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命不凡的特朗普先生

作者:张家卫


矗立在曼哈顿40大街的特朗普大厦,就是“理性”与“成就”的物态象征,其器宇轩昂的外部身姿与奢侈豪华的内部装饰,没有丝毫精神与价值的成分,充满了资本主义的物欲气息。特朗普大厦虽然有形似哥特式教堂的高耸尖顶,但它并不通向上帝,只是人所创造的“客观”成就。这正是安·兰德哲学最欣赏的。她讨厌一切主观的、宗教的、乌托邦的元素,理性也罢,成就也罢,都是客观的物态所在,可以为独立于人的意志与价值偏好的客观效益所度衡。


特朗普大厦

安·兰德自认为是美国资本主义的崇拜者,但她的哲学与英美式的经验主义和清教徒的宗教精神相去甚远。她来自于俄国,继承的是欧洲大陆的理性建构主义传统,是欧陆启蒙运动释放出来的理性狂人,对人的理性极端自信,相信能够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规划能力,为天地立法,重绘世界蓝图。

资本主义是一种最彻底的世俗意识形态,以工具理性的自大,排斥一切乌托邦,无论是来自激进的社会主义理想,还是保守的基督教传统。安·兰德不相信各种神魅,她以极端的无神论姿态,对各种她称之为神秘主义的乌托邦左右开弓,今天激烈批评社会主义、福利主义,明天痛斥上帝与基督教。她反对一切宗教,因为她有自己的世俗宗教:美元教,诚如《星期六晚邮报》当年讽刺的那样:“兰德小姐堪称自由企业的圣女贞德,只是用美元代替了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