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虾先生来剑桥2018.12.8

皮皮虾先生,因为开有一个著名的个人公众号“皮皮虾”(虾为繁体字),笔耕不辍,文章颇有风骨和深度,因此拥有不少“骨灰级”的粉丝,算是大号。


皮皮虾先生中国南京大学本科毕业,后美国求学安家去旧金山而硅谷择业长居了。典型的理工男形象,从事的行业是今天正如日中天的生物医学领域,为海外华人服务的官衔是硅谷华人生物科技协会会长,但为人沉稳,谦虚谨慎。夫人十几年前因病仙去之后,便独自一人上照看老母,下拉扯一男一女两个娃儿,硬是上做到了养老送终,下教子有方,一对儿女双双品学兼优,先后被世界级名校录取。我阅读了他2015年8月8日写的一篇文章《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刚一开头便已是泪流满面。



这一次,皮皮虾先生来英国,便是来探望刚刚进入牛津大学的女儿。


我与皮皮虾先生的相识时间不长,却是神交已久。我曾经以读者身份阅读过“皮皮虾”的文章,对于“皮皮虾”的名字颇有好感和记忆深刻,而皮皮虾先生通过好友相传知道我栖居硅谷百日百篇的故事。临行英国之前,我再去硅谷,硅谷食堂的Alan秘书长邀请我做一场“小众行为学研究基金——影响力投资”的分享,有幸结识皮皮虾先生并一见如故,相约11月份英国见面。


皮皮虾先生果然如约来访,尽管是来探望女儿,顺访一下尚是新友的我,但是一大早从牛津乘汽车、地铁和火车一路辗转来到剑桥,我不仅仅很期待,也是心怀感激。


我们整整呆了一个白天,剑桥的风景我已经熟悉了不少,对于第一次来到剑桥的皮皮虾先生来说,我这个客串导游算是称职的。我最大的印象和收获便是与皮皮虾先生的聊天,因为他也是一个勤于思想和身体力行的人,我们自然有很多共同语言。他算是认真阅读《剑桥百日散记》的读者之一,因此不仅仅有深刻体会,而且给了我不少中肯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