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窝里的放纵

作者:张家卫


6:(1-4):坚定不移的推动者:假如快乐是人的生存目的和核心,而那个能够带给别人欢乐的东西是被紧紧守护在最深处的秘密,那么此刻,他们已经是坦诚相见了。汉克对达格尼说:“我们没有任何精神上的追求或品质,追求的只是物质的东西,这是我们唯一关心的。”他的面孔上没有任何负疚的愧色,有的只是不折不扣的自信带来的平静。

张家卫的解读:全国最好的工程承包商艾迪扔下了一堆很大笔的合同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如同当年伟大的音乐天才哈利凭借曾经饱受世俗非议的“哈利协奏曲”而终获巨大成功之后,悄然消失如出一辙。但是,达格尼的使用里尔登合金钢建造新铁路线的计划,却少了一位最具创造力和执行力的合作伙伴。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德安孔尼亚终于让美国人明白了什么是“覆手为雨”,墨西哥的富铜矿将被政府收归国有的“谣言”成为现实,所有的投资人包括他自己的1500万美元瞬间化为乌有,大投资者吉姆、沃伦等的损失惨重,塔格特运输公司的墨西哥铁路线由于副总裁达格尼的前瞻性以及武断决策免受重大损失,尽管这一功劳也被她的哥哥总裁吉姆窃取,但她并不以为然,因为结果是最重要的。

吉姆的烦恼和不安似乎代表了相当所谓主流社会企业家们的部分表现—董事会上的慷慨激昂,化“臭烘烘”的决策于避实就虚、嫁祸他人却依然可以凸显自己英明的表演,居然代表股东利益的英明董事们都信了,其实原因特别简单,因为他们与吉姆类企业家都是一样的算盘,就是如何继续糊弄股东和民众,继续坐稳他们的位子,继续下一单的赌注。而私底下,人性的原始本性是无法泯灭的,白天的谎言和担心谎言被戳破的恐惧只能借助夜晚女人温柔窝里的放纵来缓解,但是发泄之后却是继续无聊的惆怅和谎言继续…..

标榜为保护铁路工业利益的“国家铁路联盟”成立了,他的目标就是以公共事业的根本原则,保证个体服从整体工业的利益,每个成员都要服从多数人做出的决定。议事的规则是“反狗咬狗条例”,就是投票的时候谁也不许看谁,以保证投票的公正性。“这个联盟是组织起来对付谁的呢?”我的眼前一下子浮现出来无数的“高大上”联盟或者协会,“他们是保护谁呢?”安.兰德的故事展现的场景就是吉姆总裁正好借助墨西哥富铜矿的危机(他和他的盟友们刚好损失了一大笔钱)成功阻止了最有竞争力的凤凰铁路公司的崛起,将他们列为破坏联盟的人,从而夺回了因为他们的无能和腐朽已经失去的铁路市场份额。


达格尼和汉克.里尔登因为创造最好发动机和金属合金的理想,从对手似乎在本章节成为了语境相同的人。美丽气质的达格尼突然发现他并非完全传言中的“无赖”和“自私”,而是一个值得尊重的灵魂,一个堪称对手的人,是他们共同事业的坚定推动者。他说:“达格尼,无论我们是谁,正是我们推动了这个世界,而且,正是我们要让它渡过难关!”


说到这里,不知道你会想起了谁?“谁是约翰.高尔特?”是不是想起了那个面目绝算不上英俊,甚至有些扭曲的“Trump”总统和那句至今都让人半信半疑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2017/4/1)

【明天继续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