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狼孩”机器人 | 2019.10.30 第53天 【与AI机器人同行(二)】



2019年的多伦多行走计划,关于AI的检索是百日当中魂牵梦绕的一个题目。东部美国之行,除了纽约,便是要去波士顿,探访AI的大本营之一麻省理工学院(MIT)和殿堂级的高等学府——哈佛大学。我无意于去观摩更多的AI项目,或者说去拜见更多的AI专家,我只希望以佛系的心态问一问浸染在两所顶尖大学的AI教授或者研究者两个问题:1,You Tube上的AI机器人视频都是真的吗?2,未来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AI机器人会取代人类吗?

与James Tracy教授的见面是老朋友Bean女士促成的。James教授是一位拥有深厚教育背景的学者,对于AI在教育和医疗领域的应用情有独钟,是波士顿大学领域的知名人士,曾经12次去中国,是中国人的老朋友。

James教授的头衔很多,与AI有关的是他从2017年开始以创始成员的身份担任马萨诸塞州MassRobotics未来工作委员会的联合主席,与哈佛大学的Tony Wagner教授、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的Anant Agarwal教授、麻省理工学院的Erik Brynjolffson教授、Julie Shah教授等一起共同担任美国国会议员塞思·莫尔顿(Seth Moulton)创办的Assembled Future of Work Advisory Committee顾问委员会的成员。

我们的见面约在波士顿著名的Legal Seafood餐厅,正坐落在一片大湖的旁边,虽然外面下着小雨,但是餐厅的生意却是火爆的很。

James教授首先聊了他对于AI机器人的理解,他认为AI机器人的研究和应用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技术上的突飞猛进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一种常态,并以AI在教育和医疗领域的应用为例说明了AI帮助人类大幅度提高技能的场景和实践。就远程手术治疗的可靠性问题,我们针对5G或者说6G的技术实现也进行了交流,结论是现实坎坷,未来可期。

James教授说正与《今日美国》高级编辑Greg Toppo先生合著一本书,是关于AI /机器人技术对就业和教育的影响,2020年初就将由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出版发行。我饶有兴致的询问了其中内容,看得出James教授对于AI的未来充满信心,而且观点非常正面。他兴奋的描述了书中写到的一个AI场景:如果人类老师将15名一年级的孩子放到了教室里,交给了一个AI机器人老师,然后人类老师消失了……二十年后遐想一下将会发生什么?

我说:会不会是15个类似“狼孩”的人类“AI机器人?

其实,会有若干的可能发生,问题是这样的场景实验究竟会不会真的发生。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在与麻省理工学院(MIT)Media Lab 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柯嘉同学交流的时候,提到了James教授的这一AI场景。柯嘉的回答很直接,认为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场景,因为按照他们的试验,即使是假定教室、教材、教师、作息等场景一定,以五年级的小学生教育为例,AI机器人根本无法达到人类五年级小学生的水平。非常简单的道理,老师与小学生之间的交流,不仅仅是语言,还包括丰富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等等,老师通过眼睛观察便可以给出最合适的批评或者鼓励,而AI机器人的交流便显得太机械甚至是根本没有办法寻到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要领。

柯嘉说,更何况小学生成长的场景不可能是在特定的教室场景之下,家庭、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人类成长的轨迹并非仅仅是学校教育,某种意义上来说,家庭和社会扮演的角色要更大一些。AI机器人只能起到辅助的作用,替代人类老师的道路还远着呢!



我接着问:“如果畅想一下,AI机器人取代或者说超越人类的时间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或者更远一些?” 柯嘉回答说:“机器人不会取代人类。如果非要说预期,那就是没有预期,因为这是一个impossible的问题!”  “机器人,不要叫人,就是机器,比如以前的电脑出现,是一个东西,就好理解了。电脑的时代,人类也担心会被失业和被取代,事实上是代替了很多场景,促进了人类的进步。AI和机器人与电脑是一样的东西。”

我追问道:“如果AI机器人被坏人操纵,变成了不完美的智能机器人,会不会对人类造成颠覆性的破坏?” 柯嘉沉吟了一下说:“有这样的可能,可以实现半人半机,即人类的大脑不变,但其他部分被机器了,即被装备化了,它们会超过人类。如果是坏人,就会产生颠覆性的危险。”

【未完待续,明天继续(三)】



6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