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现实版《复仇者联盟》已经来了

【张家卫按语:4月22日下午的“三点半咖啡“,张璐做客云上演讲,获得点赞无数。应大家要求,工作室将演讲整理成文字,与Laura助理一起认真校对完成。我发送短信给张璐说:“今天开始连载,因为太长啦,三万多字!不过,听者反映热烈。特别是在疫情之下,可以从另外一个视角看世界未来,大大鼓舞了小众人群!”从今天开始,我将冠以不同标题,分九次连载完成,以飨小众读者】【今天为连载四】



人工智能赋能给人

首先第一个主题要讲的就是人工智能,其实也是我们已经存在60多年的一个概念,为什么现在我们看到人工智能进入到一个快速应用的阶段,是因为进行了那么多年的基础技术的研发,现在真正到了很多技术应用的一个阶段,所以我们看到人工智能可以在各个领域进行非常好的效能提升的应用,同时也可以在特定领域通过依托于这些高质量的海量的数据去体现人工智能的优越性。其中有一个行业对于人工智能的应用是最佳优质的,那就是医疗行业。

可能大家会看到很多人工智能做的其他应用,比如工智能助手、人工智能预测,但是那些应用很多时候会让用户觉得人工智能比较笨,并不能够真真正正的去展现人工智能的优越性。但是在医疗领域,由于医疗领域确实无论是加拿大还是美国,存在很大的效率低下的问题,但同时又拥有海量的、高质量的医疗数据。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海量医疗数据的基础上,人工智能就可以发挥出非常大的优越性,无论是通过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在医疗层面上,如影像,机器人的应用、手术机器人、人体外骨骼,都有非常大的快速的一个应用,而且整体的概念是通过人工智能去给医疗的各个服务提供方去赋能,而不是替代。

我们会看到更多的医生去结合人工智能技术,护士去结合人工智能技术,让医生和护士变得更聪明。而不是去替代医生和护士,让一些传统的医院可能不需要更新他们的医疗器械,去通过人工智能技术的赋能,让他们的检测结果更加准确,也更加智能化。

超人类之纳米机器人和脑机接口

下面讲几个可能是大家听到比较少的新方向技术,首先第一个方向就是纳米机器人,大家可能听到比较多的机器人是工业机器人或手术机器人,但是纳米机器人在人工智能和医疗领域结合中,是最可能去变革而带来很多新应用的一个方向。可能光讲纳米机器人,大家觉得这个概念有点形而上,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比如我看到的一个小型机器人的应用团队,做的是胶囊型机器人,就是把一个纳米机器人折叠好了之后,放到一个我们平时吃的胶囊里,病人将胶囊吞到肚子里,在胃部胶囊会融化,然后里面的机器人都会跑出来在胃里走来走去,这个时候它就可以做一个无损手术。

设想一下,比如说有一个小朋友不小心吞了一个纽扣电池,然后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通过纳米机器人在胃里锁定到电池,捡起来之后,移到大肠。通过人正常的排泄的手段,从大肠排除出去。这就是纳米机器人一个更加高维度的应用,真的到了一个纳米级别的话,它的应用就会更加的变革性。

另外一个概念大家可能听的比较多,就是脑机接口。在过去这几年马斯克也就是特斯拉创始人,他一直在宣传这个概念,其中一家公司叫Paradromics,是这个行业里面做的技术最好的公司。就像平时心脏有心脏病的时候,放一个支架一样,他们就是在脑内重新搭一个桥,让脑神经递质可以去进行传递,以便去修复脑损伤,增强脑功能。他们现在已经做了很多年,在很多动物实验上已经获得了成功。同时由于它可以去进行重建,除了修复脑损伤、修复脑的功能之外,还可以作为一个脑子的接口,把大脑传递的信息进行翻译,传递到远程的计算机上,也就是我们平时在科幻电影里可以看到的,从你大脑里面提取存储你的记忆,拷贝你大脑内部的信息。

