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上海欢迎你(第46天)


西南交大因为大门外小区出现的那例新冠肺炎,至今还未开放,学生们继续网课。原本计划的本周去学校听课和讲课的计划,又泡汤了。
望着九月份落地成都之后,我在14+7防疫隔离期间划拉的百日行走路线图,禁不住的笑了起来。
就着我的原先打算,想着以成都为起始点,先走第一条线,我称之为北线,大致沿着黄河流域,从南往北,再从西往东、向北,顺流而下,在大连或者北京停顿下来一些时日,作为中转掉头的地方。然后再从东往西,由北向南,大致沿着长江,逆流而上,我称之为南线,去海南的三亚迎接2022的新年曙光。
可是,挺喜庆的十一长假还没结束,10月5号那天,新疆的伊犁就爆发了一例新冠肺炎,然后这中国地图上的红色就没消停过,点连成线,线又连成面,那些不苟言笑的人又在电视上开始念叨着永远不变的稿子,不对,数字还是变了。
原来一直挺骄傲的成都,从10月28日报告第一个确诊病例开始,很快就登上了全国中高风险区域的榜单。人,时空漂移,蜗居,雄起,却是难以出城。
上海因为有一个张文宏医生,一直自豪的很,不过,确实值得自豪。我也听过他的一些医学观点和防疫分析,真的不是马后炮,有理有据,关键是有理性,有常识,有逻辑,努力的不说假话、空话和大话,“马屁”专家横行的年代——难得。
前些日子,一篇题目是《上海防疫又被羡慕了,刷屏赞美背后何尝不是期待少折腾 》的文字在网络上被刷屏,文字中有这样几段话:
在乐曲旋律的衬托下,迪士尼没有停止烟花表演,而在烟花易冷的夜空下,穿戴防疫服装的检测人员为数以万计的游客测核酸。烟花璀璨激发了当事人的情怀,也激荡起外界的感动,纷纷点赞烟花下的防疫场景。
民众点赞上海处理迪士尼的防疫手法,除去那种遇到浪漫场面就无法自持的人,赞美的主要来源还是因为大众看到了上海的坚持,不搞一刀切防疫,拒绝把所有居民当作防疫的代价和工具来使用。根本而言,给予迪士尼名场面的喝彩和掌声,产生于地区防疫的落差,是民众在高低比较中为抗疫清流“投票”。
在明了这一情形后,夸赞上海防疫与张文宏医生的声音中,除去上海本地人之外,其实有相当比例的赞美应被理解成期待:期待自己、家人朋友、乃至于陌生人,也能享受类似上海的标准化防疫,而不是被强制卷入无法商榷、只能服从的过度防疫中,期待不要草木皆兵,期待能被防疫机制善待,而不是被伤害。
上海,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不算是一个陌生的城市。今天的上海,真的有这么好吗?
蜗居的日子里,不断的收到来自成都和来自全国各地朋友的问候以及邀请,尽管也是蠢蠢欲动,但是看到严苛的出入城规定,真真的望而生畏,再加上各路媒体传出的“土“政策加持,更是行而生畏,不敢造次。
来自北方的一位好朋友发来信息:“明白!现在控制确实很严,我们不允许离开****市,以大局为重!”
上海朋友的邀请终于打动了我,他们说“您没看到《上海防疫又被羡慕了》吗?再说,上海有张文宏啊……”
好的!那就走吧!去看看最好的上海……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认真研读了上海市的防疫规定,并且打电话给上海疾控中心进一步落实具体情况。得知我是从标记为中风险区域的成都市锦江区而来,工作人员耐心的回答说“我们主要针对的是具体哪个地界儿,如果并不是在当地确诊病例的小区范围,那就不被认定为来自中风险区域。”
换句话说,你无需再下载上海的健康码APP,只要你进入上海时,天府通健康码是绿码,就欢迎进入上海。
望着原先划拉的路线图,我将中国地图展开,数着长江流域大大小小的城市,回想着那些曾经刻骨铭心或者往事如烟的人和事儿,我放弃了两小时飞机的便利,选择了人气颇高的复兴号高铁。
从成都到上海,要12个小时还多,而且要经过二十多个站点。不过,这些站点恰恰是我此行向往的。
呼吸一下长江沿途的空气,踩一踩路过城市的土地,让手机上的足迹卡上亮一盏灯,岂不也是一种别样的行走——因为疫情。
我没有看到长江,没有看到那些心目中的城市,可我相信它们会看到我。
一大早,邱师傅就开车过来,送我去成都东客站。大路上的车子明显的增多,与解除了单双号限行有关,也与成都的疫情开始缓和了有关,真好!


预检票的时候,服务员温和的问我,有48小时核酸检测证明吗?
阿弥陀佛!幸而我昨天去距离小区不远的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做了一个核酸检测,花了60大元。本意是为了防范长途跋涉高铁路上的万一情况出现,也是防备到了上海又要求出示的意外,没想到在成都先派上了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