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邓巴数字 | 2019.12.18. 第99天 【加拿大的哈特公社(三)】


哈特公社的起源可追溯至16世纪,如果以这个时间为始点,则已经有了近500年的历史。如果按照1874年到达美国纳达科塔州落地生根算起,则有140年的历史。这是一个流亡德国、奥地利和瑞士部分地区讲德语人的后代群体,实行凡物公用。因为小众,因而封闭;因为信仰,因而始终不离不弃。这样类似的北美流亡群体历史上并不鲜见,但是一直坚持公有制的却是唯一。

观察哈特公社的组织模式,我们注意到一个很有趣但也很令人思考的现象,就是哈特公社的每个集体农庄一直坚持不超过150人的上限,拥有的土地面积也始终保持在平均1万英亩的规模,走的是极小众的生存和发展路线。由于这种细胞式的不断裂变,从1874年落地美国至今已经在北美产生了462个哈特公社的村落。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是独立于主流社会之外,坚持特立独行的习惯和操守。

在交通和通讯如此发达的现代世界,这种特立独行至少从常识上看是有问题的,但是就结果来观察,似乎因为这样的特立独行和坚守,才使得他们得以在各种复杂的生存环境之下获得了生存,并且得到了发展,保持非常好的延续。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样的特立独行和坚守,哈特公社会有今天的神秘面纱之下依然生机勃勃的生存状态吗?

我所致力于的小众模式研究,其根本意义不仅仅是小众产生的动力和土壤的研究,我更关心的聚焦点是小众如何实现引领,并被大众认可,形成可不断复制的增长模式,从而使小众具备更广泛的商业价值,最终实现小众崛起的目标。纵观哈特公社的前世今生,哈特人的集体农庄创造了小众模式(当然有其产生的特殊土壤),也实现了被我们这些大众的认可,但是其模式除了自身坚守可以复制之外,在哈特公社或者说这个社群之外,是无法复制的。

尽管哈特公社的生产业绩已经让世人瞩目,比如,加拿大的哈特公社,仅占有1%的农场土地,却生产了全加拿大三分之一的肉蛋、牛奶、粮食等农场品供应,其中牛奶的供应更是占到了整个加拿大市场供应的10%,处于垄断地位,其他的私人农场主根本无法与他们竞争。但是若论哈特公社的崛起,比如说使其成为一种商业模式的主流,是很难想象的,因为这种模式离开了哈特人的土壤似乎很难存活。

哈特人有自己的信仰,按照社规和戒律封闭自己,但是他们并不拒绝新的现代技术甚至互联网,哈特人的经营头脑已经锻炼的非常灵活,他们已经成为至少是在农业领域最会做生意的一个群体,因为他们始终保持获取最大经济利益的商业诉求,以满足集体农庄的富裕生存和发展。这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尽管所有的商业利益并不属于个人,而是属于农庄这个集体,但是,这个公有制的制度设计丝毫没有影响哈特人的利益驱动心,他们的集体利益意识超越了个人利益意识,这是一个集体可以超越个人的共产主义思想最好的现实例证。

试想一下,如果每个农庄不是控制在150人以内的人口规模,那么这种模式是不是早就被颠覆了呢?比如私欲、野心、制度漏洞、羊群效应等。因为,150人的人数基数,不仅仅有我们心理上或者感官上的小众感觉,而且即使在人类学的理论研究上,也给出了150人这个数字以特殊的含义,即著名的邓巴数字(可以依靠一种理念或者精神而存在的独立社群)。我们为我们的这一发现很兴奋,哈特公社的成功,除了总结那么多成功的因素,其实,核心问题应该在这150人的数字上,即极小众的一个数字。社群的繁衍或者说复制,除了核心价值观和世界观、人生观之外,坚守的就是150人的邓巴数字!

如果我们可以用最简单的表述总结哈特公社的核心特点,主要有:自成体系的基督教信仰;以不超过150人为单位的独立社群;社群和社群之间有同宗同源的血缘关系,以及除了所有权之外的所有其他强链接;财产完全公有,即平等的所有权架构;半开放的社群养成和维护机制;选举但近乎终身的非轮值制度;自给自足的农庄集体经济体;牧师同时担任公社首领,政教合一的顶层设计;精神层面的需求或者约束要远远大于物质需求。

就哈特公社的现实意义思考,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即现代国家无不是以国家机器至上为基本架构的大众组织形式,如果回归于以150人为单位的小社群链接,进而产生大的社群或者说国家形态是否有可能,回答应该是悲观的。但是无论如何,哈特公社的小众模式还是可以给出现代国家一起启示,并且我们可以有更加乐观一些的情绪,即现代国家其中蕴藏的哈特公社逻辑,其实是很多存在的,特别是互联网技术建立起来的物联网和人联网形态,我们必须承认共享经济、社群经济和虚拟经济是人类社会的未来并且会是一种新的常态,也许在未来我们追求人类大同的路上,会越来越接近于哈特公社的今生!

哈特人用500年的坚守,创造了高度稳定的小众公社模式,并在经济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而且在对一代一代的传承者培养上取得了成功,比如哈特人的德语教育就对传承他们的文化颇有成效。他们对新技术包括互联网有选择的接受和学习,并且有步骤的清醒接纳,历经发展和冲突,都没有改变哈特公社的内部结构和制度,令人震撼和赞叹。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加拿大的多元文化政策在保护和鼓励少数群体保留自身文化中的作用,但是,哈特公社本身具有的特立独行和坚守品质应该是其成功的最重要因素。

在互联网高度发展的现代社会,这一小众的公社模式带给我们的思考和震撼无疑是巨大的,积极的去思考而不是简单的反对和质疑应该是当今世界知识人类的最起码认知和共识。

哈特公社的新一代们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新技术和新思维的挑战,简单的依靠自我思维和自闭社群是否可以保持继续的成功,未来还真的难以想象。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要衷心祝愿哈特公社一路走好,我们也将一路践行“小众不小,我们同行”的标签文化,积极的去拥抱现代社会,奉献现代社会,成就自己,幸福他人。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