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心论政见(第37天)



木心姓孙,字仰中,1927年出生,2011年仙去,是当代著名画家、作家、诗人。现今在浙江乌镇,有木心故居纪念馆和木心美术馆,缅怀木心,也供游客参观。


陈丹青说“木心先生自身的气质、禀赋,落在任何时代都会出类拔萃。”

木心先生的《文学回忆录》,其中有流传甚广的三句话“文学是可爱的。生活是好玩的。艺术是要有所牺牲的。“


通读了木心先生的《文学回忆录》之后,我觉得应该加上第四句话:政见也是要有的

木心论政见的由头来自于一位叫做叶慈的爱尔兰诗人。


木心先生从叶慈的诗中提炼出了叶慈关于世界的八个观点:

一,厌恶,乃至痛恨商业社会。

二,历史是个螺旋体。

三,两千年是个大年。

四,世界已保不住中心,已经来的,将要来的,是反文明。

五,贵族政治(因有财产,知书达理,才能产生高尚的统治者,是廉洁的,会保护艺术)。

六,人类历史是由“旋体”和“反旋体”两个圆锥体构成的,前者代表空间、客观、道德;后者代表美感、时间、主观。

七,世界末日将要到来,基督重临人间主持最后审判。

八,宇宙间存在一个“大记忆”,一切经验、知识都汇集“大记忆”中。

木心先生认为,叶慈的八个观点即使不算真知灼见,也比别的诗人高明得多。他将这些意思表现在诗里,并不是在体系性的哲学说理。

木心先生由着叶慈的八个观点,就着叶慈“贵族政治”的提法,认为叶慈所言“是政见,是理想主义的”,而非真的是什么政治。

木心先生不是政治家,至多算是一个社会观察家,但他对叶慈的八个观点进行的提炼和解读,却让我饶有兴趣,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因此,今天的散记我斗胆将其题目为“木心论政见”


为了保持木心先生的解读原貌,我仅仅缩写了一些,又重新段落了一下,就是为了阅读上的清晰,而不进行任何臆测和评价,也不代表我赞同木心先生的全部观点。


1、叶慈反商业社会。


商业社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