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等着瞧好吧(第59天)【打击华尔街(一)】



12月3日,周五,滴滴终于宣布,要从华尔街的纽交所退市,计划去港交所。


回来中国后,因为国家对于滴滴APP不允许注册新用户的处罚,我就没办法使用滴滴,说明国家的处罚绝对是权威和严肃的,不含糊,不存后门。

当我用其他打车APP软件不畅的时候,拥有滴滴APP的朋友就跟我说,我用滴滴帮你打,还是滴滴更好用些。

那天晚上十点半我从南京抵达成都双流机场,因为想体验下携程的打车软件,就在购买机票的同时特意预约了一辆携程的网约车。我是出来最快的旅客,网约车的师傅到达的也非常准时,服务也不错。


路上我问他,打车软件哪个靠谱些,他说还是滴滴最好,年头长,诚信可靠些,注册的网约车司机也多,界面也熟悉,用户信任度高。

当然,他也跟我说,携程因为不做城市网约车的市场,仅仅做机场接送的生意,因为背后有飞机票、火车票的购买数据支持,因此在这一细分市场,还是非常靠谱的。

2018年11月21日,有一篇标题为《“网事”如虹——记中国互联网产业崛起之路》的文章刊发在【经济日报】的微信公众号上,推荐有兴趣的读友可以去找来一读。

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和崛起,起步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从艰难萌生到涅槃重生,受惠于“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政策导向,携中国海量的用户优势以及中国人特有的聪慧、机敏以及勤劳,走出了一条中国式的技术创新、应用创新和模式创新之路,弯道超车的势头直逼欧美的互联网巨头,成为最有可能与欧美国家分庭抗礼的一个科技行业。

如今的形势,鲜花、掌声以及荣耀似乎渐行渐远,快的有点令人眼晕。昨天还光环笼罩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们,转眼就有点像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落荒而逃美国的乐视贾跃亭反而在那边儿又造车、又上市的混的风生水起,一大堆的债务让国内的债权人们互撕,内卷的不亦乐乎。

不过,无数的人,还是看好互联网行业,新人还是在不断的涌入,寻找老鼠们闪开或者被闪开的空间,不少人认为这是新的创业空间,也是新的创富机会,这就是中国人的韧性。

中国人总是可以从他人的尸体上寻找新的存活机会,因为大家都相信自己是赌场的最后赢家,会笑到最后。

我去乌镇,特意去了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永久会址——乌镇互联网国际会展中心看了看,现在写的名字是“互联网之光博览中心”。


去的时候,正是黄昏,夕阳马上就要落了,没有一个游人。

气势宏伟的会址建筑,冷风下显得有些突兀,竟然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

世界互联网大会是由中国官方主办的大会,从2014年开始办,至今已经是第八届了。这幢会址建筑是2016年落成,并从第三届开始,见证了中国互联网领域的一些巨头“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的或悲或壮的场景。

自2014年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起,中国互联网巨头们的聚餐就成了传统节目,出生在浙江省的丁磊作为“东道主”,每年都要尽“地主之谊”。


从第一次的八人小队,到2016年17人的大部队,2017年昙花一现的“东兴局”扰乱了丁磊的酒席后,2019年就剩下丁磊和李彦宏的双人对饮,这一次也算为乌镇饭局的江湖故事画下了句号。

2021年9月26日,乌镇迎来一年一度的互联网大会,是大会的第八年,掀起的水花比往届更小,原本热衷大佬八卦的媒体们纷纷收敛,各大财经媒体一片死寂,只偶尔有零星通稿发出。

等大会结束后,媒体们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今年乌镇的津驿客栈,没有饭局。

2021年的大会,新东方的俞敏洪没来,马化腾据说腰疼未愈、许久不曾露面,黄铮退出了一手创立的拼多多,刘强东连续两年不曾出席,字节跳动不见张一鸣,新接班人也没有现身。

