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着瞧好吧(第59天)【打击华尔街(一)】



12月3日,周五,滴滴终于宣布,要从华尔街的纽交所退市,计划去港交所。

回来中国后,因为国家对于滴滴APP不允许注册新用户的处罚,我就没办法使用滴滴,说明国家的处罚绝对是权威和严肃的,不含糊,不存后门。
当我用其他打车APP软件不畅的时候,拥有滴滴APP的朋友就跟我说,我用滴滴帮你打,还是滴滴更好用些。
那天晚上十点半我从南京抵达成都双流机场,因为想体验下携程的打车软件,就在购买机票的同时特意预约了一辆携程的网约车。我是出来最快的旅客,网约车的师傅到达的也非常准时,服务也不错。

路上我问他,打车软件哪个靠谱些,他说还是滴滴最好,年头长,诚信可靠些,注册的网约车司机也多,界面也熟悉,用户信任度高。
当然,他也跟我说,携程因为不做城市网约车的市场,仅仅做机场接送的生意,因为背后有飞机票、火车票的购买数据支持,因此在这一细分市场,还是非常靠谱的。
2018年11月21日,有一篇标题为《“网事”如虹——记中国互联网产业崛起之路》的文章刊发在【经济日报】的微信公众号上,推荐有兴趣的读友可以去找来一读。
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和崛起,起步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从艰难萌生到涅槃重生,受惠于“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政策导向,携中国海量的用户优势以及中国人特有的聪慧、机敏以及勤劳,走出了一条中国式的技术创新、应用创新和模式创新之路,弯道超车的势头直逼欧美的互联网巨头,成为最有可能与欧美国家分庭抗礼的一个科技行业。
如今的形势,鲜花、掌声以及荣耀似乎渐行渐远,快的有点令人眼晕。昨天还光环笼罩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们,转眼就有点像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落荒而逃美国的乐视贾跃亭反而在那边儿又造车、又上市的混的风生水起,一大堆的债务让国内的债权人们互撕,内卷的不亦乐乎。
不过,无数的人,还是看好互联网行业,新人还是在不断的涌入,寻找老鼠们闪开或者被闪开的空间,不少人认为这是新的创业空间,也是新的创富机会,这就是中国人的韧性。
中国人总是可以从他人的尸体上寻找新的存活机会,因为大家都相信自己是赌场的最后赢家,会笑到最后。
我去乌镇,特意去了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永久会址——乌镇互联网国际会展中心看了看,现在写的名字是“互联网之光博览中心”。

去的时候,正是黄昏,夕阳马上就要落了,没有一个游人。
气势宏伟的会址建筑,冷风下显得有些突兀,竟然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
世界互联网大会是由中国官方主办的大会,从2014年开始办,至今已经是第八届了。这幢会址建筑是2016年落成,并从第三届开始,见证了中国互联网领域的一些巨头“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的或悲或壮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