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危机(2020.10.30第38天)【注定剧变的庚子年份(二)】

我以《美国的优势》为题,以戴蒙德老先生的视角,讲述了【注定剧变的庚子年份(一)】。今天,继续沿着戴蒙德老先生的语言,去预言《美国的危机》。就我个人而言,因为浅陋,不敢臆断,唯有试着去从智者的观察中寻出一些逻辑,让眼睛明亮些。



“现在,我们再来看美国存在的不利因素。对任何国家来说,要解决危机的第一步是:对国家陷入危机达成举国共识(因素1);愿意承担国家责任(因素2),而不是将问题归咎于“别的原因”(别的国家或者一国内部的其他群体);还要对国家存在问题的方面和运转良好的方面进行诚实的自我评估(因素7)。美国距离迈出解决危机的第一步还有很远的距离。

虽然美国人越来越担心自己国家的状况,但对于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我们尚未达成普遍共识。进行诚实的自我评估是很难的。我们的根本问题——极化、低选民投票率和选民登记障碍、不平等和社会经济流动性下降,还有政府对教育和公共领域投入的减少,尚未成为国民的共识。很大一部分的美国政治家和选民正在努力让这些问题变得更糟,而不是去解决它们。太多美国人试图把自己国家的问题归咎到别人身上:他们最喜欢将中国、墨西哥和非法移民作为替罪羊。

有钱有势的美国人掌握了大部分的权力,他们中出现了这样一种趋势:当意识到美国出问题的时候,他们首先选择为自己和家人找好退路,以逃避美国社会出现的问题,而不是贡献自己的财富和力量去寻找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目前,最受他们欢迎的逃避策略是在新西兰(最为与世隔绝的第一世界国家)购置房产,或者花一大笔钱将废弃的美国地下核弹发射井改造成奢华的防御地堡。可是,如果整个美国都逐渐陷入崩溃,地堡中的奢华文明缩影,甚至是新西兰与世隔绝的第一世界社会,又能够存活多久?几天,几周,还是几个月?以下这段苦涩的对话充分反映了这一问题。

问:美国何时会严肃地看待自己的问题?

答:当那些有钱有势的美国人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人身安全不受保障的时候。

在这个回答之上,我还想补充一点:当有钱有势的美国人意识到,如果大部分其余的美国人一直处于愤怒、挫败并且绝望无助的状态,那么他们无论做什么都无法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的时候。

美国还存在一大不利因素:在我提出的影响一国危机处理结果的12个因素中,美国最缺乏的是向他国学习的意愿。我们不愿意以其他国家为榜样,去学习它们在应对危机时所使用的不同方法(因素5)。这跟我们坚持的美国例外论有很大的关系:具体而言,我们坚信美国是与众不同的,其他国家的任何方法都不适用于我们。当然这是很荒谬的:尽管美国确实在很多方面独具特色,但所有的人类、社会、政府和民主政体都有共同的特征,因此别人身上总有值得我们学习的一些东西。

特别是我们的邻居加拿大,跟美国一样,它也是一个富裕的民主国家,土地辽阔,人口密度低,主要语言是英语,有天然的地理屏障保障其选择的自由。很多美国人从不觉得加拿大是一个与美国不同的独立个体。美国人并未意识到加拿大实际上和美国有很大的差别,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能从加拿大身上学到很多解决国家顽疾的办法。

美国人的眼中,西欧国家和美国明显是不一样的,而加拿大和美国的区别则不那么明显。虽然美国的人均收入水平比大部分欧洲国家要高一些,但西欧国家在国民预期寿命和个人幸福感方面一直都优于美国。

美国近代历史上鲜少出现由政府派出使团前往西欧和加拿大学习经验的例子。这是因为,我们坚信美国模式早就超越了西欧和加拿大的模式,而且美国是独一无二的,西欧和加拿大无法提供有用的经验。正是这种自大的心态,让我们忽略了很多个体与国家都认为十分有用的一种危机解决方法——借鉴他人/他国在面临类似危机时的处理模式。

美国余下的两个影响危机处理结果的因素,略为次要的不利因素指的是美国人尚未练就承受国家层面的不确定性和失败的耐心(因素9),这与美国人“乐观进取”心态和对成功的预期相抵触。在应对过往危机的经验方面(因素8),美国既存在优势又存在劣势。美国确实熬过了持久的南北战争,这场内战曾威胁到我们的国家统一;美国也确实从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中浴火重生,而且成功地从和平的孤立主义转变为二战期间的全面应战状态。

我把影响一国危机处理结果的12个因素用于分析美国。根据这些因素,我们无法预测出美国是否会选择解决这些问题,最多只能预测美国有多大的可能会选择解决这些问题

美国将拥有什么样的前景?这取决于我们做出的选择。我们当前享有的巨大的根本优势意味着,只要我们将那些自己亲手设置的障碍推开,我们的未来会和昔日一般闪耀。可是,我们现在正在挥霍自己的优势。其他国家也曾挥霍掉自己的优势,其他国家也曾经历突发式或渐进式国家危机,它们的严峻程度至少和我们目前正面临的一样严重。”

写到这里,需要提示的是,戴蒙德老先生完成这本书的时候是2019年,尽管世界已经开始乱了。我通常倾向于从特朗普先生2017年1月份正式上台以及2017年3月份开始的中美贸易调查作为“乱”的开始时点。至今已经快四年了。2020年的新冠疫情,仍然扑簌迷离的美国总统大选,我们再仔细对比下美国的表现,可以看出美国究竟在哪些方面改进了,哪些方面更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