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几个人会认识三毛(第28天)





前些天,我去一趟重庆。去了三毛出生的地方-黄桷垭。三毛六岁以前的快乐时光就是在这里度过的。


我记忆中的三毛书,一直是与琼瑶的爱情故事纠缠着。那时候喜欢琼瑶的浪漫要多一些,后来才明白三毛的真实和洒脱更会让人着迷。

因为与三毛的侄女天慈(Jessica)是温哥华的好友,便知道了更多的三毛故事。又读了她写的书《我的姑姑三毛》,对于三毛的情感不知怎得,慢慢的竟然多了不少亲人的感觉。

三毛的侄女天慈(Jessica)

1991年1月4日,三毛因病去台湾的荣总医院手术,却以自己的方式永远的离开了尘世,将自己的生命定格在了47岁。一晃竟然三十年河西了……

三毛在她生命结束的前一年,严格的说来,是前一个季度,1990年的深秋,她回到了重庆,也是她一生中的唯一一次。据说她在自己出生和儿时欢快的黄桷垭老房子周围转悠、看了很久,但没说一句话。

后来的不少人来到黄桷垭,希望能寻到她的痕迹,还原一下她三十年前的内心旁白,自然是各说各话。当我走进老房子里面的时候,望着三毛的自画像,觉得有些亲切,比真人要美,但是我的脑袋也是空白,不知道在想什么,却也是不想说话。


三毛的黄桷垭老房子,就位于今天的重庆市南岸区的黄桷垭老街,从街中央的一个拐角转进巷子里,还要绕两道小小的弯……


当年的时候,南下的货商,会从海棠溪码头下渡,再经由黄葛古道上山,因为重庆山城的山路崎岖陡峭,人困马乏的时候,货商们就会在黄桷垭垭口歇脚饮马,黄桷垭老街的名字就由此而来了。

我们没从黄桷垭垭口进来,而是循着百姓的老巷子转悠,虽然少了山路崎岖,巷子却着实窄的很,也不知道转了多少道弯儿,走了多少坡。一路打听着,总算寻了道路。老君洞道观的门口,一家叫做“香啊啉”的小店,吃了双皮奶,喝了甜水豆花,老板和老板娘用浓重的重庆方言,笑嘻嘻的与我们聊了三毛的黄桷垭老房子,聊了小店的生意。


今天的黄桷垭老街,商业复古的气氛明显多了不少,但是175栋历史风貌的建筑掩映在其中,还是可以窥见斑斑驳驳的年轮沧桑的——第一个提议筹办重庆大学的李奎安老先生的故居、孔祥熙家的孔二小姐开办的孔香苑、1896年设立的“大清邮政重庆邮局”,还有静庐、张京营寨、高玉林茶堂、贵州商会馆、天顺祥商铺等等,重庆人刘晓庆的艺术陈列馆也放在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