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本我、自我和超我 | 2019.10.21. 第44天 【邂逅弗洛伊德(五)】



晚上入住威兰运河流经的尼亚加拉小镇。第二天早上,我与Airbnb的房东夫妇俩聊天。David先生今年68岁,是一位心理学家,腿稍微有点不方便,但是身板看起来还硬朗。他招呼我从屋子里走出去,一个长条形的大后院,很宽敞。我俩在一对沙发椅上坐下来,很舒适,一杯咖啡,今天的阳光灿烂的很。


我告诉他我为什么会来多伦多,为什么会来到滨湖小镇。他告诉我他为什么会从西部伯灵顿搬到了这里生活,为什么要做Airbnb。我说我去了很多地方,虽然语言没有那么好,但是我愿意去交流,因为我相信人的交流是需要走心的。他听了非常高兴,他从心理学研究的角度告诉我说:人与人之间的交流80%是通过心和眼睛进行的对话,语言仅仅占20%。

David先生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认为与人交流最好的方式是是什么?” 我想了一下说::“就我的个人经历而言,最好的方式就是以可以帮助到他人的方式去交流,最好是不图回报。” 我进一步阐述说:“人与人之间本能的会存在一种戒心,或者说因为曾经,因为过往,一个个经验教训留下了一叠叠的阴影,于是不自觉的会将自己包裹的像刺猬一样。如果用自己的诚意,以知识或者语言帮助到了他(她),便是一种心扉打开的过程,交流便有了意义而且有效。”  David先生颇以为然。他讲了他的故事,包括时常会有一些精神上患有疾病的客人来他这里投宿,他除了给他们以心理辅导之外,并不收取任何费用甚至房费也免了。

我们聊了一个小时,讲各自的故事,讲中国的进步,讲加拿大的好。我说我们都还年轻,如果将前50年作为half life,那么我们都还是孩童和少年或者青年。他听了高兴的笑了。这时,一只蝴蝶在我头顶旋绕,他兴奋的说:“你看,多美的蝴蝶,多美的时光!” 接着说:“我的一个朋友正躺在多伦多的医院里,不知道哪一天就会离开人世。他现在最想听到的就是风声和鸟鸣,最想看到的就是窗户外的蓝天和白云。” “人一生有太多的过往,金钱、地位是一种,但是花儿、草儿、鸟儿,还有蓝天、白云更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且非常有趣,我们不能失去了这些。”

我说:“我的父亲上个月刚刚去世,父亲三次在ICU重症室的样子我永远不会忘记。望着他痛苦和无助的脸庞,握着他因为疾病而扭曲变形的双手,我更深刻的懂得一个人的生命是如此脆弱,脆弱的在疾病或者灾害眼前,根本是不堪一击。但是,生命一代一代人在延续,好像这就是上帝的安排,人类的宿命。如果我们能以一双发现美好的眼睛去发现,去珍惜生活中的一切美好,以平和与赞美的心态去享受和拥抱它,便也是够了。生命的旅程之中,帮助别人,感恩别人的帮助,是一种光荣和荣耀。”

我俩都陷入到了沉思之中,David先生站起身来,带我去到他的书房,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我看了一下封面,是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书。Freud这个词的发音有些困难,女主人Vicki走过来,认真的帮助我纠正这一读音。我见到了我熟悉的三个词汇:id、Ego和 Super-ego,这是弗洛伊德提出的人格基本结构理论,对应的中文词汇是本我、自我和超我。我说:“也许他是对的!”

弗洛伊德将潜意识里的本能视为人类的基本心理动力,认为性本能又是诸本能中最重要最活跃的因素。沿着这一思路,他把人格划分为三个部分:“本我”(id)、“自我”(Ego)和“超我”(Super-ego)。“本我” 按照快乐原则行事,是人格中最原始、最生物性的部分,或者说是无意识和潜意识的能力。“自我” 则参照现实原则,根据实际情况来最大限度地满足本我的需要,属于有意识的能力。“超我”遵循道德原则,为达到完美和理想而孜孜以求。“超我”倾向于站在“本我”的原始渴望的反对立场,而对“自我”带有侵略性。“超我”以道德心的形式存在并且小心翼翼的运动,“自我”时常象钟摆一样在“本我”和“超我”的中间滴答滴答的摇着。



弗洛伊德首先是一名精神疾病科的医生,因创造了“精神分析学”而青史留名,也获得了争议不断。他曾轻描淡写的对一名帮他写传记的作者说:“我的生活平淡无奇,简单实际”。刚刚过去的9月,弗洛伊德去世整整80周年,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 “本我” 、 “自我” 和“  超我”的解读却日久常新。

弗洛伊德最重要的认知是:人类的思想和行为并非受到理性主导,而是受潜意识的影响。他说:“自我”并非我的主人。他的这一观点已受到现代“脑研究学”的证实。行为经济学的理论前提也是非理性,即无意识和潜意识对于人的影响作用越来越凸显,左右着人的行为。而“超我”的存在,才使得“本我”得以向好,让世界呈现祥和的模样。

【未完待续,明天续(六)】



6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