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美国的问题(2020.10.14第22天)


我说过不少次《星际穿越》那部美国电影,我觉得是理解三维、四维、五维空间的好教材,也是让人对“人之爱”抱有信心和憧憬的好电影。


电影中的男主角叫库珀,他的女儿叫墨菲 。影片开始的时候,库珀带着儿子和女儿开车去学校,路上车子出现了爆胎。库珀的儿子说:“墨菲定律!”女儿非常生气,问父亲为什么会给她起了这样一个“坏”名字。库珀解释说:


“墨菲定律并不是说会有坏事发生,而是说只要有可能,就一定会发生。”


(Murphy’s Law doesn’t mean that something bad will happen, whatis means whatever can happen willhappen.)


一位叫做戴蒙德(Jared Diamond)的美国老先生,今年83岁,去年写的一本书,名字叫做《剧变-人类社会与国家危机的转折点》(Upheaval: Turning Pointsfor Nations in Crisis)。刚刚,由中信出版社出版了。因为当下世界的“剧变”预期,据说卖的很火。

戴蒙德老先生拥有不少的头衔,其中有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生理学教授,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国家科学院院士,他的作品《枪炮、病菌与钢铁》曾荣获1998年普利策奖及英国科普图书奖,还被冠为全球知名的博学家,当代少数几位探究人类社会与文明的思想家之一。

他写的《枪炮、病菌与钢铁》、《崩溃》和《剧变》,被人称作戴蒙德的“人类命运”三部曲,而且认为《剧变》是其中的终章。

我很认真地读了,其中他关于美国问题的论述,我不知道“墨菲定律”是不是会有效。

戴蒙德老先生认为:虽然美国人越来越担心自己国家的状况,但对于到底哪里出了问题,美国尚未达成普遍共识,因为进行诚实的自我评估是很难的。美国的根本问题是极化、低选民投票率和选民登记障碍、不平等和社会经济流动性下降,还有政府对教育和公共领域投入的减少,尚未成为国民的共识。

他认为很大一部分的美国政治家和选民正在努力让这些问题变得更糟,而不是去解决它们。太多美国人试图把自己国家的问题归咎到别人身上:他们最喜欢将中国、墨西哥和非法移民作为替罪羊。

有钱有势的美国人掌握了大部分的权力,他们中出现了这样一种趋势:当意识到美国出问题的时候,他们首先选择为自己和家人找好退路,以逃避美国社会出现的问题,而不是贡献自己的财富和力量去寻找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

目前,最受他们欢迎的逃避策略是在新西兰(最为与世隔绝的第一世界国家)购置房产,或者花一大笔钱将废弃的美国地下核弹发射井改造成奢华的防御地堡。

可是,如果整个美国都逐渐陷入崩溃,地堡中的奢华文明缩影,甚至是新西兰与世隔绝的第一世界社会,又能够存活多久?几天,几周,还是几个月?戴蒙德老先生用了下面这段苦涩的对话来反映这一问题。

问:美国何时会严肃地看待自己的问题?

答:当那些有钱有势的美国人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人身安全不受保障的时候。在这个回答之上,我还想补充一点:当有钱有势的美国人意识到,如果大部分其余的美国人一直处于愤怒、挫败并且绝望无助的状态,那么他们无论做什么都无法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的时候。

戴蒙德老先生觉得回答还是不够,于是在这个回答之上,又补充了一点,他说:当有钱有势的美国人意识到,如果大部分其余的美国人一直处于愤怒、挫败并且绝望无助的状态,那么他们无论做什么都无法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的时候。

戴蒙德老先生还认为美国存在一大不利因素,那就是美国最缺乏向他国学习的意愿。美国不愿意以其他国家为榜样,去学习它们在应对危机时所使用的不同方法。这跟美国坚持的美国例外论有很大的关系:具体而言,美国坚信美国是与众不同的,其他国家的任何方法都不适用于美国。

戴蒙德老先生认为这当然是很荒谬的:尽管美国确实在很多方面独具特色,但所有的人类、社会、政府和民主政体都有共同的特征,因此别人身上总有值得美国学习的一些东西。

戴蒙德老先生认为美国人尚未练就承受国家层面的不确定性和失败的耐心,而这与美国人“乐观进取”心态和对成功的预期相抵触。在应对过往危机的经验方面,美国既存在优势又存在劣势。他坦诚美国确实熬过了持久的南北战争,这场内战曾威胁到美国的统一。美国也确实从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中浴火重生,而且成功地从和平的孤立主义转变为二战期间的全面应战状态。

戴蒙德老先生最后得出的乐观预期是:美国的地理特征给了美国选择的自由,美国国民拥有强烈的国家认同,再加上美国一直拥有的灵活性,这些因素使美国人较为看好美国应对危机的前景。

但他对美国应对危机的前景却不甚乐观,他说:目前美国人对于自己的国家是否陷入危机缺乏共识;美国频频将自己的问题归咎于他人,不肯承担自己的责任;太多有权有势的美国人只想保护自己,不愿出力改善自己的国家;还有美国不愿意借鉴其他国家解决类似问题的模式。

戴蒙德老先生认为他无法预测出美国是否会选择解决这些问题,最多只能预测美国有多大的可能会选择解决这些问题

美国将拥有什么样的前景?戴蒙德老先生认为这取决于美国最终做出的选择。他认为美国当前享有的巨大根本优势意味着,只要美国可以将那些自己亲手设置的障碍推开,美国的未来一定会和昔日一般闪耀。但是,他遗憾的看到,美国现在正在挥霍自己的优势。

戴蒙德老先生预言说:“我认为在美国有可能发生的是,执掌美国政府或州政府的党派将不断对选民登记加以操纵,往法院里塞满串通一气的法官,从而利用法庭来质疑选举结果的合法性,然后诉诸“执法机关”,利用警察、国民警卫队、储备军或者军队去镇压持不同政见者。

我不知道戴蒙德老先生的预言会说对多少,但我觉得混沌的2020庚子年份,一切的发生皆有可能。

z

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2020 United States presidential election)将于11月3日举行,这一次是美国第59届总统选举,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其中33个议席也会进行改选,以产生第117届美国国会。在选举举行后,选举人团会在2020年12月14日正式投票并确定选举结果。


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副总统迈克.彭斯顺利在共和党内几乎没有任何竞选对手的情况下直接得到执政党提名参选。另一大党民主党则在经历了美国总统选举史上人数最多的党内初选后,由前副总统乔.拜登击败主要的竞争对手伯尼.桑德斯后正式被党内提名为总统候选人,并由女性国会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担任他的副手,她成为美国作为总统竞选搭档的第一位非裔和亚裔美国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代表其他政党和独立的候选人参与本届总统选举。


此次总统选举的获胜者将于2021年1月20日宣誓就职。


墨菲定律说的是:如果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方式去做某件事情,而其中一种选择方式将导致灾难,则必定有人会做出这种选择。


如果再换个句子说: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也有研究者说:墨菲定律就是胡说八道!


我在网上看了一个句子,觉得挺好:我们的生活看似随机,实则都在暗地里按照剧本上演。导演是谁?主角又是谁?剧情将如何发展?


10月20日,温哥华时间下午三点半,TWG Tea Club 读书会,阅读的正是这本《剧变》。虽然,我在天鹅农场,也将会线上分享,题目是《注定剧变的庚子年份》。长按下面海报二维码,报名自动获取读书会链接: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0.14第22天)

8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