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程树人和他的艺术人生-《凝固不朽的中国雕塑》读书分享

作者:张家卫

《凝固不朽的中国雕塑》读书分享


这本书的名字叫《凝固不朽的中国雕塑》,雕塑我不大懂。凝固不朽,好像也没听过有这成语。


按照百度百科的解释,物质从液态变为固态叫凝固。如果延伸下,凝固常常也被比喻为固定不变或者停滞的意思。被用来做中国雕塑的形容词,应该是永恒的取意吧,显得更加妥切。至于不朽的加磅,那就更意味着永恒永远了。


还有一本书的名字叫做《凝固不朽的世界雕塑》,主编也是林之满和萧枫,他们编了一套大部头的《话说中国》,还编了一套大部头的《话说世界》。


这样安排,我才感觉,像是大中国的样子。没有中国,世界是不完整的,但是没有世界,中国岂不是在自说自话式的井底观天吗?


有一位通晓多国语言的德国翻译家朗宓榭(Michael Lackner),他在《朗宓榭汉学文集》中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研究中国文化四十余载,中国文化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作为一位标榜为行者的“自由学习者”而言,我同时认为,世界文化是世界的,也是中国的。


我们今天请来旅居温哥华三十余年的雕塑大师程树人老先生分享他的艺术人生,正是这本《凝固不朽的中国雕塑》的真实写照。


何为雕塑?这本书的亚马逊推荐语上说“雕塑是创造出具有一定空间的可视、可触的艺术形象,借以反映社会生活、表达艺术家的审美感受、审美情感、审美理想的艺术。”


书中有一段话写道“从远在五六千年以前那种艰难的生活环境以及人类的智慧和手的灵巧程度来衡量,能把观察感受到的形象,特别是表现人的世界的形象,如实地捏塑出来,不仅说明了原始社会时期人类在雕塑艺术方面所具有的才能和表现技巧,更说明了中国自古以来,艺术的产生即来源于现实生活这一事实。 ”


阅读这里,我翻出曾在唐人街上拍摄的那些程树人老先生创作的壁画以及雕塑,又翻出曾经拍摄的他在温哥华岛上的壁画小镇创作的壁画,想起与他的交谈,对书中的这段描述顿时增加了一些新的感悟,那就是“创作源于现实”,“创作源于美”。


程树人老先生是今天CCHFF加拿大华人历史与文化传承系列讲座第二讲的主讲人,他演讲的题目是“怎么看待温哥华唐人街”,他的用心分享相信已经令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动容。我这里有一份他亲自撰写的演讲提纲,分享给大家,让我们再一次体会程树人老先生的拳拳之心。


一,天空与土地,

立足,奋斗,融入

二,视觉形象:

A,壁画三阶段(百年风云,历史瞬间,欢腾的华埠春节)

B,纪念碑两主角

C, 继续探索(康有为)

三,孩子与洗澡水(深挖与建设) (历史地位的认识)

四,操办人的重要性(如华人传承与未来基金会)。眼界与务实,

今日华人面临的挑战,

长河中撲腾,

No:1宜居地,

全面走向世界的华侨史新阶段…

五,未来:(镇馆之宝)华工三联画


程树人老先生属于大陆背景的前辈移民。他1942年出生于南京,今年整80周岁了。


他是中央美术学院雕塑专业的毕业生,在中国创作了不少脍炙人口的好作品。比如上海大观园的汉白玉《红楼梦》浮雕以及纪念反法西斯战争的雕塑。那幅民资叫做《滥竽充数》的雕塑作品,还被收入到学校教科书中做插图。他创作的那尊坐落在中国云南昆明翠湖公园的《聂耳》花岗岩纪念像,是胡耀邦题的名字。


1990年移民加拿大之后,早期他也像很多移民一样先是打工谋生。1999年,温哥华市政府为繁荣华埠,计划在唐人街上建一座有代表性的雕塑,面向全社会征稿,程树人老先生的雕塑设计方案获得了第一名,让他有了展示才华的机会,这就是今天矗立在唐人街上的“先侨纪念碑”雕塑。


