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放放_的个人空间(第79天)


今天晚上,听了一首好听的歌,名字叫做《我们》,歌手的名字叫“暗杠”,说是一位独立音乐人。

歌曲有些伤感,我却听出了我们,尤其喜欢这歌名《我们》。
因为,我也正想说说“我们”。
山东,是一个声名不错的中国省份。
因为孔子和孟子俩老人家的存在,让这地方成了“孔孟之道”的发源地,也让山东人披上了不少文化人的外衣,“憨厚、可靠”也成了山东人的标签。
其实,全中国哪个地方都有“憨厚、可靠”的好人,哪个地方也都有“坏心眼”的坏人。山东也一样。
比如,山东人的官本位思想最严重,似乎也是拜孔孟所赐。
山东的“官”最像官,而四川的“官”就不大像官。这话,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领导说的。
就我个人的身份认知而言,我是山东人,山东算是第一故乡。四川虽是祖籍,却不大敢称自己为四川人。辽宁虽是出生地,但好像是很遥远的过去了。
我的母亲是蓬莱人,二十多年前就过世了。两年前,本来是四川人的父亲,离开了居住了大半辈子的蓬莱,带着一辈子未改的成都话乡音,也去了天堂。原本非常熟悉的蓬莱小城,一下子就变得遥远和陌生起来。
走出蓬莱机场的时候,接机的四弟说:前几天一直下雪,今天阳光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