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哥(二)2018.11.28

昨天黄昏时辰,波哥陪我去Avon河边散步,莎翁小城转转,波哥说:“英国酒店资产的配置,不仅仅是资产升值,最重要的是现金流回报保持了正数。”我分享了我对于英国投资策略的看法,波哥深以为然,笑着说:“我正是认真阅读教授的剑桥散记,因此才不远万里跑来取经啊!”我们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Avon河里面的天鹅是成群成群的,剑桥康河的天鹅是成双成对,不知道哪里才是意境应该有的模样。于是我想,景色或者景物都是美的背景存在,而人才是主角,心仪的人在哪,哪里就是最美的风景。

晚餐的时候,波哥带我去了一家河边泰餐厅,两杯酒下肚,自然聊得最多话题就是我们的6人组,不,现在是7人组了,后来加上了70后的秋涛同学。茫茫人海,以十年作为度量单位,我们庆幸一路同行,彼此没有辜负初心,还算优雅从容的行走于并不平静的江湖。



“投资这一行很残酷,很煎熬,有时需要长时间的等待,投资就是马拉松。做公益源于很简单的初心,能让我们快乐,能感知我们真正的朋友,能开阔我们的社会视野,找到平衡。投资和公益这两个频道的切换看似不相关,其实是正相关。风和资本正逐渐把马拉松、读书和社会影响力投资作为公司文化的组成部分,有激情、有责任、有担当。” 波哥用他一贯的激情语言讲着他的新故事。

十年来,波哥先后做了多项捐赠和社会影响力投资,其中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公益创新研究院便是因为他捐款1000万元而成立的。即将到来的12月份,在新加坡,风和资本和波哥的QINMING公益基金,支持了一个以“极限与梦想”为主题的公益体育影展。波哥说:“我们希望用马拉松和挑战极限的精神激发新加坡年轻人的创新活力!”

今天早上,我俩早餐之后便再度走过Avon河上的桥,去与莎翁握握手。莎士比亚故居是一个值得去的地方,英国是一个世界级名人璀璨的地方,但是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的威名无疑是名人之中的泰斗级人物。



莎翁故居二楼左侧的房间入口处,站着一块磨砂玻璃制作的展示牌,上面说了这样一件事,即中国明代剧作家汤显祖1598年创作的《牡丹亭》,描写了大家闺秀杜丽娘和书生柳梦梅的生死之恋,这一创作与莎士比亚(1591-1595)年创作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有一比。东方和西方两个世界,文明不同,文学或者说文化造诣原本并不差上下,工业革命之后的路径选择却决定了后来的世界文明谁主沉浮。这一比较是台湾人与英国大学合作进行的研究,非常有意思的对比,耳目一新。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这句话是莎士比亚戏剧《哈姆雷特》第三幕第一场中,哈姆雷特王子一段对白的第一句。故居中的大屏幕演示墙中不停的轮回播放着莎士比亚的名句,这一句最为抢眼。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我说:“在英国,这是每一个普通百姓,无数次要问自己的问题。而在中国,这只是少数所谓哲学家或者精英才会问的问题。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应该无数次问自己的问题!”



中午时间,Mike开车,波哥送我回到剑桥,我带着他简单的走了走我常走的路线:经济系建筑、东亚系建筑、古典系建筑、达尔文学院、王后学院和国王学院、老鹰酒吧……金光闪闪的“时间吞噬者”和集市广场的咖啡餐馆。待回到我的小屋庭院内的时候,我看了下手表说:“下午三点半了,我们一起渡过了整整30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