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桑德斯主义是个啥?【世界将向何处去(二)】

作者:张家卫




一、桑德斯现象的警惕


1、序


2020年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过了,其实,除了中国人有庚子年流年不利的说法,世界上的其他地球人并没有这样的梗,他们认为这不过是历史上又一个挺不顺的年,或者认为这是一个转折之年。庚子年结束的日子是2021年2月11日,正月三十。明年是牛年。



不少人问我,如何看待2021年,或者未来数年。我的基本判断未变,即未来已来,最大的变化将是现在业已形成的观念和氛围都将发生巨大变化,我们期盼的就是让这一变化来的缓慢一些,即使是温水煮青蛙,舒服些总是要好过剧变和剧痛。


我以为,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左和右,即全世界的左右道分叉,不仅仅说的是中国。


回顾历史,上世纪初期是有三个主义的,两个左,一个右。两个左是以纳粹为代表的进化人文主义和以前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人文主义;一个右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人文主义。我们一般习惯上称作法西斯主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其实,这样的称呼已经不能完全涵盖其中的内容,至少是变化的内容,但是,为了便于阅读,我还是会主要使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个称谓,也会用左和右的称谓。



以1945年二战的结束为标志,进化人文主义(法西斯主义)彻底失败。前苏联1991年解体之前,社会人文主义与自由人文主义(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一直以东方和西方并存的方式分庭抗礼,互有胜负。其中,1917年俄国的十月革命之后到二战前夕的二十余年,以前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人文主义占据了上风,即使是二战后的冷战时期,以苏联为旗帜的东方社会主义阵营也是未落下风。但是,1991年的前苏联解体,让东方社会主义阵营轰然倒塌。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也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口号,搁置意识形态之争,以美国为手的西方阵营尽管保持警惕,但是也默许了以全球化发展来代替颜色革命。因此,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特别是前三十年,中国人包括世界上的地球人,都以为中国已经变相走了资本主义道路,即行进在通往自由人文主义的右行道路上。


中国第四代领导人的雄心,以及特朗普的上台,让左和右的争斗又摆上了台面,从2017年开始的四年来,以2017年3月份伊始的中美贸易战为发端,到2020年庚子年的新冠疫情为催化剂,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再次与代表着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势不两立,其严重程度甚至超过了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美苏冷战,麦卡锡主义在美国再度尘嚣起来。


左与右的争斗,不仅仅来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与中国的对抗,全世界的国家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等自由人文主义国家的内部也爆发了左与右的斗争,其中,尤以世界老大和灯塔国的美国为甚,让人突然一下子摸不住头脑——“美国怎么了?”



说到这里,我想解析一下美国左和右的前世今生,即美国左派势力的根源和发展,来说明一下当下“左”的势力,真的不容小觑,拜登的胜选有无数的理由去解释,其中,左派力量的支持非常重要。当然,我在这里讲的左和右,与我们原来中国人语境中的左右不是完全一致,最后我会以小贴士的方式做出名词解释。


前面说了这些,仅是简要开了个头,今天时间所限,我仅仅与大家分享美国大选后,即拜登或者特朗普最终赢得选举之后,我的一点思考。重点放在拜登入主白宫后的美国,以及世界。因为,美国灯塔国的地位并没有变化,因为无国可以取代,至少目前。


2、桑德斯主义是个啥?


说起美国的左,我想以一个人物作为切入点,否则,题目太大了。那就是2016年,以“民主社会主义者”身份参加民主党总统初选的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是他将“社会主义”一词带入美国当前社会的公众视野中。



佛蒙特州(State of Vermont )是美国第14个州(1791年加入联邦,闹独立,与加州、德州、夏威夷州并称闹独立洲),它与纽约州、马萨诸塞州还有加拿大的魁北克接壤,人口仅仅60万,以其美丽的景色、奶制品、枫糖浆和激进的政治而著称。


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出生于1941年,比拜登还大一岁。桑德斯是一位民主社会主义者,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名公开宣称信仰社会主义的参议员,亦是近年少数成功进入联邦公职的社会主义者,但他并不属任何政党,故以独立人士身份出现在选票上。但由于加入民主党党团运作,故在委员会编排方面被算作民主党一员。


如果我们回看“社会主义在美国“的近年来的发端,应该从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开始。应该说,从里根奉行的80年代开始的新自由主义繁荣,特别是前苏联1991年解体之后,“社会主义在美国”是没有任何市场的。但是,2008年那一年,以资本主义制度为特征的自由人文主义的正当性和可持续性问题却被时隔80年后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上一次是1929年。其标志性表现是,在美国,关于社会主义的讨论不再被视为纯粹的洪水猛兽,竟成为一种不容忽视的新潮流,拥有相当民意的美国人基础。



然而,“社会主义”这一概念再次走入公众视野,确实源于2016年以“民主社会主义者”身份参加美国总统大选的桑德斯。


桑德斯提出了以全民医保为核心的政策措施,其目标就是致力于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平等的政治主张,宣称要将美国打造成北欧式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桑德斯主义自此成为美国社会一股重要的思潮。


在他的影响下,许多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组织不断壮大,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等一批以“社会主义者”自居的年轻政治明星也应声崛起,给美国政坛增添了许多年轻血液,也提出了绿色新政这样的试图全面改造资本生产模式的具有超越现实意义的政治主张。


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1989年生人,昵称「AOC」,2018年赢得美国中期选举,时年29岁,成为第116屆美国众议院议员,代表纽约州第14选区。她支持民主社会主义,是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组织的成员。祖上是波多黎各人,也被算作少数族裔。2017年特朗普发推特说“如果觉得美国这地方不好,那就回到你自己的地方去”,其中说的四位中,就有她。




2016年美国大选民主党总统初选期间,她曾是桑德斯竞选团队的义工志愿者。


当然,美国主流意识形态对于“社会主义”这一词汇是严重警惕的,彭斯和特朗普在数个场合,包括联合国上猛烈攻击“社会主义”,除了直指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再就是攻击拜登和民主党的社会主义倾向。在政治极化日趋严重的背景之下,桑德斯主义主张的“社会主义”不管披着什么样子的外衣,都会成为各种攻击的活靶子,不但被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右派猛烈攻击,民主党内的建制派也视其为乌托邦主义的再现。

【未完待续,明天续(三)】





584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