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的资本主义将如何终结(2)10/27/2017 (第42日)

那么传统行业就会让消费者享受二次分配或者三次分配吗(剔除税收的再分配因素)?比如福特汽车,首先这是一个制造业的产业链,需要大量的工人,而工人阶级是工业社会保持稳定的最主要力量,也或者说是工业社会财富的主要生产者和贡献者。公司有负债,就需要银行等信贷机构的整个产业链,公司有销售,就需要有配送等物流系统的整个产业链,公司需要资本,就需要到金融市场上去发行股票,大量的股民就可以从中获得公司业绩增长的利润......而福特汽车的大规模生产或者技术进步,可以直接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物美价廉的汽车,消费者从中获得了福特汽车的降价让利,而汽车厂商之间的竞争,更是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选择。


如果按照我上面罗列的基本脉络,似乎果然验证了雅尼斯.瓦鲁法克斯的观点,即科技新巨头的崛起,在将传统制造业巨头抛在身后的同时,也将资本主义经济的内在矛盾更加显著的暴露出来,即追逐股东利润最大化的原始动机和工人地位急剧下降的现实,财富越来越集中在极少数的超级富豪手里。美联储主席耶伦曾经警告称美国财富不均的情况接近百年来的最高水平,财富越来越集中于一群离美元印钞机最近的1%的人手中。


我查了查,持有类似观点的人竟然真的不在少数,而且包括了世界范围内的很多有影响力的人物,比如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0月22日刊发题为《英国商界领袖对资本主义现状提出批评》的文章,英国一些顶尖商业领袖对资本主义现状提出尖锐批评。目前,比较有影响力的著作应该是德国社会学家沃尔夫冈.施特雷克撰写的《资本主义将如何终结》(How Will Capitalism End? )这本书,作者还在今年的1月 5日撰文《资本主义深陷系统性困境》并发表在中国的人民日报上。


我们这些天来都世在通过硅谷这样一个全球瞩目的科技高地来观察科技的未来,没有人会怀疑硅谷的科技成就和巨大的未来贡献力,跟没有人会怀疑当今世界正在步入信息时代,而信息时代的特征就是信息产生价值的时代。信息社会与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最大的区别,就是不再以体能和机械能为主,而是以智能为主。而我们已经耳熟能详的"工业4.0"概念就是指以智能制造为主导的一场工业革命。因此,从这些个意义上来说,Google和Facebook的公司运营模式恰恰是体现了这样一场革命的特点,我们似乎更应该回答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好趋势与现实的关系问题,而非简单的否定他们。


同样是英国《金融时报》的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说:"与其说《资本主义将如何终结》做了一个令人信服的预言,不如说它发出了一个警告。施特雷克指出了一些令人不安的趋势,这是正确的。然后20世纪的历史表明,在不受我们控制的力量面前,我们并非注定成为受害者。我们可以选择更坏的环境,也可以选择更好的环境。我们应该选择后者。"


如果我们可以带着学习的态度去看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就会知道他们指出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战争危机、生态危机,距离我们的现实并不遥远,至今仍深刻影响和左右着世界的稳定与发展。可以说,几乎所有的当代西方左翼学者和政治家关于资本主义终结论的研究,都是在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结论做新的诠释。与此同时,马克思也曾通过"两个必然""两个绝不会"的论断指出,虽然资本主义面临种种难以克服的弊病,但当取代资本主义的物质条件成熟之前,资本主义不会走向终结。这一结论应该是科学的。



6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