唐人街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地方。


雕塑中的人物形象生动,这是华人第一次以英雄形象立在温哥华街头,这在海外唐人街中是独一无二的。


“先侨纪念碑”雕塑里面一共有两个人物形象,一个是修筑太平洋铁路的华工,一个是参加二战的铁路华工后裔,没有他们当年不畏生死的付出,就没有后来华人被当地认可获得和其他族裔平等的合法权利,正是这个精准的定位和宏大的历史叙述主题,程树人老先生的这个雕塑获得了当地华人社团的强烈共鸣和认可,也赢得了当地社会的认可和尊重。


程树人老先生说“我有一种再现华侨奋斗历史,表现移民精神风貌的使命感。”


“先侨纪念碑”早已经成为温哥华唐人街最重要的一个标志,与唐人街上著名的中山公园相呼应,成为当地华人祭奠、庆祝活动的优选地方。


程树人老先生的其他三幅壁画作品也是温哥华唐人街的“网红打卡地”。


其中,在唐人街的华埠广场,有一幅宽13米、高10米的巨型壁画,纪录了温哥华唐人街欢庆新春的热闹场面,壁画的名字叫《欢腾的华埠春节》。


在唐人街临街的另一处建筑上,他用三个华人来到温哥华时最初经营的产业:洗衣店、理发店、丝绸店,绘制了华人在唐人街扎根奋斗的历程。


还有一幅壁画绘制在唐人街的入口处,这幅画叫《百年风云》,讲述了华人移民从珠江三角洲出来淘金、修太平洋铁路,到孙中山来温哥华唐人街筹款支持辛亥革命,再到华人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物业大楼,开始进入到主流社会从政等不懈的奋斗足迹,程树人老先生用壁画展现了华人在温哥华的百年发展史。


唐人街中华文化中心门口用汉白玉做成的“中华门”,也是唐人街上的一道风景,其顶上的浮雕,也是程树人老先生的作品。


我们去到温哥华岛的壁画镇,在美丽小镇的显要位置,可以看到一幅《一个中国男孩的回忆》的壁画,作品的创作人正是程树人老先生,是他在1995年的时候创作的,至今栩栩如生。


他还创作了不少其他作品,赢得了加拿大社会的敬重,比如UBC医学院馆内陈列的第一任院长塑像就是他的作品。他的作品《高山仰止——特鲁多像》,收藏在渥太华的国家文物博物馆。列治文一个十字路口的双狮雕塑,也是他创作的,也成为过往人们欣赏的一道靓丽风景。


余秋雨先生曾经写过一文《伟大作品的隐秘结构》,书中有一句名言“伟大作品的一个重大秘诀,在于它的不封闭。不封闭于某段历史、某些典型,而是直通一切人。”


我想,程树人老先生的艺术人生应该就是这种层次吧,从中国到海外,从雕刻到壁画,从历史人物到当代社会,直通一切人,而且还在继续“伟大作品”的创作之中,比如,他口中念念不忘的【华工三联画】。



TWG Tea Club Canada 读书会第138期推荐阅读的这本《凝固不朽的中国雕塑》,以及另外那本《凝固不朽的世界雕塑》中提及的伟大作品,无一例外的属于“伟大作品”的层次。


华人,是全世界最优秀的族裔之一,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更无论他们身在哪里,他们的伟大作品,他们的伟大传承,是激励后人前赴后继谱写未来的动力之源,也是荣光所在。


CCHFF正在支持建设的华裔博物馆,正是汇聚华人力量,传承华人荣光并开创华人未来的希望之举,让我们共同携手努力。


“先侨纪念碑”雕塑的取的华表造型,上表天庭,下表功绩,碑的上联写着:“加华丰功光照日月”,下联是“先贤伟业志壮山河”。


2021年8月1日,余英时先生于梦中归道山,享年九十二岁。但他的那句“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国”的话,一直萦绕耳边,无法忘记,我们共勉。


2022.7.19

张家卫





12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