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还在,王妃却没了 | 2019.11.28 第82天 【印象纽芬兰(五)】


圣约翰斯城市的五天,下了两天的雨,晴了两天,另外一天是半晴半雨,反正是没有雪。爱斯基摩人模样的出租车司机说“五天之内一定会有一场雪”的经验或者说是天气预报落空了。尽管交通出行没有带来雪的不便,却让我这原本一脑袋的“冰天雪地”失望了不少,竟然一片雪花也没有看到,我大包小包带来的厚衣服更是没有派上用场。



后来了解了一下,纽芬兰这地方也是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大西洋的海风起了调节气温的作用,冬天不太冷,夏天也不算热。当然,与美丽的BC省相比,因为少了落基山脉的天然屏障,因此海风吹过来的时候,有点硬,温度虽然不低,但是会让人有一种风扎的刺骨寒冷。至于大雪纷飞的浪漫景象,似乎还是多伦多来的更勤快些。

袁鸿租了一辆车,我们先是去了海港,寻到了我9月份《散记》中写到的加拿大英雄泰瑞.福克斯(Terry Fox)起跑的地方。1980年4月12日,正是在这里,泰瑞.福克斯将他的义肢浸了一下大西洋的海水,开启了“幸福马拉松”的长途之旅。



我们又去了加拿大的最东端 Cape Spear,辽阔的大西洋尽收眼底,风很大,却更显纽芬兰岛的沧桑和历练。这里修筑着炮台和碉堡,放眼向海上望去,这是英国人进入纽芬兰的必经之航道,圣约翰斯的战略地位可见一斑。Cape Spear也常常被认为是美洲大陆的最东端,岛的山坡上立着一座建于1836年的灯塔,说是纽芬兰最古老的灯塔。80年代中期,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亲自跑来为标记着“Cape Spear”的这块石头揭的幕。王子还在,王妃却没了。Cape Spear还在,辉煌也没了。

Cape Spear 石碑上立着一个招牌,上面写着 “Bergs,Birds and Whales” 。意思是说,纽芬兰这地方三大特色,就是冰山、鸟和鲸鱼。寒冬腊月的季节里来,时间又短,是没有办法去完全领略了。更何况与我而言,属于心中有景便是风光无限的那种人,让我有个地方发呆就是最好的景色。我信奉美好的景色和人物任着机缘随遇而安、席地而居,因此并不会有太大的遗憾。认真翻阅了一下旅游手册,算是打卡纪念一下。

说纽芬兰有3,500万只鸟,是北美的海鸟之都,鸟多得根本不需要什么望远镜,近在咫尺,竟然有提示说需要带把伞,为什么?怕被鸟粪淹没了,也是搞笑的推介,推荐春夏之际正是观鸟的好时候。纽芬兰也是一个观鲸的好场所,每年有1万头鲸鱼在纽芬兰附近海域出没。观鲸可以乘船、划船或者简单地沿着海岸行走就行。五月底六月初是纽芬兰看冰山的最好时节,太早北极的浮冰可能还没有融化,太晚了冰山就可能化得无影无踪。纽芬兰西北角和拉布拉多海岸线之间的海峡,被称作“冰山走廊”。看冰山的方法也是可以乘船去看、划船去看或者沿着海岸线行走观看。看了半天攻略,我觉得好像还是开着车沿着海岸线走就行,碰上就碰上,碰不上就自己读书、写字和喝冰山啤酒。如果想忘乎所以一些,就开一瓶冰山水酿造的当地威士忌,一定会手舞足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