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叨下我家的家谱(第99天)



选择来成都百日,其中的一个因由也是修一下家谱,我家是老张家。
父亲生前对这事挺重视,这本卷了边、还有些残破的家谱就是当年他招呼才重现在老张家后人面前的,委托四堂哥运中保管。

我这次回来,四堂哥将这本家谱交给我,供我考证,考证完了再还给他继续保管。
我以这本长条形状、深蓝色布质封面、纸张已经发黄、还有不少残破的古文体家谱为蓝本,通过查阅年代、生僻字以及地理变迁等信息作为佐证,又与堂姐、堂哥以及我家大哥等进行了交流,了解各自能够记忆起的人和事儿,以使家谱中不甚明了的地方有个比较清晰的解读脉络,力求逻辑上合理,更接近真实。

尤其是大堂哥运林,农历1932年7月19日生人,较我父亲仅仅年轻一岁,今年已经90岁高龄,身体康健,头脑清晰,耳聪目明。他与我父亲是小时候的玩伴,是目前最能说清楚老张家历史的人。运林哥是修撰老张家家谱的权威,也将是最后的权威定稿人。
父亲两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