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美国的错误

《社会性动物》(The Social Animal)读书分享



TWG Tea Canada Club读书会第147期推荐阅读《社会性动物》(The Social Animal),这本书被称为“美国社会心理学的《圣经》。


作者叫艾略特.阿伦森(Elliot Aronson),被认为是美国最杰出的社会心理学家之一,他今年90岁。


《社会性动物》1972年首版,我们今天阅读的是这本书的第12次修订版,出版时间是2017年,因此更具有了当下的现实意义。


当下,美国的选择无疑是全世界的聚焦所在,所谓全球化终结的论调正成为当下舆论的主旋律,作为已经被美国列为首要战略对手的中国,至少在中国舆论上,“撕裂”是最好的形容词,也是正在进行的动词。


阿伦森老人关于美国的案例研究以及历史回望,我觉得对于美国的当下选择具有警示意义,同样,对于中国的当下选择也具有警示意义。


因为,人类就是一种社会性动物,这一点毋庸置疑。


以下,是阿伦森老人的的研究心得:


认知扭曲和选择性地接触信息的过程,是导致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以及其他许多战争)的关键因素。


一份发人深省的对五角大楼的分析文件,向公众泄漏了国防部研究美国在越南政治和军事参与的一个秘密。


拉尔夫·怀特(Ralph White)展示了我们的领导人是如何对与他们已经作出的决定不相容的信息视而不见的。


正如怀特所说,当行动与思想脱节时,决策者倾向于将他们的思想与他们的行动协调起来


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决定继续升级轰炸北越的力度,无视来自中央情报局和其他来源的关键证据:轰炸不会打击北越人民的意志,恰恰相反,只会增强他们的决心。


怀特写道:


例如,将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Robert McNamara)1966年所做的高度真实、证据确凿的反对轰炸的总结,与参谋长联席会议备忘录加以比较,是很有启发性的。


备忘录对麦克纳马拉的总结提出了质疑,并且将轰炸称之为我们所拥有的两张王牌之一,与此同时它对所有来自反对方的事实都视而不见。最终,参谋长联席会议占了上风。


来自两个政党的总统都忽略了他们不愿接受的证据。


林登·约翰逊在越南战争中是这样做的;乔治·W·布什(George W.Bush)在伊拉克战争中也是这样做的。


2003年,布什很希望相信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对美国人构成了威胁,这导致他和他的顾问们将中情局报告中的信息解释为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决定性证据——尽管这些报告含糊不清,与其他证据相互矛盾。


布什总统的解释,为发动先发制人的战争提供了理由。他确信一旦我们的部队进入伊拉克,他们就会发现这些武器。


在入侵伊拉克之后,当被问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哪里时,有政府官员们回答,伊拉克是一个规模较大的国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隐藏得很好,他声称这些武器会被发现。


几个月过去了,仍然没有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官员们继续声称,它们最终将被发现。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政府官员们正经历着巨大的失调。他们不得不相信,他们会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来为发动战争的决策辩护;否则,伊拉克就不会对美国构成直接威胁。


最后,官员们得出结论,没有这种武器。就连乔治·布什也终于在他的回忆录中承认了这一点。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美国士兵和伊拉克平民每周都在死亡,上千亿美元被从美国财政部划走。布什总统和他的工作人员是如何减少失调的呢?


他们通过增加新的主张来为战争辩护。陡然间,我们得知,美国的使命是从残酷的独裁者手中解放伊拉克,并向伊拉克人民送去民主的祝福。


对于一个中立的观察家来说,这种辩护是不充分的(毕竟,世界上有许多残暴的独裁者)。但是对于布什和他的顾问们来说,这种辩护却似乎是合理的,而且确实也是必要的。


许多批评布什的人认为他是在故意欺骗美国人民。我们无法确定总统内心的想法,但根据五十多年来对认知失调的研究,我们可以确定的是,他和他的顾问们成功地欺骗了自己。他们说服自己,即使在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况下,入侵伊拉克也是值得的。


让我们再回到越南战争的那一刻。为什么参谋长联席会议明知道升级战争不可能带来胜利,却仍然作出了升级轰炸这一不明智的决策,用同样的甚至更极端的行为来为之前的行为辩护?而今,这种升级正在自我延续。


一旦五角大楼官员加强了对北越的轰炸,他们也就无法回头了。


《时代》杂志的编辑们对五角大楼文件的分析很好地解释了这种认知升级的过程。


五角大楼的文件指出,行政机构总是要求做出新的选择;每一种选择都要投入更多的力量。每一次收紧口风都会产生某种必须捍卫的主张;而一旦奏效,就必须维持军事上的压力。


为什么美国如此明显的犯了误判的大错,却并没有道歉呢?


