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笨蛋——《思考,快与慢》读书笔记

作者:张家卫




一、

让我们来看一幅图:



这幅图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两条不同长度的水平线,两端有朝向不同方向的箭头,并且下面一条线明显比上面那条线长。


你的回答对了吗?


回答不对!答案是这两条线一样长。你是不是觉得很困惑?


大大不必,这一幅图就是那幅著名的缪勒–莱耶错觉图,画出来就是为了让你错的。


要证实这一错觉也简单,找把尺子来量一下,我们就会发现这两条水平线是等长的。


我们明白了,是我们的视觉出现了错觉。令人恼火的是,如果你再回头去看,无论怎样看,看多久,它们真的还是不一样长。


我反复看了很久,还是没有办法从视觉错觉中跳出来,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笨蛋!


二、


如何消除这种错觉呢?丹尼尔.卡尼曼在他写的这本书《思考,快与慢》中建议说:


“唯一能做的就是当你再看到两条平行线,并且线的两端有朝向不同方向的箭头时,必须学会怀疑自己的感觉。要贯彻这一规则,你必须具备识别这种错觉模式的能力,能够回忆起你所了解的相关知识。如果可以做到这一点,你就再也不会掉入缪勒–莱耶错觉的陷阱了。但是,你眼中所见的两条线肯定还是一条长一条短。”


错觉的力量如此强大,我们的生活中又是怎样的呢?只能说,眼见并不为实!如果我们不相信这一点,那就是“笨蛋”的前面还要加上一个“大”字。


视觉上的错觉比较容易纠正,因为可以测量。但令人沮丧的事实是,人类的所有错觉并不都是视觉上的,更有思维方面的,我们将其称为认知错觉。


认知错觉的发现和纠正更难,危害也更大,但我们会发现“笨蛋”和“蠢蛋”简直就是身边如影相随的鬼魅。


说到这常见的认知错觉,最常被问及的问题就是我们能否避免这种错觉。


回答是悲观的!作者丹尼尔是曾获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心理学教授,是个大家,但他也持同样的悲观观点。


他给出的原因说:因为系统1是自主运行的,我们无法随意使其停止,因此直观思维所导致的错误常常难以避免,而系统2可能对系统1产生的错误毫无所知。即使系统2对可能发生的错误有所察觉,这也需要系统2进行强有力的调控和积极的运作才有可能避免。


三、


何为系统1和系统2?


这是丹尼尔引用的两个心理学名词,也是这本书的两个主角。他阐述道:


我且采用由心理学家基思·斯坦诺维奇(Keith Stanovich)和理查德·韦斯特(Richard West)率先提出的术语,用以说明大脑中的两套系统,即系统1和系统2。


·系统1的运行是无意识且快速的,不怎么费脑力,没有感觉,完全处于自主控制状态。


·系统2将注意力转移到需要费脑力的大脑活动上来,就像复杂的运算,其运行通常与行为、选择和专注等主观体验相关联。


简而言之,丹尼尔将这俩系统比喻成藏在一个人脑海中的两个虚拟人物,即分别是运用直觉、进行快速思考的系统1和需付出努力、运行更慢的系统2。


就我们个人的生活体验而言,确实像丹尼尔所言的一样,我们常常会感觉脑袋里有两个小人在斗嘴。在阅读《象和骑象人》一书时,乔纳森.海特将其定义为感性和理性。


如果说回感性和理性,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会感觉阅读的体验轻松了很多,因为我们每个人对于自己的感性和理性就太熟悉了,也不觉得这其中有太多的神秘感。


四、


还是回到丹尼尔的语境当中吧!我们懂得了是人就一定会有认知错觉的假象,又因为人的系统1和系统2的存在,因而不可避免的会产生认知错觉。那么,什么是认知呢?丹尼尔解释道:


“什么叫认知?认知就是一种观点。


心理学家认为,观点是一张巨网上的节点,他们称其为联想记忆,这些节点和其他节点相联结。


联想记忆的工作原理是什么?当前的研究中有这样一种见解:一瞬间会发生很多事。思维活动唤起一个看法不仅会引发另一个看法,它还会激发出很多其他看法,而这些看法还会让我们想到另外一些看法。此外,只有几个被激发出来的看法是有意识的思维活动;多数联想思维都是无声的,隐藏在有意识的自我之后的。”


读到这里,我想起了我在认知实践中常采用的倒树思维法。


这幅图就是一颗倒立着的思考之树。



我的脑袋就是树根,然后就会有一条主干,这条主干就是系统1,而主干上的树杈就是系统2。树杈们又会成为不同的次级树干,然后每个次级树干上又会生长出新的被称为树枝的次级树干……一直到最后形成的片片树叶。


我的问题是“哪一片树叶儿才是我的最爱?”


这颗思考之树是不是正迎合了丹尼尔的联想记忆中的认知路径,即认知究竟是怎样形成的,它的形成有赖于什么?


