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美国人太蠢了(第16天)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而是一个非常有名望的美国人说的。

9月22日,他在【BBC NEWS】上发了一个文章,题目是《美国不能将TPP拱手“让给”中国》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托马斯·弗里德曼,那本著名的《世界是平的》,就是他写的。

我算是他的粉丝,经常会用他的观点来叙事。


文章中说:

北京上周申请加入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在外交上相当于美国申请加入中国在亚洲的一带一路贸易和投资倡议,或者俄罗斯申请加入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因为俄罗斯控制着加拿大以北部分北极圈地区。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巧妙的恶作剧。

但这一策略暴露了美国在对华外交政策制定方面的真正弱点,中国已成为美国在当今贸易和外交国际体系制定规则主导地位的最大挑战者。

就在中国宣布这一消息的前一天,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宣布了一项历史性的安全协议,帮助澳大利亚部署最先进的核动力潜艇,以对抗北京在亚太地区日益增长的海军影响力,从而将同中国的地缘政治竞争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但我们需要一个战略,不只是用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执行巡逻任务的潜艇去遏制中国。我们需要一个战略来改变中国今天的行为,这也是TPP的部分目的。
但在美英澳潜艇交易之后,中国人显然对自己说:我们来找点乐子吧。美国人太蠢了。其他11个伙伴国家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还在继续推进,他们甚至给TPP重新命名为《全面和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CPTPP)。所以,让我们试试利用更容易进入中国巨大市场的吸引力,按照我们的条件而不是美国的条件来接管TPP吧!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反击美国与澳大利亚的潜艇交易呢?
这是一个聪明的举动。正如《华尔街日报》上周五报道的那样:十年前,这是一个由美国领导的贸易俱乐部,寻求限制中国经济模式的影响。现在华盛顿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而北京希望加入——作为该组织最大的成员。

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多边贸易协议之一。
我认为,美国即刻加入TPP,要比多年后才能部署的潜艇重要得多。如果美国一直不加入,届时CPTPP肯定就要改名了。缩写不变,但名字实际上变成了“Chinese People’s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中国人民跨太平洋伙伴关系)。



TPP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倡导的,包括12个国家,其经济总量占全球总量的40%。此外,当时并未包括中国的TPP,被普遍认为是奥巴马在亚太地区制衡中国影响力的战略步骤,也遭到了当时中国的反对。



特朗普上任后,即刻宣布美国退出TPP。不少人认为特朗普蠢,比如这位托马斯.弗里德曼,他们认为特朗普根本没懂TPP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仅仅因为是“奥巴马”推动的,就冒失的否决了它。等于美国放弃了在环太平洋的经济和战略利益,而中国将会填补上美国留下的空缺。

特朗普是不是真的蠢?这事不在今天的讨论之列。因为,我一直认为特朗普是美国总统历史上难得的明白人。

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出版之前,已经是美国公认的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人。他在《纽约时报》每周三、五见报的国际事务专栏,透过其供稿系统,固定被全世界七百多种报纸转载。转载之频之广,无人能出其右。

这位托马斯.弗里德曼的书影响了中国十五年,他在《世界是平的》这本书中多次提到中国,其全球化理论也深入人心。但是,阅读到他的这篇文章,其观点竟然也坚持了“美国优先”和“美国霸权”的思维。看来我要考虑从他的粉丝圈中退群了。


托马斯.弗里德曼虽然说“美国人太蠢了”,但他的文中也没说中国的好话,而且非常明确的把中国当作美国的敌人,当作全世界的战略竞争对手。

我去查了查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中国的最近言行,试图去看一下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真的是变了吗?


《世界是平的》这本书出版发行14年后,弗里德曼来到中国,参加了“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发表了题为“如何增强中美互信”为的演讲。演讲中,他阐述了他的观察。他认为:

《世界是平的》并没有对全球化后来的发展进行预测。但如果想象一下,假如落后国家的技术水平永远赶不上发达国家、假如落后国家的低端劳动力永远不想提升自己的地位、熟练高技术工人永远不想跟发达国家的同行过上一样的生活,那么世界确实是平的,而且可以永远这么平下去。发达国家也会十分欣赏这种全球化