除此之外的话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它不仅可以作用于病人身上,还可以作用于正常人的身上。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对于病人来讲是修复脑损伤,那么对正常人的话,我们每个人大脑的神经元数量都是固定的,有了额外的纳米机器人的纳米纤维的神经元,我们是不是可以处理信息更快,也就是通俗意义上讲的更聪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有了脑机接口,我们将来有机会可以让我们的“电脑”大脑变成一个超级大脑、超级电脑,然后和云端相连,和计算机相连,从而进行更好的信息上传和下载。所以这是脑机接口的一个非常好的也是变革性的一个应用。

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方向,就是靶向。对于很多医疗的,尤其是癌症相关的治疗,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靶向治疗,怎么样可以实现靶向制药和靶向递药?把药品可以靶向的去递送到癌细胞身上去发挥它的功能。如果你想靶向,你必须需要一个小的发动机定向地去输送这些药品,而这个发动机只有用纳米机器人可以做到。还有包括DNA隐形等等,这些都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通过纳米机器人而带来的这种变革性的下一代创新技术。

除了刚才讲的纳米机器人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向,生物信息学的发展。我们通过互联网时代将我们个人的兴趣爱好和社交圈进行了数字化,但生物信息学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通过技术将我们的生理信息进行数字化建模,数字化转型,再搭配以现在最新的另外一个技术叫微流控技术,就可以以更好的形式去把我们日常的生理数据和一些疾病相关联去达成。

比如说像癌症、心脑血管疾病,甚至一些脑部疾病的早期检测,这个概念非常重要,技术发展也非常重要,我们现在所追求的已经不单单是通过医疗创新和新的技术去让我们人类活到120岁,更重要的是怎么样以一个高质量的生命状态去活到120岁。我们经常讲活到120岁的很重要一点是你最后10年怎么过?是躺在床上,还是可以出去旅游去工作?这和疾病的早期诊断就相关联,如果说很多人得到癌症是在中晚期才被检测到的,即使最后治疗成功,身体也受到了不可逆的损害。但是如果在未来我们可以像检测感冒一样,很快速的检测到非常早期的癌症,这个时候进行治疗和对身体的一个修复是非常快速的。

经常大家会说攻克癌症,癌症是很难被消灭的,因为我们身体永远都存在着癌变。但是如果我们现在通过生物信息学技术进行持续的诊断,不是说一个时间段的诊断,而是持续性的身体监控和诊断,再通过微流控技术,微流控技术是一种新型技术,可以把单个的癌细胞在癌细胞刚刚出现的时候,从所有的细胞中分离出来,我们就可以在癌细胞刚刚出现的时候进行非常早期的诊断。包括像一些非常难诊断的小细胞癌,比如说白血病或帕金森,都可以在非常早期进行诊断检测,进行个性化的治疗,可以把它的存活率从现在的存活率提高三倍甚至10倍以上。

我这边列出来的两个机构,一个叫PARKER INSTITUTE,帕克也是 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他所捐赠的一家专门用于癌症免疫治疗的机构,现在也重点在推进下一代的生物信息学和微流控技术的发展。另外一家公司叫MISSION BIO,也是旧金山的一家公司,现在也是在微流控技术和生物信息学结合。针对小细胞癌检测做的最好的公司之一,小细胞癌就是我刚才讲过的,如白血病,还有肺癌。如果你有听到说周围有人得肺癌的,很少会听到说这个人是肺癌早期,一般听到的都是中晚期,就是因为作为一个非常难攻克的小细胞癌,肺癌很难被早期检测,但现在由于MISSION BIO的技术,他们可以进行非常早期的肺癌检测,存活率已经至少可以提高三倍。

柔性电路和人体外骨骼

除了刚才讲的这两个方向之外,还有一个非常新的方向,也是无论在个人层面,还是在工业层面,会有大规模的变革,这就是人工皮肤技术的发展,或者用学名叫flexible electronics,就是柔性电路。给大家举一个更加形象的例子,实际上就是怎么样把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电路,比如手机里面那些硬帮帮的电板变成柔性的。现在最新的技术也是斯坦福一个非常有名的女院长做的,她把它做成人的皮肤的样子,基本上就像一个邦迪可以贴在你的手上,但是上面所有的传感器非常轻薄,这样的传感器,它不仅可以检测温度、湿度,就像你的皮肤一样,去检测周围各种各样感应,各种各样参数的变化,很重要的一点,它也可以像你的皮肤一样去进行自愈,就是说如果你在你的柔性传感器上划了一刀,它可以自己慢慢的长回去。

