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汪文斌先生的底气(第40天)



汪文斌先生的底气来自于中国海关总署刚刚公布的1-10月份中国的进出口数据。

中国海关总署11月7日发布数据,今年前10个月,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突破30万亿元,同比增长22.2%,比2019年同期增长23.4%。其中,出口17.49万亿元,同比增长22.5%;进口14.18万亿元,同比增长21.8%;贸易顺差3.31万亿元,同比增加25.5%。


刚刚过去的10月份,中国进出口总值3.34万亿元,同比增长17.8%,环比下降5.6%,比2019年同期增长23%。


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中国10月份出口按美元计价同比增长了27.1%,达到3002.2亿美元,超过了市场预期的22.6%的增幅,表明全球对中国商品的需求依然强劲。


彭博社报道称,这是中国出口连续第13个月实现双位数增长。中国海关数据显示,机电产品占今年中国出口额的近60%。服装和塑料制品等劳动密集型产品占18%。


《华尔街日报》称,中国10月份贸易顺差按美元计高达845.4亿美元,同比增加47.5%,创下有史以来的最高记录。


但也有专家注意到8月份以来中国出口数据中的一个现象,那就是出口额高速增长,但是出口货运量却在快速回落。

从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上看,中国出口货运量8月份同比增长3.4%,出口额却增长了20%多。中国出口货运量在9月份的增速降到了1.4%,10月份更是降到了仅仅0.8%的增幅,相当于增速停滞。

数据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不少专家也在解读,我认为主要原因就是出口产品价格的暴涨。

价格指数上升的原因,除了PPI导致终端产品价格上涨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全球各国逐渐恢复工业生产,对中国的机电产品(配件)的需求激增,又由于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爆发严重疫情,导致全球订单回流中国。

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王涵认为价格因素对10月份出口增速的贡献是82%,而9月份更多,达到了90%。

中国出口目前是支撑中国经济三驾马车的主要动力。8月份以来,欧美市场对中国出口的拉动在9月份达到高峰,10月份开始回落,其中原因应该是圣诞订货在10月份就基本结束了。

另外,从进口来看,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在能源短缺之际,中国对煤、天然气进口量价齐升。前10个月,中国进口煤2.57亿吨,增加1.9%,进口均价每吨621.2元,上涨27.1%;天然气9907.4万吨,增加22.3%,进口均价每吨2584.4元,上涨11.2%。


彭博经济研究认为,中国出口的强劲势头将会在未来几个月持续。但随着发达国家经济体继续恢复开放,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可能会逐步放缓。

路透社报道说,"考虑到全球物流及供应链尚未完全修复,分析师们认为短期内延续强劲的中国出口将力挺中国第四季度经济,为宏观政策提供空间。不过考虑到近期中国国内多地疫情的再抬头,疫情防控措施对经济活动形成一定影响,他们预计四季度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将放缓,进一步的财政发力和保供稳价将是政策加码的重要内容。”


我罗列了这样一堆数据,也选取了一些机构和专家的看法,无非是想说,汪文斌先生的底气固然有道理,但是看当下的第四季度以及明年的中国经济。加拿大对中国也很重要。汪文斌先生释放的善意至少表明了一个中国态度,那么,更多加拿大人是怎样看的呢?

显然,加拿大新内阁以及加拿大社会对中国的态度并不十分让人乐观。

9月28日,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参加了加中贸易理事会(CCBC)举办的第43届年度大会。



在关于中国第14个五年计划(2021至2025)研讨会上他做了一个视频发言,他鼓励加拿大企业研究这一新的五年计划、挖掘在华潜力。

他说“任何与中国有业务往来的公司都将从该计划中受益”,“中国经济增长对加拿大经济繁荣有重大影响,无论人们看法如何,中国都不容忽视……加拿大企业需要在忠于加拿大价值观的同时支持加拿大的经济利益,利用中国经济崛起的机会至关重要”。


鲍达民大使在接受中国【环球时报】采访的时候,还引用了南宋诗人陆游的一个经典诗句,表达了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正在好转之中的愿景。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There are high mountains, wilding rivers and you can lost, but in the shade of the willow tree, you can see the bright flowers and villages on the horizon.)

