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将200万美元一枚 | 2019.11.6. 第60天 【波士顿的遐想(二)】


前几日纽约的时候,闯哥翻出10月18日举办的“美国人工智能与区块链峰会”(AIBC SUMMIT)上的一个视频,美国富豪约翰.麦卡菲正在接受《福布斯》(Forbes)记者的专访。他再次调高了自己对于比特币价格的预期,他认为2020年底前比特币将达到每枚200万美元的价格,而在之前的2018年6月19日,他曾宣称比特币会达到每枚100万美元,时间是2020年底以前。他说:“I WILL EAT MY DICK IF WRONG” ,意思是说如果预言错误,他会将自己的小弟弟GG吃掉!


约翰·麦卡菲是谁?男,现年74岁。他十几岁的时候,知道电脑会中毒,于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闷了两周,硬是写出了世界上第一个杀毒程序,是公认的超级天才型人物。他最早还曾在美国太空宇航局(NASA)当过工程师,1987年创立了McAfee Associates,迅速成为杀毒软件行业的巨头。被称为美国“杀毒软件的鼻祖”,也因此成为美国超级富豪之一。

他从技术行业隐退后,麦卡菲曾陷入涉嫌谋杀、逃税、毒驾等一系列丑闻,被迫逃离美国,流亡到古巴等地。他是一个极其疯狂的人,却屡屡预言得中。2016年他预言比特币价格将在2017年达到每枚5000美元,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疯子,结果2017年12月份比特币最高时候的价格超过了2万美元一枚,让所有人跌掉了眼镜。

前不久的7月6号,约翰.麦卡菲在一艘停靠在古巴港口的游艇上宣布,他将作为自由党竞选人参加2020年美国的总统选举。

写到这里,稍微有点走题,却是我一直想表达的观察和思考。即使在美国,区块链和比特币也不是主流媒体推崇的对象,但是确实有一批像约翰.麦卡菲一样的大牛级坚定信仰者,他们有着苹果乔布斯一般的执著和信仰。脸书(Face book)扎尔伯格最近推出的Libra不仅仅搅动了美国人的神经,也“蝴蝶效应”到了中国。中国方面此时此刻的数字货币公开发布,直言不讳的说是为了抗争即将全球发行的Libra。而扎尔伯格在国会听证的时候,全场竟然有21次提到了中国。我由朗费罗大桥的理工男Jonson的偶遇和“调料罐”想到了区块链和比特币,我也认同世界新财富的未来将会在这一领域展开竞逐。




2017年12月以来,认为当今世界巨头公司们或许会消失的一段视频《Huge Companies That May Soon Disappear》一直在网上热传,Virgin America-Alaska Airlines、ToysRus、Twitter、Google、YouTube等公司赫然在列。其实,我也是质疑这一指责,因为这些大公司一直奔跑在不断创新的路上。但是检查了一组研究数据发现,1955年《财富》 500强公司中有88%已经消失了。 它们或破产,或合并或虽然存在,但已经从财富500强中跌落。 1955年名单上的大多数公司如今都是没有办法找到,或者干脆被遗忘。 而随着公司预期寿命的不断缩短,任何公司或者组织不得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警惕,超越自我成为每一家公司的必须战略选择。

美丽的查尔斯河与印记着无数大牛脚印的朗费罗桥,或许并不像我瞧见的那么宁静。不过,我还是觉得这是一座最值得呆的未来城市。因为,它似乎揣着明白却是依然闲庭信步的智者模样,也可以说是佛系的智者模样。不浮躁,不嘚瑟……


剑桥市虽然与波士顿市隔河相望,并无隶属关系,却是同属于波士顿都市区,如同加拿大的大多伦多区,大温地区一样,不过,并无相应的行政机构。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种地理区划,属于约定俗成的经济文化圈,没有官员。

剑桥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630年,与英国的剑桥还真是有些渊源。最早在波士顿地区定居的英国清教徒在此建立了“纽敦镇”(Newtown),便是想将英国最好的大学教育复制在这里,1636年,哈佛大学的前身“新校”(The New College)在这里创办。居住在这里的都是英国的早期前辈们,置身于荒芜土地上最念想的自然是母国英国,因此他们最热切的期望就是将这里建成跟英国剑桥一样的美国剑桥。 1638年,他们将它改名为“剑桥”,200年后的1846年,美国人将其从镇升格为剑桥市。

2018年9—12月份我在剑桥大学访问学者,散记了也是整整一百天,剑桥给我留下了深刻和美好的印象,包括有缘成为朋友的剑桥人们。Airbnb上预定波士顿房子的时候,看到了剑桥的名字,立即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建伟本来相约波士顿见面,却未能成行,小小的遗憾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