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究竟谁会是最后的赢家?(第35天)

作者:张家卫

以色列百日散记(35)




哭墙广场夜景


耶路撒冷这地方,也是神奇,在这地方,如果聊天,三句里如果没有说到“上帝”,那嗑可就唠不下去了。

由着“上帝”的不得不说,就想着犹太民族的牛劲,这可是上帝钦点的“亲儿子”。


【新约: 罗马书 第9章】9:4就说:


“他们是以色列人:嗣子的名分、荣耀、众约、律法、敬拜的礼仪和各样的应许,都是他们的。”


由着犹太民族的光环,世界上也有把中国人称为“东方犹太人”的说法。当然,我们知道,这称呼里不全都是褒义。


我就去试着查查来源,竟然翻到了柏杨老先生的《一盘散沙》,读来五味杂陈:


“任何一个社会和任何一个人,也多少都有点自私,但同样地也从没有一个社会和一个民族,像中国人这么自私到牢不可破。


这话听起来有点愤世嫉俗,说出来也觉得危机四伏,可能惹起爱国裁判大怒,乱吹哨子。不过理是应该说的,不是应该怒的。


有一种现象大家无不乐于承认,那就是,中国同时也是一个很聪明的民族,身在番邦的中国留学生,无论留日的焉,留美的焉,留英的焉,留法的焉,学业成绩,差不多都比该本国学生拔尖。


辜鸿铭先生在英国学海军,他的分数远超过日本留学生伊藤博文先生;蒋百里先生在日本学陆军,学科兼术科,都是该期第一名;日本人那时候比现在还要小气鬼,忍受不了外国学生的优越成绩,才把他阁下挤下来。


这些是远例,近例最惊天动地的,莫过于围棋大王吴清源先生和围棋小大王林海峰先生,在日本本土,横冲直撞,所向披靡,固然是日本棋坛的优美环境所致,但更是中国人的先天智能所致。如果一定说中国人的聪明远超过洋大人,似乎吹牛,但至少有一点,中国人的聪明绝不亚于洋大人。


中国同胞沾沾自喜,当然没啥争议,就是洋大人,甚至三K党,都不能说中国人聪明差劲,大不了说中国人群体差劲。


洋朋友往往把中国人叫做东方的犹太人,当然是轻蔑,但同时也是一种敬意和畏惧。

犹太人最惹人咬牙的不过一毛不拔罢啦,而其他方面的贡献,若宗教,若科学,若艺术,无不震古烁今。


试看世界上经济大权,不是握在犹太朋友手中乎?基督教的开山老祖耶稣先生,不就是犹太人乎,现代科学巨星爱因斯坦先生,不也是犹太人乎。 

 

中国人是聪明的,但这聪明却有一个严重的大前提,那就是必须“一对一”,在个别的较量中,一个中国人对一个洋大人,中国人是聪明的,好比说吴清源先生和林海峰,单枪独马,就杀得七进七出。


可是一旦进入群体的较量,两个中国人对两个洋大人,或两个以上的中国人对两个以上的洋大人,中国人就吃不住兼顶不过。


孙中山先生曾感叹中国人是“一盘散沙”,呜呼,用中国的一个沙粒跟洋大人的一个沙粒较量,中国的沙粒不弱于洋大人的沙粒,但用中国的一堆沙粒跟洋大人一堆沙粒做成的水泥较量,水泥可是坚硬如铁。


一盘散沙的意义是不合作,我们说不合作,不是说中国人连合作的好处都不知道。


咦,不但知道,而且知道个彻底。酱缸先生忽然发了罡气,他能写上一本书,引经据典,大批出售古圣古贤以及今圣今贤关于合作的教训。 


先生如果也发了罡气,我同样也能引经据典写上一本书──不但写上一本书,简直能写上一火车书。


但问题是,不管经典上合作的教训如何茂盛,那些教训只止于印到书上,行为上却不是那么回事。”


刚刚看到温哥华【高度见闻】发的一个文字《温哥华市长选举就是甘乃迪沈观健对决 七大迹象表明他是最后赢家》,引起华人社群不少的争议。


甘乃迪与沈观健(图片来源:高度见闻)


各说各理,我是菜鸟,实在不知究竟。


不过,我知道的一个“马后炮”消息是,四年前的温哥华市长选举,沈观健先生好像就是输在这上面,关键时候因为华人社群的选票分流而遗憾落选。


甘乃迪先生是本地的洋大人,沈观健先生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华人。


一沙粒对一沙粒,我相信他俩都是牛人,沈观健先生不会弱于甘乃迪先生。


温哥华华人社群当下就像是一堆沙粒,人家社群也是一堆沙粒,现在就看究竟是谁能够做成水泥,看谁的结实,谁的硬,一盘散沙不但没戏,也是让人看不起的。


温哥华的“东方犹太人”们,这一次可别让上帝祂老人家再一次失望。



聚沙成金的小金人们(图源:网络)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0.8, 第35天)

269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a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