有赖于树的品种、树的大小、土壤、气候等等,像不像我们的个体?我们的认知取决于与树相仿的条件,即人种、家庭、教育、年龄、环境等等,而这一切又取决于树的努力,“努力”是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异同变量。于是,树越茂盛,认知的维度或者说选项就越多,从而可以得出正确认知的概率就会越高。


但是,不幸的是,想的越多或者说维度越高并不一定就会认知最好的结果,因为博弈的最好选项通常不是最好,而是最优。


囚徒困境的无奈是,虽然相互合作比相互背叛产生更好的结果,但它却不是理性的结果,背叛总是比合作带来更好的回报,所以背叛反而是一个占优策略( dominant strategy),你说沮丧不?


五、


丹尼尔进一步阐述道:


“在一个专制国家中,到处挂着领袖的肖像不仅能向你传达“老大哥在看着你”的感觉,还会使你逐渐丧失自主的思想和独立的行为能力。


如果将我们的大脑比喻成一台功能非常强大的电脑,虽然按传统硬件标准来看,它的运行速度很慢,但通过不同想法联结而成的巨大网络,也能为我们展现这个世界的模样。而且,系统1联想机制的不断激活是自动完成的,系统2具备某种能力去控制记忆的搜寻活动,也能对其进行编辑,这样一来,在特定情况下我们才可以集中精力去追踪某个事件。


系统1包含了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模式,能立即估测哪些事情是正常的,哪些是出人意料的,它是你作出快速直觉性判断的依据,且这种判断十有八九是准确的,而你的所有判断活动几乎都是在这一系统的指引下毫无意识地完成的。然而,系统1也是你直觉中很多系统性错误的根源。


系统1不仅好骗,还容易产生偏见,而尽管系统2掌管怀疑和不信任的大权,但是它有时很忙,不忙时也很懒惰,总会擅离职守。的确,已有证据显示,当人们劳累或是精力耗尽时,更容易受到那些空洞却有说服力的信息影响,例如狂轰滥炸的广告,还有天天映入眼帘的领袖像。


联想机制一个最基本的结构特点就是它只能回忆起已被激活的观点。系统1善于提取当前激活的想法来构建最可信的故事情节,但它不会(也不能)提取本系统中根本不存在的信息。”


人的信息获得就成为系统1运作的基础条件,在一个获得信息不完全甚至是人为隔绝或者恶意导向的环境里,“笨蛋”的存在几乎是没有悬念的存在,而且由于“笨蛋”成为群体,反过来会加深群体系统1的“笨蛋”逻辑,直到信息如堰塞湖泄洪一般潮涌过来,才会将“笨蛋”们的系统2惊醒起来。


六、


“笨蛋”们常常会用眼见为实来为自己辩护,却不知道他们所见的事实实际上是一种假象,是一种认知错觉。




丹尼尔为“眼见为实”起了个英文名字,叫做WYSIATI,意思为“What you see is all there is”,即眼见即为事实。


丹尼尔更是将“笨蛋”的逻辑讲的透彻,他说:


“一个好故事最重要的是信息的前后一致性,而不是其完整性。的确,你常会发现:知道得很少反而可以把已知的所有事物都囊括进连贯的思维模式中。”


“将注意力集中在当前的证据上,忽略不存在的证据,眼见即为事实。”


“在随机性中发现规律的想法往往不可逆转,肯定比某个人作了一项研究更有说服力。”


认知的复杂程度在于思考,答案却常常与思考的结果相悖,或者说总是会产生认知错觉,变成别人眼中的笨蛋。


这就是为什么丹尼尔一再的强调说:系统1是主角,系统2是配角。


我解读说:感性是主角,理性是配角。理性永远打不过感性。人的表现常常就像个笨蛋。


丹尼尔也说了一句话:你觉得自己很了解自己,但其实你错了。


那么,既然认知错觉很难避免,我们讨论的意义又何在呢?


丹尼尔说:“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妥协:学会区别常会出现重大错误的情境,在风险很高的时候,尽力避免这些错误。”


我的理解,其他的生活小场景,听之任之就行。


说了半天,觉得好像没说,因为我们觉得我们就是这样做的。反正,我是这样做的。


这样做,我有一个法宝,那就是2000年前苏格拉底传下来的“承认无知”。如果可以将“承认无知”当作法宝,就会将“永远的学习”奉为座右铭。


丹尼尔说:“在经济行为中,付出就是成本,学习技能是为了追求利益和成本的平衡。因为懒惰是人类的本性。”


他还说:“符合人性,也符合人生之答案选择。”


我说:我们人人都是笨蛋,只要承认,就会距离“笨蛋”要远一些,距离“蠢蛋”要更远一些。



TWG Tea Club Canada 读书会第132期 《思考,快与慢》

2022.6.7

0 次查看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