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新院士(一)2018.12.12

说起英国的大学,则无论如何绕不过牛津。牛津的名气和成就自然丝毫不会逊色于剑桥,而且论辈分,剑桥正儿八经的是牛津的儿子。800年前,因为牛津大学的一些学者与当地小镇居民的一次纠纷骚乱,死了人,一帮牛津的学者吓跑到了剑桥小城,才有了后来与牛津齐名而且闻名遐迩的剑桥大学。在英国,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常常被合称为“牛剑”。论年代,牛津大学至今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



英伦百日,我不仅仅没有栖居牛津,更没有成行过。好多人觉得纳闷,觉得我这“第三只眼”的观察如果缺少了牛津,又怎能称得上是“英伦百日”呢。去是一定要去的!我常常说,百日行走的就是一个机缘,不是走马观花式的“上车睡觉、下车尿尿,碰到景点赶紧拍照”的游客。我除了栖居的地点之外,一切其余的景色除了心中惦记便全都相信机缘巧合。如果错过了,也就错过了,如同人一辈子“生命列车”,要么就是错过左面的村庄,要么就是错过右面的牛羊。


我的百日行走,只有内心的追问,没有使命。只有因为机缘而遇见和看见,没有谋求任何权威的结论描述。我只走给自己看,走给有缘同行同喜同悲的人看,与无缘的人无关。



牛津的位置与伦敦和剑桥处于一个类三角的地形,因此并不是一个可以顺道前往的地方。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2017年的时候,在牛津大学附近投资880万英镑购买了一个占地15英亩林地的英式庄园,作为北大汇丰商学院的牛津校区,引起不小的轰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温哥华校友会也有此意奉献母校,因此我此行英国是有意拜访的,但是种种原因没有成约。不过,该牛津校区的其中原委和历程倒是了解的不少,比如牛津大学曾经流传着一个内部邮件,称“此牛津校区与牛津大学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最欣赏的《人类简史》、《未来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也是牛津的学者,本来有一次机会相见,却又由于时间不凑巧擦肩而过。不过,那天逛伦敦唐人街,我发现了一家也叫“光华”的书店,买了他的新书《今天简史》,如获至宝。书贵了些,但是值得。



首控集团是一家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的公司,掌门人席总当年是中国复旦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后来便下海经商,曾经在汽车零部件行业四两拨千斤,叱咤风云。再后来,涉足金融服务业,成就斐然。终究没能忘却教师的情怀,2016年将业务重点转型到了教育领域,以投资并购的手法快速扩张集团旗下的教育版图。


首控集团网站上的介绍:首控集团以教育投资为基石,金融服务及教育运营为支撑,三驾马车并驾齐驱,有机互动,打造【教育运营+金融服务】双轮驱动的教育产业运营及投融资平台。


来到剑桥之后,便听说了席总的名字,说是正在牛津读书,学习与教育有关的领导力课程,但是因为我也没有去过牛津因此便只能隔空相望了。上个月的一个下午,天下着雨,还不小,孝俊教授给我电话说席总来了,正在一家名字叫做“Architact”的酒馆喝酒呢。我跑过去,山南海北的神侃一通,同道中人,心得体会基本如出一辙。



席总也是总保持着一脸笑容,有企业家的神韵也有学者的儒雅,彼此懂得了故事便是一见如故了。席总邀请孝俊教授和我前去牛津大学,参加12月5日的新院士聘任仪式。我这才知道他因为对牛津大学哈里斯·曼切斯特学院(Harris Manchester College)的突出贡献和对教育的独特理解,被该学院授予了院士头衔,12月5日是学院为他举办的新院士聘任仪式。


收到了哈里斯.曼切斯特学院发来的邀请函,牛津大学的日程便因此而确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