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淌着奶和蜜的地方(第24天)

作者:张家卫

《我过了一个犹太新年》(三)



Gady院长以自己的家庭为例,讲述了犹太人的历史,讲述了以色列建国的历史,认为以色列就是犹太人的国,是亚洲的中东国家,国家应该更重视中东犹太文化的传承,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移民秉承更加开放的政策和态度,让以色列变得更好。

来到以色列短短的数周,并没有感受到媒体上炒作的那些冲突和战争威胁,我也没有带着这样的命题去寻什么答案,反而是以居民的方式生活其中,有一搭没一搭的与遇到的人聊天,或坐在一旁看他们聊天,看他们步履匆匆或者安逸的晒太阳、读书、打电脑、打电话……,去感受他们的情绪。


我发现,事实上,人类是共情的,偏见是人类的固有特质,民族性是每个人无法抛弃的、信仰一样的存在。管理不好,就是民粹,管理好了,就是促进人类文明进步的融合动力。

管理好民族性的偏见,首先来自于个人,其次来自于国家和宗教。个人的偏见纠正靠的不仅仅是知识,最重要的是视野和一颗会思考的脑袋,而国家和宗教的偏见纠正,最主要的影响因素是价值观,即是不是认为“人人生而平等,不分种族、国家和宗教”,换句话说,就是“包容”。

无论是历史的看,还是现实的看,这一命题是如此之难,也难怪那么多人要去信上帝、信佛祖或者去信类似意识形态一类的东西,其实都是回避这一种叫做“包容”的普世价值观。

不过,世界走走停停,总是往前的,就像上帝给予犹太人的磨难,让摩西带着200万人出逃埃及,却兜兜转转了40年,才终于到了上帝说好的应许之地-迦南。


迦南,指的是地中海东岸的沿海低地,是一個古代的地名,上帝说这是一个“流淌着奶和蜜的地方”,大致相当于今日以色列、西岸和加沙,再加上临近的黎巴嫩和叙利亚的临海部分。

有一个笑话,说是摩西听错了上帝的口谕,上帝说的是“Canada”,摩西却听成了“Cannan”。真的是一个笑话,上帝那时候应该还不懂英文,不过,无所不能的上帝为什么会不懂英文呢!

顺着这个笑话,我就去查了下加拿大的历史,看看有没有可能摩西真听错了。

根据考古结果显示,早在24,500年以前,加拿大育空北部的蓝鱼洞穴(Blue fish Caves)就已经有人类活动的足迹,而安省境内的旧克罗平地(Old Crow Flats)也是早期加拿大人的定居点之一。加拿大的早期人类就是原住民的祖先。

按着犹太历法的算法,上帝创造亚当和夏娃的时候是公元前3760年。按照这个时间段来看,加拿大这地儿早就有人类存在了。其实,世界上好多地方都有人类了。不过,当时,没加拿大这名儿,好多地方也都没有今天这名儿。

上帝造人这事,犹太教义中确定的日子与考古学有太大的分别,我们就各说各的,不做评判。

有关加拿大原住民的历史验证当然还是要靠考古发掘,据说类似中国古代文献《山海经》等对一些海外远土的描述,是不是与加拿大有相似之处,目前还处于待核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