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远足"印象12/19/2017(第95日)

如果请张艺谋也来拍摄一个《硅谷印象》,我想肯定拍不出中国杭州、丽江甚至海南海棠湾那样的秀美和销魂。因为这里的山水尽管本地人充满了自豪感,但是如果让我这个外地人说说,那就是除了阳光和海值得称道之外,其他的景色虽美,但与之"科技之巅"的内涵相比,就真的像硅谷那条南北动脉101高速两侧的绵延山丘和秃岭一样,除了敬畏,其他的就不敢苟同了。 上个周末,临别硅谷之前,受Mercy总医院的David医生之约,从Palo Alto一路向北、向东,驱车两小时穿过了奥克兰、伯克利、康科德、安条克到达著名的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市,稍作停留,领略了首府的简约和庄严之后,继续蜿蜒山路两小时前往此行的目的地—著名的Lake Tahoe(太浩湖)风景区,享受周末时光,感受硅谷之外北加州的风光旖旎和广袤土地。再就是用David医生的话说:"离开硅谷远一些,跳开科技看看北加州的风光,踩一下加州的首府土地,闲聊神侃一通,再喝些小酒,也许会增加更多关于硅谷的灵感。"我深以为然,何况仅仅就加州而言,我实在是太井底之蛙了! 著名的太浩湖,在我这里其实很不著名,因为我来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感谢Google地图,让我可以清晰的标出了它的位置和路线,实地闲游之后,再有David医生这个好导游,便渐渐的图景清晰了起来。世界上的很多事,其实都是这样,著名或者并不著名,如果不是声名远扬或者臭名昭著,基本上就是在一个小众人群里面传播,或好或不好,热爱或者喜欢就是著名。

这太浩湖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大湖,据说其清澈程度绝对不输夏威夷的MAUI岛(反正我也没去过)。清晨,我们去湖边转了转,清澈倒是清澈,但是最可爱和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一对对游水的鸳鸯。湖很平很静,晨风略显凛冽了一些,阳光很光亮,这些个鸳鸯倒显得很受用和自在。其中一对鸳鸯表现的甚为抢眼,五颜六色的光线之下尽情的秀着他们自己的恩爱,嬉戏缠绵,湖面上荡出了一圈又一圈好看的波纹,自然,恬静,充满诗意的浮想联翩。 太浩湖有两个挺大的特色:一是位于加州和内华达州的交接处,一条不大的大街将两州豁然分开,比如:西面的属于加州,就不允许赌博;而东面的属于内华达州,与著名的拉斯维加斯属于同一个州地,自然就是允许赌博,这边酒店的大堂立即显得色彩缤纷很多,游客明显就要多了很多。二是这太浩湖属于高山湖,查了查,是北美最大的高山湖,平均湖深501米,意思就是说这湖是坐落于群山之间,而非平地一个"大水坑"。 太浩湖的湖面长35公里,宽19公里宽,湖岸线116公里,面积490平方公里,被四周群山环绕,高山自然有雪,因此这地方最为著名的便是冬季滑雪胜地,1960年冬季奥运会的主办地便是此处。当我们徜徉小镇捡拾硕大的松果、路边小馆墨西哥早餐、螃蟹龙虾自助大快朵颐,还有太阳落山瑟瑟发抖之后的路边小店购物,突然觉得这里像极了温哥华的威斯勒小镇,顿时有了很多的亲切之感。我也不自主的想起了中国北方哈尔滨的冰雕之旅、伊春松林之间的小木屋,还有大连雪野湖好吃的蚬子和那些个寒冬腊月的温馨岁月…… David医生是中国恢复高考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