所以从这样的一个角度,大家就可以理解柔性电路的发展,其实对于未来我们无论现有的电子产品,还是未来我们和世界交互的方式,都会有巨大的一个改变。我刚才提到说在我们上一代的科技创新里面的话,我们已经做了一个改变,就是用我们的手指尖作为和世界交互信息的一个界面,去触屏、去感应世界,然后去获得信息。

但是如果柔性电路、人工皮肤大规模推开的话,相当于我们的身体上各个方面都可以变成和世界交互的一个平台,同时还可以获得进一步的延伸,把我们的身体通过柔性皮肤、人工皮肤进行一个延伸,这是对于人的方向的一个改变。

另外的话就是人体外骨骼的一个形态的改变,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美国系列英雄电影《复仇者联盟》。如果大家有看过的话,其实你会发现好莱坞它对于很多科幻电影的设定是与现实中科技发展是与时俱进的,尤其再加上好莱坞在洛杉矶,与硅谷和旧金山也是非常的近,所以很多时候娱乐行业它对于技术的敏感度也很高。大家如果仔细想一想,在复仇者联盟里面的非常重要的角色就是钢铁侠,它最早出现的时候,他身体的那一套机械战甲也可以算叫做人体外骨骼机械战甲,它是硬邦邦的,每一个器械都是像我们现实看到机器人一样是硬邦邦的这种器械。但是在最新的两集里,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他的这一套机械战甲已经向人工皮肤一样是贴合身体去延伸的,然后所有的界面也可以是在贴合身体的这种柔性电路去展现。之所以他们有这个变化,也是因为在我们现实世界里面,柔性电路和人工皮肤已经进入到了非常成熟的商用阶段。

除了这些,柔性皮肤和人工皮肤还给我们带来了另外一个非常好的应用,就是软体机器人。大家讲到机器人,可能第一反应就是硬邦邦的机器人,或者说硬邦邦的一个机械手,很难想象有一个硬的机械手去抓住一颗跳动的心脏,在心脏上面做手术。但是有了人工皮肤之后,我们可以通过用人工皮肤去包裹这种硬邦邦的机械手,而同时在人工皮肤上仍旧拥有非常多的传感器,可以去接受数据,所以你就可以想象到现在有很多应用是这种软体机器人,去完成上面说的心脏手术,或者替代人手去采摘草莓,蓝莓等易碎的瓜果蔬菜,这些都是人工皮肤软体机实验给我们带来的新的一些应用场景。

当我将今天题目命名为“现实版《复仇者联盟》”的时候,我的眼前浮现出两个场景,一个是张璐描述的超级装备武装下的电影人物,一个是现实世界中代表着正义或者非正义现实人物的张牙舞爪。

一股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量从宇宙魔方中出现,还带来了邪神洛基,他带走了宇宙魔方。六大超级英雄—“钢铁侠”史塔克、“雷神”奥丁森、“美国队长”罗杰斯、“绿巨人”班纳、“黑寡妇”罗曼诺夫和“鹰眼”巴顿组成的“复仇者联盟”应运而生。他们各显神通,团结一心,一次又一次战胜了来自外星的邪恶势力,保护了地球的安全。

无论前方将遭遇怎样的后果,幸存的复仇者都必须在所有剩余盟友的帮助下再一次集结,以逆转新邪恶的所作所为,彻底恢复宇宙的秩序,重新创造希望。

电影中的情节或者人物关系无论多么复杂,我们总会厘清。现实世界中的真相,却总是谜一样的存在。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让更多的真相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和不知所措。

2020年【环球大讲堂】跨年演讲,我的题目是《行者真相三十年》。其中,我引用了《星球大战》(Star War)中的11个片名故事来说明人类的过往、当下和未来。我说:

“如果我们从星球大战的科幻中去寻找未来三十年的我们,我们现在处于什么阶段呢?是新希望,还是原力觉醒。我觉得是原力觉醒…… 即《阿特拉斯耸耸肩》小说中的亚特兰蒂斯峡谷已经不再沉默,而是要拯救世界的时刻!

原力是什么,就是“爱”!

【未完待续,明天续(五)



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コメント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