓(SENIOR TECH MANSION)项目,采用了极具人性化的智能设施配备,目标就是为中老年人提供有尊严、有保障的高龄者服务。


2.支援型残疾人团体之家“BeHack千叶(二期)募集资金的目标为2亿日元,实际募集达到2.15亿日元,超募了5%


3.保护猫狗共生型残疾人团体之家

我觉得这个项目很有意思,事实上就是将原本已经为空房的建筑,比如我们常说的烂尾楼进行翻新改造,让它创造出新的价值,并且与收养的流浪狗一起选择配对生活。

4.大树町火箭发射场项目

通过房地产众筹,利益君支持人们对太空的梦想,支持对大树町的地域再生,让支持的人们成为火箭发射场的房东



崛江贵文设在北海道的大树町星际科技公司(以下简称IST公司)在大树町建设火箭发射场,通过收益君合计筹集了超过 7 亿日元的资金,并成功建造了三座工厂和一座测试大楼。


IST公司随后又成功实现了增资,从而成为日本领先的火箭投资公司之一。而北海道大树町的旅游业由此蓬勃发展,当地的房屋、商店、酒店纷纷拔地而起,人口也在23年以来实现了首次增加,当地GDP和房地产的价格大幅上扬。



读着这些项目的介绍,实事求是地说,可以感受到SYLA公司商业运作背后浓浓的公益情怀。


这些项目的回报率都设在年化5.5%,而其他纯商业房地产项目的年化回报率普遍在8.5%或者更高,但是这些虽回报明显低却是慈善公益类标签的项目,募集的反而更快,而且都是超募。



在项目的募集说明书中,SYLA公司承诺如果募集资金不到位,他们会将缺额补齐,也就是说,凡是在收益君上推出的众筹项目,一定会募集成功,SYLA公司以自己的资金实力为项目保驾护航。


4,倪合宇教授的科研



倪合宇教授是加拿大医学科学院院士、加拿大健康科学院院士,获得过2021年加拿大心脑血管及血液学杰出科学家奖,他是这一年度的唯一获得者,也是有色族裔中的唯一获得者。


他还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实验医学和病理生物系、医学系、生理系三个系得正教授,是圣迈克尔医院“血液学-肿瘤-免疫病”研究中心得主任。


我与他的交流中,他更多的讨论是如何将人从急性心肌梗塞或者脑血栓中最大限度的拯救过来,如何培养更多的年轻一代,谈及他正在全力研发的药物企业,我问“如果果然成功并且赚了大钱怎么办?”他说:“如果有机会赚到大钱,还是要把它投入到新的研究中,以及去资助更多的医学研究。”


三、我们的践行


1.海外华人的身体力行

海外华人既然已经在海外,就要首先想着为当地社区、为当地社会做些什么,力所能及,而不要只言不做。


华人传承与未来基金会,成立的初心,就是为加拿大华裔博物馆添砖加瓦,华裔博物馆2023年7月1日已经开门纳客了,省、市、联邦为博物馆先后拨款5250万加元,这是加拿大乃至北美,甚至是全球第一个政府立项的华裔博物馆。



作为华人传承与未来基金会的创办人之一,与其他董事以及秘书处成员,不管说什么,不管遇到什么,我们只要努力地去做,做了就是对的,这个世界不是每一个努力都会受人尊敬,受人尊敬的事儿是你一直在做正确的事,因为很难。


2.做一个全球性的小众社区。六年来的实践,很难,重要的原因是我的佛系,我已经缺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激情,而志同道合且有激情的人还没有遇到,邓巴数的理论依然在,我们会成功吗?


3.以慈善的方式在加拿大做多元化的养老社区,这是我们正在研究和实践的一个课题。


当今世界,我们原本熟悉的全球化正在遭遇逆流,其中是非不是今天论坛讨论的主题,但是我觉得对于真实的探究是我们可以明亮双眼,做出取舍的最关键前提,而真实是什么?我还是想用梅贻琦先生的话作为鞭策自己、激励他人的名言警句:


“人往往把自己置于忙碌之中,获得一种麻木的踏实,却丧失了真实,而人的青春只有那些日子。什么是真实?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做什么,与谁在一起,有一种从内心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和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



就新生代的财富创造和慈善公益的践行,让我们:


"Shoot for the moon, even if you miss it,you're gonna land it among the stars",


向月亮进发,即使你没有达到月亮,你也会置身于群星之间。




【今天是《财富与使命》(二),明天续(三)】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1.10,第67天)

131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á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