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让人心慌(第76天)


因为木心,流连乌镇的时光总是会有不少压抑的情绪。

不过,卢教授的到来让乌镇的记忆变得温暖了许多。


那天,我进了西栅景区,入住枕水酒店,已经过了晚上九点,乌镇的店铺都关了门。询了店家,只有一家叫做【裕生餐馆】的店会开到深夜。


而早早从杭州赶来的卢教授,为了与我会面,硬是等到这个时节。

卢教授是浙江传媒学院的教授、系主任,我们在剑桥大学访学时的相遇颇有缘分色彩。

当时,我的Microsoft电脑突然无法开机,对于以电脑为行走路上排名第一伙伴的我来说,费劲了所有功夫以及询问都无法解决问题。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在剑桥访问学者群发了一条求助信息,很快就收到了反馈,而且耐心的指导我一步一步的操作,竟然让电脑恢复如初。

用绝地逢生来形容我当时的感受,绝对不为过。我发红包,人家不接受。虽加了微信,人家也矜持的很。

再后来过了很久,有一次活动的现场,我还发了言。活动茶歇的时间,一位女生过来跟我招呼,说“您还记得‘小布头’吗?” 我愣了一下,兀的想起电脑的事儿,原来,这位女生正是卢教授,微信名字叫“小布头”。

我兴奋不已,因为一直在打听她,希望当面表达感谢。而她也是通过我写的【散记】与其他学者的口传而知道了我。

也才知道,卢教授的学问做的极好,热爱在旅行中探究文学中的深刻意义,她竟然循着名著中的线索跑了不少英国鲜为人知的地方,甚至冒险前往,也是喜欢一个人独行。

她的教学也是口碑甚佳,是学生们喜欢的好老师,曾经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的荣誉称号。

与卢教授颇聊得来,临别剑桥之前,她还专门以采访的方式写了一文《学习分享,感恩奉献》。我也才知道她的博士学位竟然是中文专业。

落座【裕生餐馆】的大方桌之后,服务员过来询问是否要喝点,卢教授爽快的说“必须喝一杯啊!”


于是,我们点了乌镇的上好老酒。虽没醉,豪气却都出来了。

内疚于卢教授从杭州远道而来,她却笑着说“我是学校的督学,本来就要来乌镇校区看看,明天也有课要上。” 顿时让我释然了不少。

我们讨论了独行的意义,也说了木心,说了乌镇和高桥。

乌镇与高桥镇的比较,其实并无太大意义。

只是因为木心,比较的是乌镇与高桥镇的用心。

【木心随笔】的文字写到这里,已经要两万字了,我已经没了那些对高桥的些许抱怨。

独行并不意味着孤独,独行是一种心境,是一种体悟,也是一种行为艺术。木心也算是一个独行者吧。

还是回来收尾木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