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的一堂课(第71天)


武汉的大街小巷很干净,城市笼罩在雾里,应该不是雾霾。


国内的疫情防控虽然一直很严,但一路上看去,虽谈不上车水马龙的喧嚣,却看得出已是万物复苏的景象,孩子们在学校里快乐的奔跑。


与大上海相比,武汉的名头要弱了不少。但是,大武汉也曾经是这样叫的。
大清朝晚期到二十世纪初,武汉曾有“东方芝加哥”的称呼,是当时除上海之外的中国第二大城市。
究其缘由,武汉竟然也是一座移民城市。
1842年的《南京条约》,将上海等五个口岸打开了,到了1858年,《天津条约》又增加了11个通商口岸,汉口是其中之一。1861年3月汉口正式开埠。

英俄法德日五国的租界,沿着江岸排列,至今还保留着上百栋风格各异的近代建筑。
因为海外商业文明的大量涌入,外国的工厂、银行、货物纷纷抢滩,汉口开始由传统商业市镇向近代国际大都市转型。
据史料统计,除个别年份外,当年的武汉外贸进出口额仅次于上海,常年高居全国第二,因此它与“大上海”并列,被称为“大武汉”。
“驾乎津门,直逼沪上”,就是当时的武汉写照。
武汉出来进去的大人物太多了,来武汉过往并留下墨宝诗句的文人墨客也是数不胜数。不过,就我的认知而言,张之洞的贡献和影响要更大、更深远一些。


1889年,张之洞担任湖广总督,借着汉口开埠形成的城市基础,全方位推行洋务运动,他主导兴建的汉阳铁厂、湖北枪炮厂以及汉阳的品牌,至今还让国人津津乐道。
张之洞的洋务运动政策,大大刺激了武汉近代工业的兴起和城市商品经济的发展,也让武汉从一个“码头文化”的移民城市成为近现代中国的工业发源地。
说起武汉移民城市的说法,即使是武汉人也有不同的认知。我问老田,老田摇头说“武汉应该不是移民城市吧”。他们早就将自己认作武汉人,如同老上海人将自己认作上海人,淡漠了1840之后的租界文化。
但是,如果回看当时的历史,实在是开埠之后才形成的“大武汉“格局。换句话说,如果没有1858年的开埠通商,汉口也就成不了后来的大武汉。
因为开埠通商,带动了拥有丰富水域条件的武汉有更多码头的兴起,再加上张之洞后来主导的京汉铁路、粤汉铁路的修建,吸引了大量移民,商人、手工业者、码头工人和铁路工人纷纷进入武汉,把武汉变成了一个移民城市,终成就名副其实的九省通衢。
清代叶调元写的《汉口竹枝词》中就说:“此地从来无土著,九分商贾一分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