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祈祷(第65天)

作者:张家卫



圣殿山(Temple Mount)的名气,不仅仅在耶路撒冷,即使是在全世界,也是声名显赫。


圣殿山上金色的岩石圆顶,则是耶路撒冷最美的风景。最美的耶路撒冷图片,一定会有岩石圆顶的金光。



犹太羊皮卷《塔木德》里说:“上帝给了世界十分美,九分给了耶路撒冷。”


我说:“上帝给了耶路撒冷十分美,九分给了金色的岩石圆顶。”


世人又说:“世界若有十分哀愁,九分也在耶路撒冷。”


我说:“耶路撒冷如果有十分哀愁,九分在圣殿山。”


住在耶路撒冷已经不少日子了,却一直没有去圣殿山,但我会在无数的地方停住脚步,遥望圣殿山,遥望那座金色的岩石圆顶,默默的说些心愿……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岩石圆顶都会金光闪闪,透着美,也透着哀愁。



我没有去,就像小时候衣服兜里的糖果,总是想把最好的那一颗留到最后,每天拿出来看看,终于小心翼翼的含在嘴里,让那份舍不得的甜慢慢地融化,入心、入肺。


上午,我去了西墙,这已经是第五次去西墙了。



在西墙广场入口处的旁边第一次排了长队,见到了好几拨犹太孩子成人礼的欢乐,走过不算太长的木制廊桥,登上了圣殿山,与近在咫尺的金色岩石圆顶合了影。



圣殿山是美的,不仅仅在于它的美貌,还在于它的神性。


岩石圆顶常常被误解为清真寺,可它不是清真寺,因为没有清真寺的功用,它是伊斯兰教的圣殿。



岩石圆顶不仅仅有地标式的金质穹顶,走近了看,八角形建筑覆着精美的花纹,还有与古兰经文相搭的蓝色系彩釉陶砖,开着一个小门,可惜不让入内。



穆斯林相信岩石圆顶内的那块淡蓝色巨石就是先知穆罕默德夜行登霄的出发地,他与天使加百利一起,到天国去见真主安拉,骏马腾空时,将岩石蹬出了一个马蹄印,现在看着就是一个大凹坑。



中世纪十字军东征占领了耶路撒冷,这里是他们的驻地,还曾被用来当作基督教的教堂使用,他们认为这块岩石是上帝用泥土捏成人类始祖亚当的地方,是世界的基石。


按着犹太人的解读,这块岩石是亚伯拉罕把儿子以撒献给上帝用过的那块石板,这里还是耶路撒冷第一圣殿、第二圣殿至圣所的遗址。



所以,犹太人祈祷的时候都要面朝着它,死后也要朝着它的方向。


圣殿山是哀愁的,不仅仅在于哭墙的存在,还在于它的饱经风霜。


在以色列王国时代,大卫王开始准备建殿的材料,到了公元前960年,继位的所罗门王在这里建成了第一座圣殿,成为犹太人祭拜上帝的场所,也成了犹太民族的象征。可是到了公元前587年,新巴比伦王国的尼布甲尼撒二世摧毁了耶路撒冷,也摧毁了第一圣殿。


公元前539年,波斯帝国推翻了新巴比伦王国。波斯王古列让犹太人回耶路撒冷重建圣殿,第二座圣殿于公元前515年终于完工。


可是,第二圣殿的辉煌一直到公元前37年才开始显现,是因为大希律王对圣殿的扩建,我们今天看到的第二圣殿模型,就是出于大希律王的当年贡献。


好景不长,公元70年,耶路撒冷又被罗马帝国的提图斯将军攻陷,第二圣殿随之被毁,仅留下西边的一道围墙——哭墙,圣殿里的圣物全数被掳往罗马。


今日意大利古罗马广场上有一座大理石凯旋门,正是罗马为纪念提图斯的丰功伟绩而建的,名字就叫提图斯凯旋门。


Gady院长说他去罗马,曾经亲自去寻了这个门,拍了照片,凯旋门上的浮雕纪录的正是犹太人被罗马人驱赶着,将战利品运到罗马的场面。


Gady院长 拍摄

第二圣殿被焚毁后,罗马帝国曾在圣殿遗址上盖起了一座罗马最高神祇朱庇特的神庙。


到了公元637年,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帝国兴起,他们占领了耶路撒冷之后,在圣殿遗址上建了一座奥马尔清真寺,就是今天的岩石圆顶圣殿,旁边又建了一个阿克萨清真寺,就是伴着金色圆顶的那个银色圆顶。



阿克萨清真寺直到今天依然是穆斯林敬拜的地方,外人不让进。


圣殿山的哀愁,在于其沧桑,在于其至今为止依然是世界上最具争议性的宗教圣地之一,圣殿山长期以来是巴以冲突的焦点所在。


在1948年到1967年约旦统治东耶路撒冷期间,以色列人不得进入耶路撒冷老城。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以色列从约旦手里夺回了耶路撒冷老城的控制权。


根据约以两国当时达成的和平协议,圣殿山的管辖权仍归约旦,治安权则由以色列方面控制。


因此,圣殿山的领地属于穆斯林,犹太人不被允许上去,只能在西墙祈祷,把现在的西墙变成了一个露天的犹太会堂。



非犹太人的游客允许上去,但每天有着固定时间,来晚了就关门了,而且由于穆斯林节日、忌日的规矩多,说关门就关门,因此去圣殿山可不是一个说去就去的旅程,需要提前查阅开门时间,而且通常是赶早不赶晚。



我去圣殿山,是因为要再去西墙,再去给上帝送个纸条,送去我对挚友的祈愿。




围着岩石圆顶转了一大圈,又在圣殿山的橄榄树边坐了良久,看着圣殿山的美,回想着圣殿山的哀愁,突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情绪袭来,来来往往的人们像是在天国行走的影子,我可以看见他们,他们看不见我……



前些天写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写了橄榄山视野里的墓地群,还有圣殿山和金光闪闪的岩石圆顶……现在,我就在这里,不知道我此刻是在墓穴里,还是在上帝的天国。


人群中,我仿佛看到了你,看到了那些离我而去的至爱亲朋,他们无声的走着,每个人脸上都泛着笑意,我可以看见你们,你们看不见我……



想起身去拉住你的手,却发现圣殿山上的人们忽然就喧哗了起来,一位穆斯林的女老师带着一队穆斯林的孩子们徐徐走来,画面很美,就像我们小时候的模样。



恍惚间,突然听到有人吆喝,原来是时间到了,圣殿山的中午要十一点关门,游客们都要离场。



进来圣殿山的时候,见到了两道安检门的以色列警察和军人,出去圣殿山的时候,门内是巴勒斯坦的警察,门外是以色列的军警。



他们虽然都荷枪实弹,可是表情却都很轻松。



我就在想,上帝的样子,是不是也像他们,手里掌握着生杀予夺的权柄,却是一脸的慈祥。



我又在想,上帝肯定不是这个样子,是想成为上帝的人类才会装出这副模样。



极端团体的犹太人认为“第三圣殿”一定会被再次重建,地点就在圣殿山。



信上帝的人挺好,生与死都有上帝罩着,哪怕不得不承受更多的颠沛流离和生离死别。


我也祈祷,希望上帝可以看见。可是,祂没有看见。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1.7 第65天)

402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コメント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