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霍金先生2018.11.4

前几天,走了一趟伦敦,见一位久未谋面的朋友。天已经都黑了,伦敦的细雨,很伤人,不经意淋了几下,打了几个激灵,晚上睡到半夜便口干舌燥起来,心里沮丧,千躲万藏,感冒这事又摊上了……



单元屋子里又住进了一位络腮大胡子的土耳其人,说也是一个学者,每天躲在屋子里,对着个电脑,与我有一拼,作息时间竟然也很相似,晚睡晚起。过两天我与他讨论讨论土耳其里拉的事,其实,他不说,我猜也能猜出土耳其里拉未来会怎样……



浑身不舒服,那就只能窝在小屋子里,写不了文字,便读书吧。谢菲尔德荐博士送的书《我的简史》(MY BRIEF HISTORY),是一本装帧精美,橘色封面,很薄的书,是霍金(Stephen Hawking)先生自己写的自传。2014年发行了第一版,我手里这本是2018年新版,已经第6次印刷。




作为床头书,我睡觉的时候就翻翻,竟然一个月了还没有读完。



今天不舒服,只能以无脑的状态穿越的读完这本"黑洞"的书……一本流水账体的霍金先生自传,文字不美却很真实,娓娓道来,不少的地方会禁不住的哑然失笑…….他是一个有趣的人!



不知不觉,黄昏又到了,这几天的剑桥一直有雨,乌云很低,阴沉沉的,合着这没有好利索的感冒,我这心情还真的有点抑郁。我趴在凉台的栏杆上,好几次的念叨着"如果我从这里掉下去,应该会无碍。"三层的楼房从上往下看,不高,而且下面就是一个盛开植物的小花坛。



霍金先生(1942.1.8-2018.3.14)是剑桥大学第十七任卢卡斯数学教授,这职称非常牛,历史上只有牛顿等超级大牛才可以享受这一殊荣,而他1979年37岁的时候就获得了这一职位。霍金先生是冈维尔与凯斯学院的院士,1967年李约瑟先生刚开始担任院长的时候,霍金还挺年轻,作为新晋院士,他在书中对李约瑟先生的领导能力给了好评。这倒是一段有趣的交集,霍金先生去了三次中国,说不定内置于心的友好情结便是李约瑟先生给他种下的。



霍金先生是我来剑桥之后重点关注的人物之一。我曾经去了以他名字命名的学生宿舍大楼转了好几圈,因为这里以前是他的居所,后来被拆了重建。去了冈维尔与凯斯学院,认真的辨别石门上的门训"谦卑"、"美德"和"荣誉",找一找关于霍金先生的故事。与关姐一起去了霍金先生生前很喜欢去的关姐餐厅,亲口品尝了"霍金土豆片"。还寻到了他生前的房子,一座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房子和门前的剑桥小道……


霍金先生在关姐餐厅就餐(关姐提供)


我努力的想多写些文字,脑袋却并不太好使,也许这就是霍金先生所言"宇宙不仅只有一个历史。说的准确些,宇宙可能是每种可能的历史集合,而所有这些历史都是同等实在的。"好吧,现在的我可能正在另外一个历史集合的"虚时间"里。




我翻出了今年霍金先生去世第二天(2018.3.15),我在上海写的一篇随笔,当做今天的文字,我读了读,还是我今天想说的话:



【昨天,2018年的3月14日,霍金先生终于去了,距离21岁即被告知最多还能存活两年的日子,他整整多活了53年……拥有了两任妻子,还有3个孩子……如果说这些是医学的奇迹,相信霍金先生本人是不会相信的。如果按照霍金先生的第一任妻子简恩的说法,这是上帝的恩典,可霍金先生却并不是基督世界的信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