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春秋大戏 | 2019.12.9. 第92天 【万字长言话海外社团(五)】


阅读长祥先生的三篇建言建策书,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我尽力保持原貌但是对于语气进行了一些调整,以使阅读起来会顺口一些。说句心里话,两个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回荡,一个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二个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和“人民不是真正的英雄”。

“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意思是说:协会的官真的是这么有吸引力吗?以如此复杂的程序和关系理不清、扯不断的。我相信,争议各方一定都是打着“正义”的旗号。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说的是如长祥先生此类拥有美国高等法院任职经历的普通终身会员们,不是没有方法,而是目光如炬,建言建策尽显高人水平。但是,如果没有大佬支持或者当政者愿意采纳,基本上也就是大海中的小浪花。因为,人民是沉没的大多数,屏幕后面偷偷的点赞,但是不会点到屏幕上去的,血了自己的手咋办。如此看来,实在看不出人民英雄的气概。

关于旅美科协的后续,我就不评论了,仅仅列出结果。终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成就了长祥先生最末第8条的建议,分成了A,B两派。一派是以张宣先生为总会长的旅美科协(A),标榜为根红苗正的正统派;另一派是以焦德泉为总会长的旅美科协(B),他们标榜为真正代表民意的改革派。前面我查阅的网站是A角的网站,但是好像没更新,因为四驾马车的名单还是2018年的。B角的网站没有查到,但是查到了11月下旬的一则活动通知,他们将以“中国旅美科技协会”名义在上海与政府一起举办了一起2019 年项目路演活动。另外,10月份旅美科协A、B两派分别在纽约和匹斯堡举办年会,中领馆的领导A派和B派的活动都去,也都发言勉励,看来这侨务工作也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计。

关于社团和协会,传统的方法人人皆知、皆会,难的是公开、公正和公平。旅美科协不可谓不品牌,不可谓没有制度,民主设计也是大开脑洞,尽显现代套路,但是依然出现分裂的问题,我觉得还是人性使然。比如,老会长们利用了制度上的老人轮流执政的制度设计,终于将普京大帝的套路运用的轻车熟路、理所当然,卸了会长再当理事长,理事长再与董事长轮换着干,将原本的总会盟约基础——分会当做下属对待。当积极作为却不大听话的分会会长面临被弹劾的时候,终于引发了一堆分会长们的愤怒,诸侯们闹腾起来,坚决要求改革,要求回归旅美科协的初心。当老人们无奈表态辞职的同时,却公布了一个受到争议的选举结果,新的势力抗议无效之后,另立山头,自己也披上了龙袍,上演春秋大戏。其实,就我的猜想而言,旅美科协输的不仅仅是制度,也是人性—中国人骨子里深藏的“贪权”和“专权”的人性。

按道理说,海外社团或者说协会的主席、会长什么的,不是个什么官,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呢?一般说来,无非是因为注册容易,轻易弄个官当,总是觉得递出个名片显得有档次。你不信,总是有人会信不是。再就是可以谋一点政治资本,比如渲染加了两个零的会员数量,迎合了祖籍国官员的政绩需要。当然,就我身边的主席、会长们,也不乏真的想做点事情,比如架起加中之间民间交流桥梁、积极融于主流社区和为海外侨胞们贡献力量的拳拳之心,劳心劳肺,却常常出力不讨好。

我是温哥华1029咖啡馆的首席架构师,换句话说,1029咖啡馆的模式是我设计的,也是我深入研究中国式众筹的结果。研究的过程中,必然要讨论到协会的痛点,发现海外社团和协会几乎是千篇一律的通病。

比如说,所有的协会基本上都是会长和秘书长两个人在忙活,顶多加上副会长或常务理事。忙活或者说奉献的结果,就是协会变成了几个人的协会。会长和秘书长们郁闷的是“活”都是自己干的,钱也是出了大头,但为什么会员们还不领情或者买账,反而怪话连篇。会员们对会长和秘书长们说,你们打着人民的名义办了协会,还以公益的名义让我们缴会费。结果资源全都到了你们手上,我们除了鼓掌啥也没有。而且,你们这协会好像成了你们家似的,永远也不会下台,即使下台也派个自己人掌管,然后再弄个“荣誉”、“终身”啥的,总之就是你们家的。最后的结果,横竖两边都是不爽,然后就继续然后喽。

海外社团和协会,就是这么一个现状,却依然雨后春笋一般的冒出来。原因其实也不复杂:一是简单,人人都懂,人人都会,海外的注册环境又轻松;二是满足了面子,里子即使没有也没啥损失,万一懵上了至少换个心理安慰。据我的观察,会长、主席们一般的感觉都是良好的,比如,会长、主席较之副会长、副主席收到的吹捧就要多的多;三是捧着会长、主席的头衔,也就有了一个圈子,即侨领的圈子,尽管领导的没几个人,但总比马路上的人民群众强不是,更何况祖籍国那里还有机会成为座上宾。因此,衡量利弊,做个协会不算是劳心劳肺,倒是轻松惬意的事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至于,存续十年以上的协会,价值就更大了,如果能够承继大统,就是功德无量了,于是常常就会用上手段,争夺一番。口水战不行,就上法庭摆饬,群众们看笑话,华人媒体赚流量,西人媒体忙着找丑闻趁机再去丑化勤劳聪明的中国人。


