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老龄少子化的日本(第39天)



日本的养老以及医疗在世界上一直享有美誉。


加拿大的养老产业也是起步很早,产业成熟,与西欧国家的情况有相似之处,全民公费医疗的系统赞誉得多,可诟病也是不少。而美国的养老产业与医疗较之加拿大要更加市场化一些,自然也是毁誉参半。


最近三年来,因为一直在关注华人传承与未来的课题,自然对于华人养老的事儿给予了更多关注,比如大陆华人的移民潮早一点说是从改革开放后开始,即从80年代中后期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而80年代、90年代、包括2000年代的大陆移民,除了他们的后代,这些人的年龄大多已经超过了60岁,即使是2010年代以后的新移民,不少人走的是投资移民、企业家移民的路线,因此不少人的年龄偏大,时至今日,五六十岁以上的人不在少数。


海外华人的养老问题,已经成为海外华人群体越来越关注的话题,即如何在现有的海外国家养老和医疗体系下,实现更个性化,或者说更兼有东西方文化交融的养老社区安排,其中,性价比永远是华人社区偏好考虑的事项。


当然,在海外布局养老社区事业,仅仅面对大陆华人社群或者华人社群不是一个好选项,加拿大社会讲究的是社区平等和多元,多元化的社区发展是加拿大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因此,养老事业的开发同样要以此为先决,才会有生命力,会赢得政府和社区的鼓励和支持。



加拿大多伦多小众俱乐部的首任轮值主席Bob是加拿大养老领域的实践者,他与意大利人合作成立的绿色养老企业在安大略省深耕,已经有突出成就,我去过他们的项目现场,彼此也交流颇多,学习了不少。


临行东京之前,我与温哥华养老社区OPAL的创办者Michael又有深聊,对于他的养老社区建设理念深以为然,甚至认为OPAL的理念正是个人的未来养老社区选项,具体模式就不在散记中絮叨,以后有的是机会。


不过,他们都是谦虚和务实的人,他们对于我介绍的以慈善方法创办养老社区的新加坡案例和以人性化、更具东方文化特色的日本养老模式也是抱有学习的态度,希望接下来可以认真研究,以学习、合作的精神把自己的养老事业攀上更高的台阶。


对于我而言,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希望有机会予以实践和落地,比如说,以慈善的方法做养老社区,就是我最喜爱的课题。


Modi是加拿大华人传承与未来基金会的董事兼秘书长,她除了在加拿大丰业银行(Scociabank)担任高级经理之外,一直是活跃在温哥华慈善和公益领域的奉献者,我与她的结缘就是因为这些。她年纪虽轻,在慈善公益领域却是我的老师,我一直对她尊崇有加。


这一次,她借回去中国之际,与同伴Sherry一起来到东京,参加在千叶幕张国家展览中心举办的【第六届日本国际医疗展】,得知他们的安排,我非常高兴地一起同行。



我在东京访学的地方就是千叶大学,而幕张紧邻千叶市,幕张国际展览中心气势恢宏,一出电车站,以为来到了大上海,这里的新城市建设和规划果然与东京的其他地方不同,极具现代感。




【第六届日本国际医疗展】的主题涵盖了医疗保健、长照护理、诊断和药品领域,商贸展的对象是B2B,换句话说,就是与此相关的卖家商户来展,买家客户来看,希望撮合成交易。当然,对于像我这样的参观者,也是不少,希望领略最新的行业资讯以及产品,从中受到启发,当然,也不排除推广和可能的合作机会。




关于已经举办六届的【日本国际医疗展】,网站上是这样介绍的:


日本國際醫療展是日本領先的國際醫療博覽會,由醫療器械、醫療設備、老年護理和製藥行業組成。 眾多醫療器械,醫療耗材及老年護理的專業觀眾以及進口商/轉銷商都与參展商進行了積極有效的商談。


日本國際醫療展是您進入日本乃至亞洲醫療,老年護理以及製藥行業的重要門戶。




说到这里,我就简单梳理一下日本在养老和医疗领域的独特经验和特色,以作备忘,参照的主要数据来源于独立行政法人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关志雄顾问研究员的调研文章。


日本总人口在2009年达到峰值1.28亿,2020年下降到1.25亿,根据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将减少到1.04亿。


根据14岁以下为少儿人口、15-59岁为劳动年龄人口和60岁以上为老年人口这一分类,日本1980-2020年的少儿人口比例从23.1%降至11.9%,而老年人口的比例从13.1%骤增至35.4%,显示人口老龄化速度超过少子化速度,劳动年龄人口比例从1980年的63.8%降至2020年的52.6%(峰值为1968年的65.9%)。


根据联合国预测,2050年日本少儿人口比例将下降到11.1%,劳动年龄人口比例下降到45.2%,而老年人口比例将进一步上升到43.7%。


1980-2020年,日本的平均寿命从76.1岁增加到84.7岁,而中国是从64.4岁增加到78.1岁,相当于日本1986年的水平,不过,根据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中国的平均寿命将提高到83.8岁,接近日本的水平(88.3岁)。


(资料来源)关志雄根据United Nation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Population Division,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2022制作

由此可见,老龄少子化是日本社会的主要问题之一,长寿+少子,催生了人口“超老”的人口现状,这一形势目前还在继续之中,并且难以逆转。



日本进入老龄社会的时间比中国早了近三十年,至于中国的数据,我就不多说了,先把关志雄先生引用的几组中日对比图放上,就会看得明白,中国的养老问题更加迫切,刻不容缓。


(资料来源)关志雄根据United Nation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Population Division,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2022制作



日本的数据也在图中表示,那么,日本政府采取的措施有哪些呢?我就捡着感兴趣的说: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日本从最初的高端大规模养老地产盛行,已经发展到中档次的“小规模、多功能”养老机构成为主流,正是市场需求的演进倒逼日本养老产业不断进行自我革新。


说来说去,张维迎教授一直鼓吹的“市场”在日本起到了关键作用。


日本的另外一个特色,就是养老与医疗服务不分家,其医疗服务体系的服务质量和运营效率均位居世界前列,而从占比上来看,私立医院占据主要地位,这一点与中国不同,与加拿大更不同,加拿大就没有私立医院。


由于日本医疗服务行业私有化进程较早,1950年的时候,日本私立医院的比重达到了72%的水平,到2010年,私立医院的占比达到了82%。而日本医院的病床使用率始终保持在80%以上。


{第六届日本国际医疗展}观展备忘(一),明天续(二)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0.13,第39天)



211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