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以色列(第14天)


作者:张家卫

【印象特拉维夫】(四)


1948年,宣布以色列建国的地儿,就在特拉维夫,首都也是这里。虽然1950年以色列宣布迁都到耶路撒冷,但事实上的首都似乎还在这儿,至少绝大多数的国际社会都认这,不认耶路撒冷。


以色列的建国,凝聚了来自世界上不同国家和地区太多犹太人的坚持和奉献。这里面的代表人物就有大名鼎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


特拉维夫的中央区有一条著名的罗斯柴尔德大道(Rothschild Boulevard),最初的名称叫人民街(Rehov HaAm),后来,应人民的要求,改由埃德蒙.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男爵的家族名字来命名。


埃德蒙.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男爵

这位埃德蒙男爵(Edmond James de Rothschild, Baron,1845年-1934年),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法国成员,标签是法国的银行家、慈善家、收藏家,他是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坚定支持者,在以色列的建国大业中给予了大量支持。


根据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文献记载,在1870年代,家族每年以东方犹太人的名义向普世以色列人同盟(Alliance Israélite Universelle)捐款近50万法郎。


500谢克尔纸币 埃德蒙·罗斯柴尔德男爵 (1845-1934)

埃德蒙男爵资助建立了如今属于大特拉维夫区的里雄莱锡安市的第一个犹太人定居点,而他从土耳其人手中购买的土地组成了今天以色列国土的一部分。


1924年,埃德蒙男爵还成立了一个巴勒斯坦犹太移民协会(Palestine Jewish Colonisation Association,PICA),收购了超过12.5万英亩的土地,还在这里投资建厂,红红火火。


事实上,埃德蒙男爵当年资助建立的犹太人定居点遍布在以色列各地,许多的地点也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罗斯柴尔德大道只是其中之一。


埃德蒙男爵的儿子詹姆士·罗斯柴尔德(James Armand Edmond de Rothschild)建了一座议会大厦,当作礼物送给了以色列政府。


詹姆士·罗斯柴尔德的夫人,也就是埃德蒙男爵的儿媳妇多梦西(Dorothy Mathilde de Rothschild)则捐赠了一座以色列最高法院的大楼。


以色列最高法院

以色列总统办公室的外墙至今展示着一封多梦西写给当时总理西蒙.佩雷斯的信,信中说她希望能为最高法院捐赠一栋办公大楼。


我们常常会想以色列怎么就会从无到有的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家,他们的土地是哪里来的,他们的武器和建国资金又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常常会将这一切归于当时英国政府的仁慈,归于当时国际社会的地缘政治考量以及对于犹太人在二战时期悲惨遭遇的同情,当然也归于犹太民族如此坚如磐石的上帝信仰。


确实如此,但是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来自全世界各地犹太人的慷慨解囊,出钱、出地、出力、出人, 他们认为这是上帝赋予的神圣职责,也认为这是犹太民族每一位个体的神圣职责。


因为,唯有如此,才会有犹太民族的再次崛起,犹太人才会在上帝的“应许之地”拥有自己的家园。



今天的罗斯柴尔德大道已经是特拉维夫市中心最主要的大道之一,是特拉维夫金融区的心脏地带,第一国际银行大厦和汇丰银行均坐落在这里, 五星级的高级酒店林立。


长长的林荫大道是当地人最喜爱来此散步、遛狗、骑行、闲坐的好地方,餐馆、咖啡馆和酒吧布满了两侧的街道以及周边的区域,代表着现代都市的贵气,也代表着现代都市的一种轻奢的浪漫。


特拉维夫又被称作“White City”,白色之城的意思,除了整个城市就是一种白色的色调设计,还因为这里云集了超过4000座包豪斯(Bauhaus)建筑风格的房子。



这可不是徒有好看外表,它们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了世界文化遗产,而其中不少赫赫有名的历史建筑就在罗斯柴尔德大道的两边。


TWG Tea Canada Club读书会曾经读过一本书《建筑也可以这么好玩》,作者叫密小思,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在今天,如果一名建筑师不知道包豪斯,就好比在手机行业工作却没听说过华为一样。”


包豪斯学校的创始人叫格罗皮乌斯,是德国人,但“希特勒上台后,为了树立绝对权威,要求德国恢复古典庄严的帝国风格,格罗皮乌斯那套现代主义理论自然是玩不转了。”



1930年代,德国的包豪斯学校被纳粹强行关闭,格罗皮乌斯也远走美国。他的几十位包豪斯学生辗转来到了以色列,于是才有了这些线条简洁、阳台呈几何式,纯白颜色外墙以及矩形窗户的建筑一幢一幢的盖了起来,地中海的海风吹过来,顿时让这座沙丘上的城市有了春天般的暖色和大师级的艺术品味。


1948年,以色列的首任总理本.古里安签署和宣读建国《独立宣言》,就是在这里,在一座叫做【独立厅】的包豪斯建筑里举行的,【独立厅】也就是特拉维夫艺术博物馆的前身。


我特意选了入夜的罗斯柴尔德大道林荫路上的漫步,与那些当地人一起享受这浪漫的特拉维夫夜晚,一幢亮着“REALITY INVESTMENT FUNDS”霓虹灯的白色建筑上的屋顶酒吧忽地传来一阵欢呼的声音,路旁的一个老者拉着悠扬的手风琴乐曲,不知道啥时候,路过的一位女行人停下脚步,竟然引亢高歌起来……



为罗斯柴尔德大道建设者们立的长方形纪念碑,静静的卧在大道中央一池喷泉的旁边,第一任特拉维夫市长的马上英姿雕像帅气的立在林荫道的一旁,灯光下的包豪斯建筑群流光溢彩,让人禁不住的拿出手机,拍下一个又一个的美景永存。



我与同行的小熊寻了一家大道旁边的小餐馆,点了瓶地道的以色列赤霞珠,听95年的他讲述普渡机器人的海外拓展故事,讲以色列的科技还有以色列科技公司的那些名字,也讲了95后年轻人们的梦想、爱情还有期许。


我们拍了张合影,小熊说像兄弟俩,好吧,我也觉得像。




小熊驾车带着我还去了当地颇为有名的弗洛伦汀(Floretin)街区,据说这里是嬉皮与艺术交汇的地方,因为一名叫做所罗门.弗洛伦汀的希腊犹太人在1920年购买了这一带的土地而因此得名。


这地儿原来是一个贫民窟的区域,后来因为房租低廉,吸引了一批又一批不喜欢按照传统生活的艺术家来此住了下来,慢慢的就涌现了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工作室、咖啡馆、餐厅和市场,当然,还有满墙满墙的涂鸦,当地人称这些艺术家是波希米亚主义者。



我开始以为与六十年代欧美兴起的嬉皮士运动有关,看来是想错了。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9.17 14天)

(【印象特拉维夫】(四),明天续(五))

53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ความคิดเห็น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