失调理论为此提供了答案:因为美国并不是真心的那样认为。


他们坚持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认为美国什么都没做错。


是他们先开始的。’‘他们侮辱了我。’‘是他们让我作弊。’‘是啊,我们做的不是那么体面,但其他人的行为更糟糕。


正因为如此,美国总统们的回忆录充满了自私的、自我辩护的言论,用前总统林登·约翰逊——是他让越南战争升级,给两国都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的话来概括:假如我能重新来过,我不会做出任何改变。’”


阿伦森老人认为,认识到做了愚蠢、不道德或伤害他人的事情并不一定就意味着这个人是一个不可挽回的、愚蠢的、不道德的或残忍的人;一次欺骗并不一定意味着这个人就成为了一个“骗子”,除非这个人不断地为自己辩护。


遗憾的是,社会心理学家的理论终归是理论,现实却是现实的,看起来美国的类似行动又一次即将上演。


这一次,美国的对手是俄罗斯,还有中国。


可是,世界上最发达、最自由、最民主国家美国的百姓会如何选择呢?阿伦森老人写道:


“美国人表现出来的是对暴力的冷酷接受,即便有时似乎是完全荒谬和无理的。当美国战机轰炸利比亚以报复该国恐怖主义行为高涨时,尽管只有31%的人认为这次袭击能够有效遏制未来的恐怖主义,但仍有71%的公民赞同这一军事行动。


对此,我们只能断定,大量的美国民众已经将纯粹复仇的行动视为美国对外政策可以接受的一部分。可以肯定的是,大多数国家的大多数公民也支持其政府发起的战争。”


二战结束后,德国纳粹曾负责宣传工作的赫尔曼·戈林(Hermann Goering)在纽伦堡被判处死刑之前说了一段警示之言:


“人们总是被教导要听从领袖们的命令……你必须做的只是告诉人们,他们正面临着攻击,要去指责那些主张和解的人缺乏爱国心并可能会将国家置于危险之中。在任何一个国家这一招都会奏效。”


戈林的这句话,美国人正在实践,以中庸之道立国、立民的中国人呢?


“当我们环顾四周,看到的是这样一个世界:充满国际、种族和部落间仇恨和不信任、毫无意义的屠杀、恐怖主义、每天的大规模枪击、足够多的核弹头漂浮在世界各地足以多次毁灭世界人口,此时我觉得质疑目前这种行为的生存价值是有道理的。


人类学家洛伦·艾斯利(Loren Eiseley)向我们的远古祖先表示敬意,但他写道:‘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更温和、更宽容的人,而不是那些面对着严寒、老虎和狗熊为我们赢得胜利的人。’”


作为美国人,阿伦森的美国案例禁不住让人对于国家的“认知扭曲”深感绝望,因为百姓的认知在国家的“扭曲”之下只会更加“撕裂”,比如美国与俄罗斯或者中国之间的敌视究竟是谁激怒了谁?


人类还能自救吗?


阿伦森老人的研究继续写道:


“合作与攻击一样根植于人类的生物性之中。当然,在某些情况下,竞争和攻击是适应的。”


“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是,尽管现代武器使人类更具破坏性,但现代社会似乎使我们比我们的祖先更不容易在心理上采取攻击行为。现代性使我们能够与自己的家庭、部落和国家之外的人合作和贸易;我们购买他们的产品,品尝他们的美食,阅读他们的文学作品。


这些社会和文化交流使我们能够以人性化的方式了解陌生人的生活,从而使他们更难受到伤害。也许我们可以找到其他方法呼唤和追随亚伯拉罕·林肯所说的‘我们天性中更好的天使’。”


那天,我去以色列的特拉维夫现代艺术馆参观,展区墙上的一句话吸引了我:


All theories are grey,but the tree of life is always green.


(所有的理论都是灰色的,但生命之树永远是绿色的)


对,生命之树永远是绿色,因为这是上帝赋予的恩典。


百日行走以色列,不自觉的就会思索上帝的问题,会去循着上帝的说辞去问答,因为,这真的是一个视角。


阿伦森老人从社会心理学角度批判了美国的“认知扭曲”,那么,美国人信奉的上帝又是怎样说的呢?


【新约圣经: 希伯来书 Hebrews 第12章】12:14 说:


你们要追求与所有人的和平与圣洁,没有它,将没有人会见到主。


(Make every effort to live in peace with all men and to be holy;without holiness no one will see the Lord.)


信奉基督的美国人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会在百年之后,见到主,美国的宪法也都是以主的名义。


2022.9.20

张家卫

5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