或许就是因为疫情,国际友人也都没大来,腕儿级的人物因为忙的焦头烂额,中国的事儿也就越来越不大上心。央企的人马倒是齐刷刷的汇集乌镇,绝对的中央军。

今年大会的主题是:迈向数字文明新时代——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来到现场的诸位民企大佬当家人不仅没了饭局,也大多谨言慎行,大会发言无一例外的手拿讲稿,中规中矩。

不过,刚下飞机一身疲惫的胡锡进先生却谈意甚欢,笑说进场时将“乌镇”的刻字石碑错认成“鸟镇”,还调侃自己“害怕社死在这鸟镇上”。

好多人听了这个笑话却没笑。

我来乌镇,特意端详了这块石碑半天,怎么着也不会读成“鸟镇”,除非你脑袋里装着的就是“鸟”。


【投资界】杂志转载了一文,题目是《乌镇互联网大会静悄悄》。最后的两端写的挺有意思,我就搬来一用:

饭局的热闹逐渐散去,低调的发言表明态度。套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数字鸿沟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四个字共同富裕

世界互联网大会过去了,不用怀念它。

打开我下载的高德地图要打车,当全体呼叫的时候,竟然会出现40余个打车软件,争奇斗艳,谁抢到算谁的。不过,我好几次都没人搭理,后来才明白我属于微信和支付宝支付的新人,刷单次数太少,因此没办法获得“信用乘客”的认证。现在通过了!

对于计划和市场两个主义的社会形态,我是都有经历过的。由于亲历,因此对于“市场”有着本能的好感。因为只有公平、自由的市场竞争,百姓才会得到得到最好的实惠。以“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做为诱饵的单一服务提供者,无论民企还是国企,基本上都不靠谱。

竞争,当然指的是有序、良性的竞争,而有序和良性的竞争来源于有效和公平的政府监管。监管的核心前提是什么?我以为,就是对合法取得的财产予以保护。何谓合法取得的财产,就是按照先前设立的法规和程序而获得的财产,无论先前的人是谁,认的是公章而不是哪个个人。

监管政策最忌讳的是朝令夕改。否则,监管者就如同运动场上的裁判员,拥有着谁赢谁输的绝对裁量权。看起来裁判依据的是观众的呼声和掌声,事实上,是利用了场上的高音喇叭而进行的一种倾向性的鼓动宣传而已。

古罗马时候的斗兽场,野蛮的皇帝也讲究规则,因为斗兽规则的随意性,是竞技场上最大的不公允,会失去观众或者说市民对于王权拥有者的不信任。

或许,近五十家与滴滴做着同样生意的企业,正在叫好打击滴滴的行动。其实,五十步笑百步的路数,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当你到达百步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当年的笑声是笑给自己听的。

当然,大多数的人不会到达百步,滴滴也还没有抵达。

如果仅仅从总市值上看,今年的2月份以前,阿里、腾讯已经排在了全球互联网行业的第一兵团,位列世界级的前十领先企业。但据日本经济新闻旗下的调查分析网QUICK Face Site统计的排名,截至到9月17日,阿里和腾讯均已跌出总市值排名的前十,而美国的芯片巨头英伟达取代了它们的原有位置。

同时,美国互联网的巨头苹果、亚马逊、脸书、微软,还有谷歌母公司(Alhabet)却连创新高,让人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

中国互联网企业或许刚刚熬过秋天,接下来的冬天,还会发生些什么呢?

滴滴宣布退市的消息公布后,滴滴大股东软银集团股价挫逾2%。中概股的港股亦应声大跌,阿里巴巴港股重挫5.4%再创上市新低,哔哩哔哩跌去了超过7%。


正在热火朝天的攻击联想的司马南先生,在今天的视频中说,滴滴从华尔街的退市,仅仅是第一只靴子落地,第二只靴子何时落地?这只靴子又会长得啥样?他用嘲弄和轻蔑的语气表达:等着瞧好吧。

【未完待续,明天续【打击华尔街(二)】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2.3第59天)






723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Комментарии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