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老人与海(第12天)


作者:张家卫

【印象特拉维夫】(二)



那天,坐在特拉维夫海滨观日落,Yoyo就指着南边的一座灯火山城跟我说,那里就是雅法老城(Old Jaffa)。


白天的太阳一直都是火辣辣的,我就选了下午三点半钟,乘坐公交车,一路向南,再往西,同样坐落在东地中海边的雅法老城也就到了。


看了看HopOn公交App的路线图,从我这里的拉宾广场站出发,跑了也就4.3公里,坐了13站,用时29分钟。


人上人下,公交车真是个好地方,各色人等汇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的人多,还真有点中国公交车的感觉,不大像欧美的公交,总是静悄悄的一路无声。



虽然路况有些堵,但司机的车子开的挺急。


常驻以色列的同胞说,以色列人只要驾上车,就好像都有了“路怒”的毛病。就我的这些天观察,还真有点这意思,司机鸣喇叭的动作算不上此起彼伏,却也不时的会有喇叭声传来。


雅法老城的钟楼就立在老城的入口,高高挺拔着,俯视着来来往往的人们。



我望了一会儿,看出了些许威严,也看出了沧桑,像一个饱经风霜的硬汉老人站在那里,是《老人与海》中的那个老人吗?


钟楼旁的跳骚市场(Jaffa Flea Market),与其说是二手货商店,毋宁说是古董小店,横平竖直的摆在在老城的中心位置。至于货色嘛,无非就是那些上了年纪的旧家具、老装饰,还有不少的黑胶唱碟、镶了画框的油画等,摆放的琳琅满目,却也是整洁有序。



店老板们悠闲的坐在店内或者店前,也不大招呼顾客,还有的干脆就跑到路边下棋、闲聊。


算不上高档却别有风情的咖啡馆、饮料店、啤酒馆星罗棋布,白天的客人不多,店老板们似乎也很享受这少人的惬意,笑眯眯的样子。


寻了跳瘙市场中心位置的一个饮料店坐下,点了一杯黑咖啡,饶有兴致的端详着对面坐着的一男两女年轻人,还有斜对面坐着的两位中年女性,听不懂他们讲的话,却感受到了他们的惬意人生。



当其中一位中年女性抬起胳膊肘将手里的烟卷高高的斜放到嘴里,撅起嘴唇,歪着脑袋,将烟雾潇洒的吹到空气中的时候,我彷佛看见了中国某个城市某个瞬间的场景,太像了。


老城不大,寻着海的方向,就走进了老城里的小街小巷,两边的房子都是由石头垒建而成,蓝色的门,黄色的石头,或有骑楼、拱门相连,窄窄深深,曲曲弯弯,地面的石板因为年代久远,被脚步踩得油光铮亮,像是能照出人影。



禁不住就想起了希腊的雅典老城,我去过两次,雅典老城与雅法老城似乎像是兄弟。


老城里有一个雅法历史博物馆,馆内陈放着从雅法出土的一些文物,说是雅法老城有人类活动记录的历史可以追溯到7500年以前。


如果从出土的公元前1440年古埃及的书信看,那上面有雅法的记录,雅法老城的历史至少在3500年以前。


希腊的雅典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有记载的历史长达3000多年,它位于地中海的西面,与雅法遥望相对。


当年的希腊大军挥师耶路撒冷,一定是从地中海乘风破浪,由西向东,在雅法老城的港口登岸,再沿着陆路向南,将耶路撒冷纳入它们的版图。


我想,雅典的犹太人如果要来耶路撒冷朝圣,一定也是这个路线,去完成他们的朝圣之旅。


雅法老城的巷子,一共有十二条,竟然用的是十二星座来命名。每条巷子也就是一两米宽,巷子的两边大多是两三层的的楼房,下层开店,上层住家。


雅法老城的地貌算是个山丘,并不陡峭,踱到山顶,迎面的就是一望无际的地中海,正在西落的太阳依然金灿灿的,雅法老城笼罩在光芒之中。


按着攻略,我去寻了十二星座桥,寻了十二星座喷泉,在桥上来回走了两趟,一个一个地辨认星座的图案,默默地为心中念叨的亲朋送上祝福。



喷泉下面说是有一个泉眼,常年的流水不息,我也没去考证,宁愿相信这是真的。


在上帝这里,一切都是因为“信”而会神奇,而雅法老城是一个很早就在《圣经》中被多次提及的名字,上帝眷顾这里。


蓝色塔顶的雅法港口老灯塔,现在是清真寺的宣礼塔,因为醒目,也因为对灯塔的喜爱,我的视线一直在老灯塔的周围转悠,美不胜收。



当然,就心情而言,我更多的是感受古老土地的沧海变换,感受犹太民族与阿拉伯民族、昂撒民族之间的恩恩怨怨,感受人类和平太难太难。


坐落在老灯塔一旁的圣彼得教堂虽建于 1654 年,却在十八世纪后期,两次被摧毁,又两次重建,最近的一次翻修是1903 年,弹指一挥间,竟然又过去了120年。


听着讲解,原来圣彼得教堂立的地方正是当年十字军东征在雅法的城堡。


城堡由当年神圣罗马皇帝弗雷德里克一世在12世纪建造, 13 世纪的时候法国国王路易九世又对城堡进行了修复。说是拿破仑 1799 年在埃及和叙利亚的法国战役期间曾来到圣彼得教堂,就住在下面城堡的房间里。



如果从海上眺望雅法,最醒目、最雄伟的建筑莫过于圣彼得教堂,它是朝圣者的灯塔,看到它,意味着圣地就要到了。


今日的美景或者朝圣,无论是游人来访,或是信徒来拜,和平是当下的主题。


可是,回望雅法老城数千年的历史,这里可不仅仅沐浴的有《圣经》的荣耀,更多的是受到希腊人、罗马人、十字军、土耳其人、阿拉伯人等各国军队一波又一波的侵略,雅法老城也不断上演着盛衰交替的历史。


一草一木、一门一窗、每个建筑、每个角落似乎都在诉说着过去的兵戈铁马……


教堂侧门的平地上有一尊古炮,地上还放着半截炮管,铭牌上写着的日期是“1515-1917“,四百年的跨度,这里的炮声一直未曾消停。



古炮旁边的一尊现代青铜雕塑引起了我的好奇,像是一个青春的舞者,铭牌上写着“对我来说,多么永恒的青春”,作品的名字就是《永葆青春》,1979年立的,是一对叫做Sigmund Rowlett(西格蒙德.罗拉特)的夫妇捐赠的。


我有些感动,再一次感觉到纷乱的世界里,总是会有光,上帝有光,无数平凡的人们也有光,是希望之光。


太阳西落的更低了,光芒透过云层,蓝色的海面和所有的景物都被染上了金色。


拾级而下,就是美丽的雅法海滨。希伯来语“美丽”一词的谐音正是“雅法”。


往北面望去,壮观的特拉维夫海岸线一览无余,鳞次栉比的高楼和白色的城区错落有致。特拉维夫的美,以及特拉维夫的现代都市风貌,我现在才算看出了轮廓。




跳到堤坝上,拍了一张久违的中国姿势,想起了遥远的家乡-蓬莱阁的望海丹崖,好久没有这样轻盈的跃起了,我开心的咧大了嘴巴。


海堤的路上,圈起来一块石碑,上面记载着这条海堤还有这条海滨路的历史,文字中提到了十字军,还又一次提到了13世纪时期的法国国王路易九世,提到了美丽海滨路的前世今生。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9.15 12天)

(【印象特拉维夫】(二),明天续(三))



239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