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徽和双头鹰

作者:张家卫


7(1-5):德安孔尼亚家族的巅峰:“你世界各地几乎都跑遍了,这世界上什么是最重要的?”德安孔尼亚回答说:我会永远向家族的族徽鞠躬致敬,永远崇拜贵族的象征。我们这代人的族徽要出现在广告牌和流行杂志的广告界。“我死的时候,不管地狱是什么—我只希望去天堂—而且我希望能买得起门票。”

张家卫的解读:如果我们可以把德安孔尼亚嘴里的“族徽”理解为美国的“双头鹰”,你是不是会又想起了“Trump”?即使“门票”的提法令你不齿,其实你要知道资本主义的兴起正是源于基督教的改革,即新教伦理明确的告诉基督的信徒们—“赚钱是上帝赋予他聪明的子民们一项神圣而光荣的权力和义务!”



德安孔尼亚家族和塔格特家族是伴随着美国暴发户似的雄起历程而传承下来的矿业巨头和铁路运输巨头,而德安孔尼亚和吉姆、达格尼兄妹俩是来自于这两个家族从小的玩伴。而安.兰德则依然也没有脱离所有小说的俗套,即所有的人物成长无不都烙有儿时的印记。小吉姆正统面孔之下深藏着世故和狡诈,小德安孔尼亚伟大理想和行动之下的一贯特立独行,小达格尼美丽外表之下拥有一颗励志的雄心和对于青春期偶像的敬仰和一见倾心。

“生命中没有任何东西是重要的——除了你把你的工作能够干的多好,这是衡量人的价值的唯一标准。其他人灌进你喉咙中的所有道义准则,只是骗子们用来榨取人们美德的一堆纸钱。能力的准则才是道德体系的黄金标准。”——德安孔尼亚


大学时期的德安孔尼亚顺理成章的获得了达格尼的完全倾心,或者说,是拥有倔强、聪慧和强大内心定力的美丽达格尼俘获了高傲的他。当他们终于拥有了彼此的时候,达格尼“心中涌起一股充满骄傲的激情,为她拥有了他的身体感到骄傲。”

他们曾经的恋情持续了三年,他们保守着这个秘密,并不是因为那是犯罪般的羞耻,而是因为他们觉得这完完全全属于他们两个人自己,无需任何人去品头论足。他们很清楚世俗在性方面的教条理论,但是达格尼体会到的纯洁情感是远离怀有这种教条的人,而不是在自己身体的欲望前退缩。



德安孔尼亚凭借天生具备的异乎常人的头脑以及大学时候就开始积累的商业功底,又在继承了家族事业的基础上,获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达到了德安孔尼亚家族的巅峰。但是同时,他也收获了几乎所有的毁誉和负面新闻,包括身边总是美女如云、灯红酒绿和极端的利己主义者,并且他与达格尼不仅仅断绝了恋人关系,还断绝了联系。

他们俩的最后一次见面,达格尼才知道墨西哥富铜矿的事情完全就是他一手导演,其实那片土地根本就没有任何铜矿,他用1500万美元损失的代价就是为了揭开墨西哥这个极不讲信誉的腐败政府脸上带着的高尚面具,同时也为了惩罚诸如那些利用内部信息和权力从他身上赚取利润的吉姆、沃伦之类的社会寄生虫们。这是一次精心策划并带着复仇目的的行动。

他说:“这些匍匐在社会身体的寄生虫们,包括腐败的墨西哥政府们,拥有制定计划的权力,却让他们的人民不要去指责政府,而要去指责富人的邪恶。”我们是不是听起来很耳熟,Trump好像就是代表着富人们的声音,在与这个社会的主流意识在做抗争,教育他们的民众不要上当。他会成功吗?

最后,德安孔尼亚留给达格尼无尽的不解和失望,说“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个够的。”(2017/4/2)

【明天继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