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社会身份|《午夜降临前抵达》读书分享



在皇宫门前,我碰到了一个匈牙利小伙子。他穿着短裤、T恤,戴着棒球帽,推着一辆山地车,正领着三个美国游客参观。


我走上去和匈牙利小伙子攀谈起来。他叫捷尔吉,是布达佩斯理工大学建筑专业的学生。


我问他做导游是不是利用业余时间打工赚钱,他笑着摇头。


“我属于一个城市讲解俱乐部,”


他说,“我们俱乐部的宗旨是推广匈牙利文化,为外国游客提供免费讲解。”


他告诉我,现在很多旅行手册上都有他们俱乐部的介绍,只需在网站上注册,告知希望讲解的景点,俱乐部就会派人与游客接洽。


“你是骑山地车来的?这是你们俱乐部的风格?”我问。


他笑着说:“不,骑车是因为我属于另一个俱乐部,一个骑行俱乐部。”


“这么说你加入了不少俱乐部?”


他颇为自豪地告诉我,这是现在布达佩斯人的时尚:加入某种俱乐部,获得一种社会身份。


“一种社会身份?”


“比如我们加入了骑行俱乐部,我们的社会身份就是‘骑自行车的人’。因为这一身份,我们就有了某种相同的观点和诉求。随着人数的壮大,我们就会要求政府为我们提供相应的场地,或者在修路时考虑到我们的需求。”


“除了骑行者的身份,还有什么身份?”


“很多,我们每个人都希望拥有一个主业之外的身份,一个公共层面的身份。”


我看着捷尔吉,觉得他不像在开玩笑。透过哈利·波特似的镜片,他的眼睛闪烁着诚恳的光芒。


他描绘的“社会身份”让我感到吃惊。


一个国家的年轻人如果都以拥有“公共层面”的身份为荣,那么这个国家无疑是充满希望的。


阅读上面的这个小故事,我的眼前浮现出捷尔吉年轻的身影,我就在想,以“社会身份”为目的俱乐部组织,恐只有在民主国家才可以实现,因为“社会身份”的集合会产生影响力,尤其是对政府的影响力,这是集权国家所不愿意看到的。


我将这个故事推荐给了华人传承与未来基金会的青年汇,希望他们可以依此组建若干的俱乐部,使得“社会身份”这个词成为他们努力和奋斗的目标,那就是让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愿意在此获得他们不同的“社会身份”,成为华人融入当地社会的星星之火。


【传承与未来读书会】第195期推荐阅读《午夜降临前抵达》—刘子超


2023.8.29

张家卫

34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