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的"大象在飞"(2) 11/28/2017(第74日)

"Founders Space"的霍夫曼船长应该是一个名人,特别是《让大象飞》在中国的热销让他在中国的孵化器和加速器创业领域风声水起,更被称作了硅谷的创业之父。中国的豆瓣图书更是赞扬他"360度无死角的呈现了一家公司从初创到惊艳到立足再到稳定的全过程,可谓《从0到1》的实践版"。我查了查,他在中国的火爆程度不输于大多可以在中国叫上名字的腕儿。 不过,就今天的现场来开,这霍夫曼船长怎么看就是一个开场子的,跑前跑后,满脸堆着笑容,似乎全场就他一个人在忙活,与咱们经常看到的名人出场大相径庭。至少在我的印象中,那些个名人出场即使没有灯光和音乐,没有掌声雷动或者鸦雀无声,怎么着也要气势磅礴,昂首阔步,丫鬟随从的有那么几个,这样才显得明星范儿十足,震的住场子,拿得住听众才行。想到这些,我就不住地检讨自己的孤陋寡闻,因为这世界事实上低调的人很多,比如那些个偶尔练练太极,切磋下功守道的马云们...... 斯蒂夫.霍夫曼本人看来很喜欢自己霍夫曼船长这个名字,也难怪,这是一个极具想象力的名字。大了可大,会想起"大海航行靠舵手",小了也就是个"打渔"的船老大。另外,就我曾经远洋航海的经验而言,真正的船长是从来不带大檐帽和穿制服的,因为那是礼服,而那些穿戴整齐驾船的,基本都是电影、电视剧上的演员。于是,我就在想,事实上,真才实学的大腕或许都像个"跑堂的",而靠演技混上大腕的才需要欢呼声和镁光灯。当然,我也知道我的看法有失偏颇,因为当年乔布斯首次亮相苹果Iphone4的时候,就没少用聚光灯和大屏幕,不过,人家那是为了吹嘘产品而不是他自己,尽管后来的结果是乔布斯和苹果一样有名。


硅谷散记的日子,如果从日子的角度来看,并不算丰富多彩,甚至有些无聊,毕竟或科技或趋势或项目,事实上与我的距离有些远,但是因为我带着一双喜闻乐见的耳朵和眼睛,便立即觉得这地方丰满起来。比如,今天的"北湾"孵化器,就验证了我早就知道但并未见过的一件事,硅谷这地方并不只有硅谷,这地方沁人心扉的不是"硅谷"这地名,而是"硅谷"这种精气神。还有,不要总觉得咱们中国人崛起了,我们在创业,我们有市场,我们有资本......人家韩国人也在创业、也在开发韩国市场,也有资本,甚至人家也在用机器教韩国人学习英文,而且路演的总体水平要高过我见过的华人创业者,至少不啰嗦。 与一位现场的华人朋友聊天,他说:"这霍夫曼其实就是个赚小钱的人,其实他就是个做孵化器和加速器,而且会收取几百块或者几千块的场地费和路演费,再出本书卖点钱,而这些能赚多少钱呢?"我没有多说。霍夫曼船长表面上做的确实如此,他并不像很多孵化器和加速器会占有孵化公司的一定股权,但是他开发和做出了一整套的孵化器和加速器课程,并且由此将"Founders Space"课程和品牌输出到了全球20多个国家的50多个孵化器和加速器。我们仔细想想,如果他试图去占有那无数个创业公司的股权的话,他怎么可以这样快速的推广他的课程和品牌到其他孵化器和加速器?怎么可以让无数的创业公司认可他的"创业教父"头衔(因为这至少表面开起来很无私)?另外,霍夫曼船长本身兼具投资人身份,他对于他看中的项目他会用他的另外一套体系去实现,比如著名的Instagram就是他孵化出来的项目。这位华人朋友忽视的恰恰是霍夫曼船长最为看重的:因为"奉献"而积累起来的无数大大小小的创业项目名单和第一手投资的机会,而这一成就自己的伟大事业首先成就的是那些前赴后继的"创业者",这是不是一种双赢或者说多赢模式呢? 我们经常讨论"奉献"的价值,其实这真的不仅仅是一个"理想国"的词汇,而是一种"商业精神",这种精神体现在具体的商业模式之中,产生的价值就不仅仅是金钱,还代表着社会进步,或者说这就是我之前散记中记载的"社会影响力投资"的一种,而这样的投资和赚钱是幸福的!



2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