温哥华1029咖啡馆模式,我是可以回答“十万个为什么”的研究者和实践者。因为,99%的结果都是在预料之中。我与赵斌教授2016年合写的《Crowdfunding café Society 》发表在加拿大著名的《毅伟商业期刊》上。预言的第一条失败因素会是“人性”,事实证明,果然如此,我们设计时候高估了人性的底线。因此,作为最靠谱的社团组建方法之一,我现在并不是十分建议求教者们去使用,而是告知其基本原理,活学活用即可。因为,做起来麻烦,大形势又不大喜欢平等、去中心化一类的词汇,自以为是者便会借机以“与时俱进”的名义将其做的面目皆非,拿到了头衔,便想着往协会上去靠。如果我是参谋,岂不坏了名声。因此,我一贯奉行的是“只说我认为正确的话,却坚决不出头”。来讨教的咱们认真说道,用不着的时候咱们远远的呆着,看起来有点鸵鸟,却从来没有打着“正义”的名义去A派、B派。华人世界不缺正义,缺的是“真实和善意”。

海外社团或者协会说到这里,也是郁闷的很,一个似乎无解的话题,反正我是这样认为的。如果一定要有解,就我的观察来看,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会长、主席大人的皇恩浩荡和高尚品格上,希望他们恪守中国五千年文化的“仁义礼智信”,恪守自己的美好初心。

前些日子的11月22日,我参加了在多伦多举办的加中美三国辽商联谊大会,辽商中国总会的刘奇副会长是我在硅谷百日时候认识的朋友,他特意从中国飞过来参加这一活动,知道我在多伦多便邀请一并参加。 现场阵容强大,多名加拿大联邦参议员、国会议员、安大略省议员、多伦多市议员、加拿大总理办公室主任等多位政要参加,政要发言和讲话需要排着队才行,说明协会对于政要们还是有足够的吸引力。承办方加拿大辽商总商会徐会长介绍说“刘奇副会长为了能够将全球辽商团结起来,不远万里飞来,而且为了;辽商总会的长期发展,出钱出人出力,真正彰显了总会领导的情怀和大气”。我没有去跟刘奇副会长核实具体信息,却也是钦佩的很。

温哥华的华联会会长牛华先生领衔,今年八月份做的文化节和泼水节,也是政要云集、场面宏大,特别是数十个社团齐齐上阵,载歌载舞,集体亮相,确实是正能量。去年成立的温哥华赣商联合会的会长张荣华先生,也算是其中一位,为人和善、低调,认认真真的为赣商搭台唱戏,看起来像是协会初创时候说的样子。

今天晚上,加拿大北大校友基金会的主席Connie师姐和秘书长海芳师妹等北大校友特意寻了Unioville小街的一家法国餐馆,说是有百年历史,街上的圣诞树、圣诞灯和加拿大国旗交相辉映,果然圣诞的节日气氛很浓。高高大大的餐馆女服务员,进进出出的带着风,冒出来的英文怎么听着都像法文,果然有大餐调调。以岳先生为代表的北大校友,都是学霸,比起来好像就我弱了不少,好在大家都喜欢听我高谈阔论,互补短长了。如果没有社团或者协会,我这还真没办法见着他们。

我虽然很少参加社团或者说协会的活动,但是对于会长、主席们却很尊重,总觉得无论如何人家是付出一些的,人家对我一般也比较尊重,因为我属于我行我素者,互不相干,能帮忙就帮点,不能帮就远远的读书写字去了。用一句当下最时髦的话来说“相信会长、主席大人们的智慧是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  

据旅美科协友好人士说:“旅美科协的A派和B派并存至少会持续到2020年底,因为双方都已经选出了2020年的总会会长,正在执政之中”,“如果双方能够再团结起来,共同选出2021年的会长,那么旅美科协将有可能重新联合。”  让我们衷心祝福它们吧,如同我们应该祝福据称有5000万的全球海外华人,祝福五花八门、数量不详的海外华人协会,祝福大家平安、幸福、安康!

长祥先生说,他非常赞同《教父》里的人生观:

第一步要努力实现自我价值,

第二步要全力照顾好家人,

第三步要尽可能帮助善良的人,

第四步为族群发声,

第五步为国家争荣誉。

前两步成功,人生已算得上圆满,做到第三步堪称伟大,而随意颠倒次序的那些人,一般不值得信任。

我颇以为然,但是我的第三步是尽可能善良的帮助他人,却与伟大无关,我觉得舒服。


5 次查看

コメント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