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最美的现实(第43天)



神田家虽然是从和田家分出来的,可是神田家的人气明显要旺得很。


神田家也是一幢合掌屋,家人虽然也住在里面,可是他们将主要的建筑辟出来当作历史再现的博物馆,每人交上400日元,就可以进去看看村民当年的生活境况。



那堆燃烧的柴火和大铁炉,楼上的锅碗瓢盆和家什,禁不住让我想起了小时候许沟舅姥家的场景,那个时候的日本也是一个穷国。




墙上贴着的一张旧报纸讲述了这幢房子的地下竟然以前是一个制造火药的工坊,我们热烈地讨论了这一发现,惊诧于一个完全茅草屋顶和木制结构的房屋怎么会成为火药工坊,而那个时期的白川乡竟然是日本很有名的一个火药制造地,火药产业是白川乡当年的支柱产业。



其实,也不难以理解,缺衣少食的年代,所谓保护或者文明都是一种梦想,靠天吃上饭才是正道,这地方的土壤结构以及丰富的茅草资源,正是制作火药的最好原料。到了后来,日本的经济发展起来了,人们过上了好日子,自然就放弃了这一产业,而改以保护,大谈特谈所谓文明了。



现在的白川村,来自上游的河水流过村里每一幢房子的门前,而每幢房子门前都会按有消防龙头,现在的白川村最大的担忧就是防火。



本来以为我们来的季节会是白川乡的秋季,可事与愿违,日本枫叶红了的季节要再晚2-3周,有人说这不是最好的季节,可我以为恰是最美的现实,我们看到了夏与秋的握手,看到了柿树上青涩的柿子,看到了绿中泛红的枫叶羞涩,也看到了雨后阳光下的山峰缠绕……





我们可以把眼前的景色当作底板,可以想象出春夏秋冬所有的白川乡样子,我们可以沐浴着最好的气温时节,不冷不热,悠闲的走上两万步。



对了,第二天的白川乡阳光明媚,微风和煦,雨后的白川乡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泥土味道。


对于现实,尽管我也充满了不满的诟病,可我实在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因为当你明了世间的所有不堪之后,你会发现,可以发现现实美的人只有你自己,因为这是一种情绪,别人可以感染你,但归根到底还是你自己的情绪。



记得那一晚,我们在东京单向街书店,莱蒎黑胶唱片的马迟读了一段石康在《支离破碎》一书中写的一段话:


“我问自己,那是什么?那些都是什么?那些摆在图书馆里、摆在书店里、摆在书架上、摆在中学生枕下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而那些东西的背后又是什么呢?谁会告诉我们真相呢?


真相是,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全是胡说八道,全都不着边际,全都与现实背道而驰。真相是,我们不喜欢现实,现实如果被写成文字,装订成册,包上封面,打上标价,将会一钱不值。现实一钱不值,现实无可救药,现实是无话可说却又非说不可,现实是贝克特,是荒谬,是笑料,是省略号,是空白。


没有人喜欢空白,空白是那种必须被涂抹、被填充、被掩盖的东西。在面对现实的态度上,我想,只有对真相永远的追问才是真诚的。”


石康与我算是同龄人,他的这段话很煽情,可这是他35岁时候写的,如果换成现在,我想他不会赞同自己曾经的体味。


人生的某一个阶段,常常会以对现实的否定而让自己显得特立独行或者显得有种看破红尘的哲人味道,其实这是年轻时候的一种假象,虽然这样的语言会很卖座,因为确实会戳中那些正在滚滚红尘中的青春少男和少女,不过,生活的真相恰恰就是现实,而现实的真相是你自己是否真实,所谓你曾经觉得胡说八道的东西只是舞台上的一块背景幕布而已,演员是你。



如果是我会怎样写这一段呢?也简单,将其中的关键词换个位置就好了:


“我问自己,那是什么?那些都是什么?那些摆在图书馆里、摆在书店里、摆在书架上、摆在中学生枕下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而那些东西的背后又是什么呢?谁会告诉我们真相呢?


真相是,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全是以梦想编造出来的文字,全都打着梦想的旗号,大行其道,事实上与现实背道而驰。真相是,我们喜欢现实,可是现实如果被写成文字,装订成册,包上封面,打上标价,将会一钱不值。现实很值钱,现实就在你自己手里,现实是无话可说却又非说不可,现实不是贝克特,不是荒谬,不是笑料,不是省略号,不是空白,而是你自己。


没有人喜欢空白,空白是那种必须被涂抹、被填充、被掩盖的东西。在面对现实的态度上,我想,只有对真相永远的追问才是真诚的,而这个真诚的自己只能或者必须是你自己。


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现实,或者不愿意去追求属于你自己的真相,那就真无可救药了。”


说起这一次的日本最美小镇-白川乡的旅行,最应该感谢Sherry,是她攻略出来并安排好了一切日程,从而让我有了一种说走就走的冲动。




当我们准备搭车离开白川乡,挥手告别的时候,我们一起拍了张合影。我们高兴地说,非常庆幸有这样一次机缘,让我们拥有了一段共同的美好记忆。



【御宿 结之庄】的温泉不错,晚一些去或者早一些去,会没有人,趁着安静我就拍了几张照片。餐饮也是非常的日式和风,晚餐的时候我们一起喝了杯,日式早点的丰盛让我们不得不放下了碗筷,否则真的会撑着,一道一道,量也忒大了点……






有人说要不就在冬天再来一次白川乡吧,我觉得不大可能了呢,真的有些远,而且旅途有些太跋涉。再说,心中有景,哪里都是美景,我倒是又怀念起冬日的雪乡,怀念起四月的丽江了。



【《说走就走的白川乡》(二),今天续完】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0.17,第43天)



141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