然而,10多年过去了,当初《世界是平的》这本书所描述的世界发生了变化。很多人注意到了一点,只要掌握更多的核心竞争力,就能在全球化中获得更多利益。换句话说,有了硬核,去包间里品尝饕餮盛宴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于是,各个国家开展了核心竞争力的比拼。
在过去的10年里,中国已成为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在部分领域也成了一个技术强国。这对世界来说是一件好事。中国成为这些领域的技术竞争对手后,将会促使创新加速,价格更低。
全球化今后的趋势将会怎样发展呢?面对新问题,弗里德曼在研讨会上用中美关系来做了说明。他说,在过去30年里,中美关系中一直有足够的信任,也有足够的合作空间,从而确保在经济、技术和地缘政治领域的竞争不会失控。
因此,中美两国应该携手崛起,而不是让双方一起倒下。现在,中美两国技术和经济关系的性质正在发生变化,要继续保持健康的相互依赖关系,就需要为中美关系注入全新的信任。


2021年3月29日,全球化智库 (CCG) 创始人王辉耀先生与托马斯·弗里德曼还有一次线上对话。

托马斯.弗里德曼认为从1979年到2019年这40年是中美关系的一个新纪元。他说:

在这40年里,中国和美国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真的融合在一起了。不幸的是,那个时代已经结束了。为什么结束了?因为在这4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比如这40年的30年里,中国卖给我们的大多是浅层产品(shallow goods),我们穿在身上的衣服,穿在脚上的鞋子,屋顶上的太阳能电池板。
当你们只是向我们兜售浅层产品时,我们根本不在乎你的政治制度。但如果你想卖给我深层产品,如果你想让我用华为接电话,价值观的差异很重要。这就是我们两国之间缺乏信任,缺乏共同信任的症结所在。

托马斯.弗里德曼还认为:
当世界变得如此快速、融合、深刻和开放时,我们能有效治理它的唯一方式是建立全球复杂的适应性联盟,这个联盟能够管理气候变化,除非美国、中国和欧洲,特别是印度、日本和韩国这些大型经济体都在一起合作,否则这是不可能的。谁能管理全球贸易?现在,除非所有的大经济体一起合作,只有复杂的适应性联盟才能有效地发挥这个世界的优势,并起到缓冲作用。
问题是,当需要复杂的适应性联盟时,政府就会变得更加民族主义。中国可能变得越来越民族主义。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变得更加民族主义,俄罗斯变得更加民族主义,英国也变得更加民族主义。许多国家正变得越来越民族主义。当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全球联盟的时候,甚至在国家内部,公司内部,政党内部也变得越来越部落化,当他们需要更加开放和合作时,世界正在与这种趋势作斗争。

查阅了托马斯.弗里德曼的过往言行,包括他今年三月份的新认知,他对民族主义的泛滥持有坚决的批评态度。但是,他在【BBC NEWS】上发表的文章,却充满着民族主义的浓厚味道……



当地时间10月6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Jake Sullivan)与中国的杨洁篪先生在瑞士举行会谈。

路透社称,会谈后不久,美国政府一名高级官员就表示,美中两国原则上达成一致,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将在年底前举行线上会晤。

坊间普遍认为,这是拜登上任以来,中美间经历一系列外交交锋后达成的结果。我也觉得,这是不错的势头。

托马斯.弗里德曼倡议的“全球复杂的适应性联盟”也许开始了序曲。

谈及中美信任,在与王辉耀先生的对话中,托马斯.弗里德曼用他最喜欢的一个电影场景,为这种信任做了注解。


这部电影叫《火星救援》:2035年,由马特·达蒙饰演的一名美国宇航员和其他宇航员一起被派往火星执行太空任务。正当达蒙和同事探测火星表面时,一场巨大的沙尘暴席卷而来。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迅速组装了一枚火箭,为被困的达蒙运送食物。但是由于组装过程过于仓促草率,救援火箭在起飞后不久就爆炸了。制造一枚火箭需要很长时间,正当NASA忙于寻找另一种解决方案时,镜头切换到中国国家航天局。


为了不让困在距离地球2.49亿英里的火星上的马特·达蒙饿死,中国航天部门与NASA共同努力,使载有补给的火箭成功发射,与将达蒙留在火星上的美国宇航员成功实现太空对接,使他们能够返回火星营救达蒙。

这个科幻场景深深的打动了托马斯.弗里德曼。他觉得这部电影最美妙的地方在于,导演让这一切看起来是如此合情合理、合乎逻辑,让人不禁思考:“我们为什么不能一直这样呢?这样一来,世界会变得多么美好。”


美国人不蠢,中国人更不蠢……让世界更美好。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0.12第16天)








44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a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