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无知”的尴尬(第2天)



我这人对于环境的适应性一直很强,觉得非生理上的原因,而是心理上的。


比如时差,温哥华与东京有着16小时的时差,白天黑夜颠倒的时候多,我却不以为然,窍门就是只在意天亮着还是天黑着,黑透了就睡,天亮了就自然醒。



人生其实也是如此,换句话说,就是要有过好自己小世界的本事。


精神决定物质的事儿我一直半信半疑,可这倒时差的功夫我倒是挺信这精神胜利法,也因此觉得【亮剑精神】确实有神的地方,百看不厌。


东京天气没入秋,可时辰还真是入了秋,早上五点的天就亮了,下午不到六点太阳就落了海。




这一次来日本,要去千叶大学(Chiba University)做三个月的短期访问学者,具体是工学部城市基盘工学系,如果换成中文语境来理解,我觉得应该叫工学院城市环境工程系吧,导师叫Yoshihisa Maruyama,对应的中文是丸山喜久,他是日本研究城市防灾方面的专家,也是这个系的负责人。



千叶大学网站上关于工学部城市基盘工学系的介绍上列出了四个研究方向:城市防灾、城市基础设施、城市设施结构、遥感平台。



然后进一步介绍说:研究现代城市需要从建筑及其他结构要素、社区、城市基础设施系统等维度确保安全保障,实现充满秩序和活力的可持续发展。 本研究领域重点研究运用法律和经济手段进行城市管理、建筑材料和基础结构等城市防灾技术、生命线和交通基础设施安全工程等,通过专业的教育和研究,解决区域合作和国际发展的问题。



有人总会纳闷我为什么会选择这些与经济或者商科并不太相干的领域去访学,其实这恰恰是我的初心,当然也要缘分,那就是尽可能去跨界学习,了解或者说理解当我2017年决定开始“十年十国”计划时候的发问“这个世界会好吗?”“我们会有怎样的未来三十年?”“我们究竟应该选择怎样的生活?”



朋友建议不要住在千叶,千叶虽然属于东京都市圈,距千叶大学也近,可离东京核心圈就远了,住在与千叶相邻的江东区会好些,两头兼顾。


说是东京的铁路以及公交线是全世界最复杂,也可以说是最便捷的交通网络,可对于我这个新手来说,还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今天要去千叶大学报到,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Google地图显示算上走路、公交以及总武线铁路,要一个小时十分钟,为了不迟到,我十点半就出发了,一路走走停停,感受一种久违了的目光所及,想起了不少往事…….



第一次来日本的时间是1986年,那一年我是以实习生的身份随着学校实习船“育英”轮来的,靠泊的港口城市是神户。


日本是我走出国门的第一个国家,走在大街上,那时候的我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用仅有的400円(日元)中的四分之一100円(日元),在第一次看到的新鲜物“自动售卖机”上买了一罐可乐,当可乐叮咚咚一声落下来的时候,那种新奇和兴奋的感觉,像发现了一个新世界。


小心翼翼从售卖机的下方拾起红色的可乐罐,凉的,那种手感像摸到了冰丝,那时候还真不知道有“丝滑”这个词。


我用了二个半小时的时间到了学校,来得早了,便踱进了学生食堂,点了一小份米饭,一碗海带汤,还有一瓶日本的茶水,259日元,折合2.59加元,想起了加拿大最便宜的2块多一杯的黑咖啡,顿时觉得还是日本的价格更加贴近百姓。



丸山喜久教授的助教刘博士接待了我,她来自中国杭州,从大学开始就来日本读书,几乎一直拿的都是日本的奖学金,学霸型。因为是中文交流,我们竟然聊了有两个小时。



我希望从日本社会对于城市防灾理念的角度,发现日本社会与中国社会的异同,换句话说,对于弱势群体或者说底层百姓的态度,代表着一个政权的偏好,是现代文明的试金石。


西千叶火车站就在千叶大学南门的门口,我在车站超市、书店等地儿溜了一圈,进了一家叫做塔利咖啡(Tully’s Coffee)的店,点了一杯冰咖啡,这家咖啡的品牌源头在美国的西雅图。




收银小姐姐收了钱,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18:53pm,我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是16:53pm,有点懵。



我问“什么意思呢?要两个小时以后再来取咖啡?现在没有座位,要两个小时后才会有座位是吗?可现在明明好多的空座位不是吗?”不懂英文的小姐姐听着我的问题只是连连点头,还笑容可掬!


真把我搞不会了,我甚至有了点生气,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了“小日本歧视中国人”的那些画面……


另外一个收银小姐姐赶紧从客人当中找了两个金发碧眼的女学生过来,经过一顿说明,我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张座位提示条,提示客人在这里坐着不要超过两个小时,防止有人一杯咖啡会在这里坐上一天,让其他人无座可坐,而这里的客人绝大多数都是千叶大学的学生。


看我终于明白了,小姐姐们都露出了笑容,我略显尴尬,觉得这生活常识看来还真是一门学问,更思量刚才的瞬间“被歧视”想法,又一次暴露了我的“无知”,差一点被自己可笑的上纲上线,就像那些动辄要爆点粗口赢得一点快感的喷子们的“无知”一样。


外面依然很热,车站里却是凉快的很,人也不是很多,而且很安静,即使有人说话,也几乎听不到声音。



我拿出《菊与刀》,望着眼前悄无声息的日本人,继续阅读着美国人对他们的解读……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9.6,第2天)



450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1 Comment


这次教授十年十国第七站目的国是日本,太让我高兴了。因为疫情,原定2020年夏天再访日本的旅行被无限期地推迟了… 离开生活工作了5年之久的大阪已经20多年了,很是怀念在大阪的生活和亲朋好友。教授的描述非常生动细腻,唤起我许多美好的记忆。将有100篇关于日本的散记出自教授笔下,真的是太开心了!🌸🌸🌸

Like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