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李放放_的个人空间(第79天)



今天晚上,听了一首好听的歌,名字叫做《我们》,歌手的名字叫“暗杠”,说是一位独立音乐人。


歌曲有些伤感,我却听出了我们,尤其喜欢这歌名《我们》。

因为,我也正想说说“我们”。

山东,是一个声名不错的中国省份。

因为孔子和孟子俩老人家的存在,让这地方成了“孔孟之道”的发源地,也让山东人披上了不少文化人的外衣,“憨厚、可靠”也成了山东人的标签。

其实,全中国哪个地方都有“憨厚、可靠”的好人,哪个地方也都有“坏心眼”的坏人。山东也一样。

比如,山东人的官本位思想最严重,似乎也是拜孔孟所赐。

山东的“官”最像官,而四川的“官”就不大像官。这话,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领导说的。

就我个人的身份认知而言,我是山东人,山东算是第一故乡。四川虽是祖籍,却不大敢称自己为四川人。辽宁虽是出生地,但好像是很遥远的过去了。

我的母亲是蓬莱人,二十多年前就过世了。两年前,本来是四川人的父亲,离开了居住了大半辈子的蓬莱,带着一辈子未改的成都话乡音,也去了天堂。原本非常熟悉的蓬莱小城,一下子就变得遥远和陌生起来。

走出蓬莱机场的时候,接机的四弟说:前几天一直下雪,今天阳光灿烂。


车子开的很快,导航狗一直提示“减速”。如果换在从前,我一定会批评他,但今天我一句话没说。


吃了两大碗蓬莱小面后,去给母亲、二哥和妹妹上了坟,又去殡仪馆望了父亲,还去拦驾疃新建的公墓看了看。


拦驾疃是我姥姥家所在的村子,母亲等亲人也就随着姥姥,将墓地坐落在了这里。因为靠近城里,整个村子都被拆了,纳入城市规划,盖上了楼房。墓地自然也要全部移到新的地方。


去公墓所在的乡村公路,有一段非常的陡,又因为打了水泥地,刚刚下过雪的路非常滑,好多大货车都爬不上去,甚至往下哧溜,路的两边又没有护栏,看着非常惊险。

四弟的本田车,已经有十多年了,跑了12万公里。他怕我不习山路行走,还是将车开了上去,嘴里一直在嘟囔“这车真皮实”。

我没说话。

蓬莱京鲁船业的王轰董事长是我敬重的老大哥,我们曾并肩豪情满怀过。看到他日新月异的工厂面貌,以及他依然马不停蹄的奔波身影和依然信心满满的工作干劲,真为他69岁的年龄既钦佩又有一些担心。


他的女儿晓丽本来在英国,但也回到家乡,为日益壮大的工厂分忧。

恩军是我的中学同学,政府公务员,非常有能力,也勤勉,帮了我家不少忙。我们喝了一壶茶,聊了会,就挥手再见了。

我儿子的干爸干妈都是烟台大医院的主任医师,算是行业里的大拿。

家宴安排在烟台的古镇古街,非常漂亮。他俩的儿子李放带着女朋友也来了,我熟悉的李放的一位哥们胖刘也来了。


李放的长相憨厚,但却非常聪明,从小就这样,有想法,玩啥都像那么回事。

我记得以前他曾是美国篮球明星科比的铁粉,就喜欢穿科比喜爱的运动品牌和款式。后来有一个挺小众的“转笔”圈子,就是用不同的方法和技巧,用手指来转动笔的玩法。他竟然参赛,还拿了头奖。

从澳洲留学回来后,他迷上了赛车,水平属于赛手级别的,在玩车这个圈子里相当有名气。

因为喜欢,就做起了自媒体,拍摄一些相当有水平的玩车视频上传到网上,粉丝拥趸者数以万计。

我去哔哩哔哩网站看了下,李放放的标签是VLOG领域优质UP主。


Vlog的英文全称是video blog或video log,就是视频博客或视频网络日志的意思。

李放喊我“干爸”,有个啥大事儿喜欢听我说说,还带着特认真和崇拜的眼神,让我挺受用。


大家读到这里,可以点击或者复制一下链接【李放放_的个人空间-哔哩哔哩】

【未完待续,明天续(二)】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2.25第79天)





178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Opmerkingen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