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熟悉的仿佛就是昨天(第92天)



钱先生是中国高铁建设的贡献者和见证者,我看了【中国日报】2013年时候的一个报道,题目是《默默奉献的高铁领航者》。【提要】中说:

中铁二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钱振地,从九十年代开始从事高速铁路无砟轨道研究,先后主持承担了铁道部八项(仅有的)“完全自主创新的国产化无砟轨道试验段”研发制造重大科研项目,并荣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十余项、国家级工法十余项,获得专利百余项。
与钱先生的见面,是由他的老同学Doris Ma引荐的。会面的地点在成都温江,一个叫做【紫气凌霄】的小区,中式风格,园林式建筑,钱先生退休后开办的公司就在这里。


中国铁路系统的改革发展,是伴随着一大堆与“中铁+数字+局”有关的更名进行的,我是外行,真搞不大懂。

感同身受的是以前最难买的当属火车票,要买个卧铺一定是要托关系走后门的。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大概就是从有了高铁之后,突然发现,铁路系统也开始做广告了,买票开始像买公交车票一样的容易。

其实,无论啥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买啥都变得容易了,一般不用再托关系走后门。

钱先生与我讲述的高铁发展史,我听了进去。其核心要义,一是中国的高铁发展坚持了实事求是的发展原则,是在原有铁路网的基础上升级改造,采用先进的无砟轨道技术发展中国的轨道交通,没有去走磁悬浮列车的发展道路。二是中国的高铁发展凝聚了从上到下铁路人的智慧和汗水,非一个人的功劳,而是一个团队的齐心协力。

说起钱先生退休后的生活,他说一直就没有停歇,而是将精力更多的放在无砟轨道技术的进一步研究上,希望可以发挥余热,在更广的范围内造福中国社会和百姓。


他跟我描绘了一个乡村振兴的图景,就是采用无砟轨道技术,将高铁引入到乡村中去,让城里人可以便捷的去到乡村,也让乡村真正的与城里链接起来,将高铁线变成观光线,将乡村变成一个又一个的新景点。

他说中国有50万个乡村,如果百分十的乡村通了高铁,那就是5万个新景点。如果将开始的目标设定为百分之一,则就有5千个村落受惠于这一计划。

我聊聊数语,只能说个梗概。

言及技术难关以及经济效益方面的测算,钱先生胸有成足,表示正在向目标努力的路上。

钱先生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充满信心,认为无砟轨道技术在更广范围的应用,将为中国经济带来新的巨大推动作用,拉动中国的投资和消费,实现真正的乡村振兴。


樊建川先生是四川宜宾人,是一个传奇人物。我知道他是因为他的民间博物馆事业,还有他大胆将国军抗日将领的历史放进博物馆,把文革的历史也放进了他的博物馆。

他的建川博物馆坐落在安仁古镇,与刘文彩的【刘氏庄园】毗邻,也因此让安仁古镇有了“中国博物馆小镇”的称号,是中国博物馆协会授予的。


从成都驱车40多公里,个把小时的路程。我去了建川博物馆,参观了场馆,也见了樊建川。

樊建川先生送了我一本他口述写的《大馆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我最初是开发房产的,但是被外界熟悉却是因为我的抗战文物收藏特别是建川博物馆聚落。从1978年到2008年,在改革开放的30年时间里,我从一名普通的解放军战士到一名军校老师,再从一名政府官员成为一名房地产开发商,最后又成为了一位博物馆馆长,我的每次人生角色的转换都是和改革开放的时代大背景紧密联系的,都是改革开放的时代变迁在我身上的缩影。我喜欢收藏文物,也包括自己人生各个重要时期的实物,我这30年的人生故事和思想变革都可以浓缩在一件一件的实物之中。


樊建川先生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曾经多次入选胡润富豪排行榜,又因为曾经的政府官员身份,也受过不少的诟病。投身于博物馆事业之后,也有不少人质疑他的动机和哗众取宠,没少翻他的老账新帐。

不过,去到他在建川博物馆的办公室,见到他本人,还是与印象中的樊建川大相径庭。

印象中的他应该是温文尔雅的儒商或者是翩翩风度的学者风范,没想到他的嗓门很大,说起话来也像机关枪一样。打开大屏幕,说起他的系列博物馆未来规划,豪情满怀,颇有“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气魄。不过,举止言谈间,非常有感染力。

同坐的有著名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王辉耀教授以及钟小平副主任,也是频频点头。


参观建川博物馆的过程,还是给了我不少的震撼。

“文革”展馆让人内生悲切。走在包含国军抗战将领在内的抗战人物群雕之中,让人唏嘘和感怀。


看了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回顾展,熟悉的仿佛就是昨天。


拾阶而上,去到了一展馆的屋顶,上面放置着不少熟悉人物的雕塑,我记得有厉以宁,还有莫言。


1978年,安徽凤阳小岗村18位农民以托孤的方式,立下生死状,冒着极大的风险,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按下了红手印,创造了“小岗精神”,也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这十几位农民与生死状的合影也展示在屋顶。照片上的他们大多笑呵呵的,我想应该是后来补拍的模样。


屋顶上,有一个可以旋转的大大正方体,四个立面画着樊建川本人的“喜怒哀乐”不同表情,我试着将正方体转动起来,悟出了一副活生生的“四面人生”——好有创意的樊建川!


我与樊建川先生交流了“环球飞行第一位中国公民-陈玮”的事迹,相约如果可能,把陈玮的故事放进博物馆,让更多的中国人听和见。


萧敬腾是歌手,我是不追星的,知道他的名字完全是因为媒体上的娱乐八卦。

萧敬腾被称为“雨神”,因为“他走到哪里,哪里就会下雨”。尤其是每逢他的大型室外演唱会,筹备数月,开唱那一天,一定会倾盆大雨,让无数粉丝尴尬不已。

听说萧敬腾在成都开了一家【傅面面】面馆,就着去逛逛成都最高档的商业圈-国际金融中心的心气儿,乘着夜色就去了,光怪陆离,大品牌林立,俊男靓女也多,成都的夜景还真是一流,现代的与古老的柔和在一起,竟然一点也不觉得违和,反倒会有一种时空穿越的兴奋。


【傅面面】的面不错,味道好,量也大,我还忍不住的点了一堆的小菜,想不长肉都难。与门口的萧敬腾广告像来了个自拍,怎么看我也不像个粉丝的模样。


【未完待续,明天续(四)】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2.1.10第92天)【中国好故事(三)】




406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תגובות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