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问题(2020.10.14第22天)


我说过不少次《星际穿越》那部美国电影,我觉得是理解三维、四维、五维空间的好教材,也是让人对“人之爱”抱有信心和憧憬的好电影。


电影中的男主角叫库珀,他的女儿叫墨菲 。影片开始的时候,库珀带着儿子和女儿开车去学校,路上车子出现了爆胎。库珀的儿子说:“墨菲定律!”女儿非常生气,问父亲为什么会给她起了这样一个“坏”名字。库珀解释说:

“墨菲定律并不是说会有坏事发生,而是说只要有可能,就一定会发生。”

(Murphy’s Law doesn’t mean that something bad will happen, whatis means whatever can happen willhappen.)

一位叫做戴蒙德(Jared Diamond)的美国老先生,今年83岁,去年写的一本书,名字叫做《剧变-人类社会与国家危机的转折点》(Upheaval: Turning Pointsfor Nations in Crisis)。刚刚,由中信出版社出版了。因为当下世界的“剧变”预期,据说卖的很火。

戴蒙德老先生拥有不少的头衔,其中有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生理学教授,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国家科学院院士,他的作品《枪炮、病菌与钢铁》曾荣获1998年普利策奖及英国科普图书奖,还被冠为全球知名的博学家,当代少数几位探究人类社会与文明的思想家之一。

他写的《枪炮、病菌与钢铁》、《崩溃》和《剧变》,被人称作戴蒙德的“人类命运”三部曲,而且认为《剧变》是其中的终章。

我很认真地读了,其中他关于美国问题的论述,我不知道“墨菲定律”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