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况(第82天/2020)



萨省12月份的天,即使是太阳高照,气温还是低的。到了夜间,温度会降得更厉害些。


萨省房屋的保暖与其他省份有所不同,盖房子时候需要特别的资质和材料保证。屋里屋外,像隔着世界似的,倒也是一番气象。华企会的陈会长正在研发一款建筑保温材料,说是要捐赠给孔家庄的首期垦荒者,心意倒是温暖满满。

我已经窝在天鹅农场数天了,前些日子时常雪花飞舞的场面不见了,天气有点干冷。每天的中午我会坐在窗前望着外面发呆一会,想象着对面林子里那些白尾鹿怎样了?会不会冷呀这样的无厘头问题。

偶尔的时候,天空中会飘下来一些小雪粒,但是微小的如同针尖,也是白白的,如雨线一般,却并不连成线,因此也算是洋洋洒洒,却忽地一会来了,忽地一会走了,搅动着情绪。

朱大姐说的红狐狸,我也是一直未见其尊容。麻雀们的叫声也少了,偶尔看它们会飞过来一下,也不知道它们去哪里躲寒了。每当夜幕拉上的时候,天刚摸摸黑,马厩旁边的芦苇丛那边就会传来一阵阵狼嚎的声音,此起彼伏,天冷了,它们的叫声倒是越来越敞亮。

那一天,我摸着黑,拿着高光的手电筒,去寻这个叫声,但是当我快走到栅栏的时候,叫声就停了。端着手电光照过去,一大片黑魆魆的芦苇丛,什么也看不见。我知道芦苇丛的中央有一个小水塘,或许狼们也是逐水而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