他乐观的认为,困扰着加中关系的“重大情绪问题”(major emotional issue)已经得到解决,两国关系即将迎来更美好的未来。自然,他说的“重大情绪问题,指的就是华为孟公主回国以及两个加拿大人迈克尔回国的事件。

他的声音立即在加拿大社会引起了反对和质疑的声音。

加拿大亚洲风险咨询公司(Access Asia )合伙人乔治·麦克劳德(George McLeod)10月18 日就在加拿大全国性的报纸《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上撰文,批评鲍达民大使“抓住中国机遇”之说的谬误,认为加拿大应该选择经济增长势头强劲且地缘政治风险很小的越南、泰国和孟加拉国。他还建议加拿大尽快协调本国企业离开中国,并逐步增加对华贸易壁垒,收紧签证限制,阻止加拿大人访问中国。

还是这份《国家邮报》11月1日的报道称,在被问及鲍达民大使的言论时,加拿大全球事务部的一名发言人对中加关系的看法并不那么乐观,她声称“我们不能简单地恢复到一切正常的状态”。

就在刚刚过去的10月26日,特鲁多领导的加拿大新政府刚刚宣誓就职。对于中国,新上任的加拿大外交部长乔美兰(Mélanie Joly)表示,她对中国“不抱幻想”,并称“我们保持着高度警惕”。


汪文斌先生以及鲍达民大使的表态,是近三年来,中加关系难得的外交暖语,虽遭遇反对和质疑的声音,但还是让不少人看到了希望。因为,外交就是一个不断打架又不断妥协的过程。单一的“战狼”表态不是外交官们的标准姿势。

撰写《中国对加拿大的经济影响:贸易、投资与移民》报告的加拿大阿尔伯特大学中国研究所的名誉所长戈登·霍尔登(Gordon Houlden)说:“完全基于一个维度的政策是行不通的,无论是人权、贸易、领事关系还是安全政策。”

不过,遗憾的是继包括加拿大在内的欧盟、英国、土耳其、乌克兰、列支敦士登等32国宣布不再给中国普惠制待遇之后,中国也立即以牙还牙,决定对输往包括加拿大等32国的货物不再给予中国普惠制关税优惠待遇,海关不再签发普惠制原产地证书。


以上的互裁举动,从下月的12月1日开始执行。

《中国对加拿大的经济影响:贸易、投资与移民》报告中的预期,以及汪文斌先生和鲍达民大使的良好愿望,会实现吗?这中加经贸还会保持继续增长的势头吗?

屋漏偏逢连夜雨!刚刚过去的11月11号,美国总统拜登又签署了一个《安全设备法》,其内容的核心就是全面禁止华为、中兴设备进入美国。

华为自2018年初撤出美国,当年8月又被澳大利亚以国家安全为由阻击,11月份新西兰政府以“重大国家安全风险”为由拒绝华为,2020年7月英国宣布全面禁止华为参与5G建设,在五眼联盟国家中仅剩下加拿大政府以“等待情报部门报告”为由迟迟未下官方禁令。

2020年,加拿大电信企业扔下了第一只靴子来阻止华为,然后就一直等着美国的最新表态,拜登的这个《安全设备法》一签,估计加拿大要没辙了,第二只官靴也许很快就会落下来,华为在五眼联盟国家里的布局也就全部丢了。华为虽在加中贸易理事会(CCBC)中拥有重要席位,但也于事无补。

虽在中国成都百日行走,却也是一直在琢磨中加经贸关系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因为讲好中国故事,或者说讲好加拿大故事,至少需要一个和和气气的氛围,否则,谁还会听故事,烦都烦“球”去了。


《中加经贸关系的机遇与挑战》一文,本来是想写一些让人开心的消息,却又捣鼓出这么多的变数,而且越写越长。但无论如何,看到在加拿大拥有重要影响力的加中贸易理事会,在这关键时刻,出台了这样一份用数据说话的【报告】,至少让中国人认为加拿大是一个聆听不同意见的国家,也让加拿大人看到中国对加拿大很重要,中国移民对加拿大也很重要。

【未完待续,明天续(三),连载五天】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1.14第40天)


今天文字的大题目是【中加经贸关系的机遇和挑战(二)】








26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Yorumlar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