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动物们(第79天/2020) 【孔家庄的文化随笔(三)】

为什么选择凯维尔村镇作为孔家庄的地址呢?




好多人问这样一个问题,我也问过我自己无数次。在天鹅农场的日子里,望着外面美丽但是过于寂静的蓝天、白云、树和鸟,还有那一望无际的农田,我最相信的就是“缘分”二字,如同一切美丽的遇见一样。



凯维尔村镇是朱晓鸣大姐在八年前,因为当时的村镇主任(相当于中国的县委委员兼乡镇长)Jack的推荐以及热忱,而买下了村镇里闲置的若干地块。用朱大姐的话说,就是一股子冲动,冲动来自哪里?就想着在这片沃土上,毗邻着天鹅农场建一个中国文化村落。




五年前我们相识的时候,就聊过这事,朱大姐为这事也没少的跑和游说,但是都落空了。其实,落空的理由也简单,因为就投资而言,三年内是不可能获得回报的,或者说五年八年都难。但是,在我们中国人的字典里,投资如果没有回报是很难说服自己的,哪怕说的是慈善和公益。




我也是这样的观点。但是,当“缘分”二字灵光一现的时候,一切就变得简单。朱大姐以八年的时光,只是想做一个冲动但是并不太简单的事儿,但是她一直在坚持的耕耘着。另外一位重要的人物是孔庆存先生,他是孔子第七十三代传人,为人亲和、热情,像极了孔子的“仁”和“义”,其他的缘分便是身边彼此惺惺相惜的小众大家了。





其他的原因,我在温渡传媒美佳做的《一个新家的梦想》视频上说了很多,比如:产权明确、村镇规模不大不小、建制村镇、多元文化氛围、政策支持、国际环境、战争威胁、投资额度可控等。



如果说“缘分”第一,排在第二的原因就是情怀,一腔普通中国人的祖先文化情怀。



那一天,我与肖丽和沈晖又去了一次凯维尔村镇,这一次是去拜访收养流浪狗、流浪猫的一对年轻人,还有去探望一下村镇里的坐地户邮局大妈老两口。肖丽想的细心,特意在里贾纳市内买了一家台湾老板限量制作的甜甜圈面包带过来,作为礼品送给他们。

这对年轻人叫做Matt和Amber,我之前认真攻略过凯维尔,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